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穿越成匪
    “嘶啦!”

    苏三穿越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一个猛扑子撕裂了他干娘的绣花裙子,而且是当着上百黑虎寨山匪的面,光天化日之下完成这个动作的。

    于是,这个镜头亮了!

    干娘羞愤欲死,苏三目瞪口呆,上百山匪大饱眼福,兴奋的嗷嗷大叫。

    “啊——!苏三!还不松手!”干娘尖声大叫,三十岁的她,哪怕在尖叫,声音也比二八芳龄的少女声还动听,浑身曲线波浪般起伏,凹凸有致的美丽身躯,快要撑爆那身紧身长裙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

    苏三惊慌失措,手里还捏着干娘的一截绣花裙,他茫然四顾,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青石路中间,路两边站满了威猛高大的汉子。

    他们一个个袒胸露乳,胸毛像鸡窝一样逼人,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笑起来满脸横肉抖动,那股凶厉的气息让苏莫心颤。唯有他正对面的一个露了半个大腿的女人,哪怕她正怒目而视,也难掩娇媚动人的风情。

    “这是哪里?这是哪个黑大佬的帮会?少妇你又是谁?我正在秋名山开车,一踩油门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苏三惊慌茫然,正在这时,脑海中一股陌生的记忆浮现了出来,他不由呆滞:“麻痹老子竟然穿了,而且还穿到了一个山匪窝里!”

    在这里,他还是叫苏三,但已然不是老司机,而是黑虎寨三少当家的心腹狗腿子,专门负责肯蒙拐骗和为虎作伥,各种坑害人的套路滚瓜烂熟,猥琐的小眼睛一眯就是一个坑。

    眼前这个情景,就是他给三少当家出的主意,因为从山下打劫来的战利品张绣娘,那个娇媚的少妇,三少当家还没来及品尝,就被他的寨主干爹给霸占了,干爹霸占干儿子的女人,哪怕在黑虎寨这个土匪窝里,那也是丢祖宗脸的丑事。

    所以苏三小眼睛一眯,给三少当家献了一计:用神仙倒迷晕寨主,然后用欢乐丸征服张绣娘,送她去极乐巅峰,还能在寨主干爹的头上撒一把绿。

    此举,何等的卧槽!

    然而,张绣娘早就在防备三少当家,发现苗头不对,立刻跑出了大殿,苏三急追了上去,却没想到被门槛一绊,一个猛扑子狗吃屎,在众多山匪的面前撕裂了张绣娘的绣花裙。

    在这个档口,在秋名山开车的老司机苏三一踩油门,穿越了过来,睁眼看世界!

    他看到了喧嚣大笑的山匪,看到了美眸怒视的张绣娘,也看到了紧追而来愤怒至极的三少当家…….

    “来人,把这个狗东西给我带下去关起来!”三少当家宋两刀怒叱,“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干娘,罪不可恕,容我禀告寨主后,再行发落!”

    苏三张嘴刚想要辩解,三少当家忽地现在他的身后,单手一掌落下,苏三瞬间晕倒了过去。

    ……..

    夜很深,虫鸣声四起,月光透过石牢的铁栏撒在了苏三的脸上,苏三悠悠转醒,昏暗的油灯下,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捆绑在了十字形刑架上,脖子上和手脚上全带着铁链子,冰冷的触感让他猛地一个激灵。

    这里他非常熟悉,是黑虎寨的牢房。

    他经常在这里帮三少当家大刑伺候从山下抓来的商人,而旁边墙壁上挂着的烙铁,铁钳子,老虎凳,还有角落里的辣椒水,苏三跟它们熟的跟亲兄弟一样,然而此刻看到这些亲兄弟,苏三却在打颤。

    以三少当家阴险毒辣的性格,这次事败他这个狗腿子很可能被丢车保帅,三少当家为了保全自己,肯定会把他割掉舌头再打断手脚,然后送给寨主交差请罪。

    “哗啦啦”牢房的门忽然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好长,把苏三都笼罩了阴影里。

    他就是黑虎寨三少当家——宋两刀:黑虎寨的四位少当家之一,苏三之前紧抱的大粗腿靠山。

    “小三儿,这次你的计划失败了,后果很严重,干爹追究下来,你说我该怎么办?感觉你给我挖了一个坑啊!”

    宋两刀慢悠悠的说道,声音很沙哑,他背对着月光,脸庞上的两道刀痕在伴随着昏暗的油灯的跳动,像是两条蚯蚓在蠕动,眼珠子却泛着毒蛇一样的青光。

    “必须得有人填了这个坑!”宋两刀声音陡然变得的森寒,刷的一下抽出了腰间的刀,刀刃在月光下寒光闪烁,看的苏莫小腿肚子一起打颤。

    “填坑的人我已经准备好了,就是苏二!”苏三急忙喊道,锋利的刀刃停在了他的手腕一寸处。

    苏三长吁一口气道:“三少当家这次安排的事,我已全告诉了苏二,如果发生意外,他会去顶罪,如果我死了,也会有一封信送到寨主的书房!”

    宋两刀“哦”了一声,眼睛盯着苏三,仔细的端详着他这个狗腿子,轻笑道:“没想到,小三儿也学会威胁人了,我记得你今年才十八岁吧,果然长大了!”忽然,刀锋一转,用刀身啪啪的抽打在苏三的脸上,语气陡然变得森厉:“记住!你永远是我的一条狗,威胁主人的狗是会被剁成狗肉吃掉的!”

    “哐!”

    三少当家带着怒火离开,铁门被狠狠地摔着关上了,牢房里还残留着他凶厉的气息。

    苏三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嘴角血沫子咕噜,刺鼻的血腥气提醒着他依旧身处水深火热的险境之中。

    “能救我命的,只有苏二!”苏三沉思,心中担忧。

    苏二是他的孪生兄弟,两人从小被带上黑虎寨相依为命,但兄弟两人性格截然不同,苏三狠辣狡诈,野心勃勃,跟在三少当家身边为非作歹一心向上爬,渴望有朝一日能做人上人,而苏二性格温和,不争不抢,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苏三可以和他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在黑虎寨,苏三经常惹祸,苏二经常帮他背黑锅,兄弟两人仿佛一体两面的一个人,苏三只希望这次苏二能再帮他背一次锅,但这次苏三犯下的可是掉脑袋的事……

    夜的黑色在焦虑和恐慌中退去,黎明破晓而来,唤醒了沉睡的黑虎寨,散发出这个土匪窝的活力与凶气。

    在牢房中,苏三听到外面起伏的哨子声,来回跑动的脚步声,还有山匪头子的怒斥喊叫声,最后,随着“咚咚咚”的牛皮鼓声响起,整个寨子忽然安静了下来。

    “苏二认罪…….扰乱山寨秩序……..非礼寨中妇女,寨主令…….杀!”

    山寨里,煞气腾腾的声音在回荡,传进了牢房之中,苏三心中剧痛,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操刀手抡起鬼头刀,砍在了苏二的脖子上,鲜血淋漓的脑袋在邢台上滚动,那双明亮的眼睛依旧睁着,仿似又要对苏三说:人一辈子,争什么争,刀口舔血的日子有什么好,安安稳稳的活着,比什么都美…….

    “苏二!!!”苏三大吼,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这不是他真实的情感,但灵魂中有一个声音在哀嚎,伤心欲绝。

    伤痛会忘了时间的流逝,转眼间天色傍晚,牢房的门被打开了,一道倩影带着一股香风走了进来。

    张绣娘来了!她是寨主现在最宠幸的女人,被寨主要求所有山匪都要称她干娘。

    “我知道撕我裙子的那个人不是苏二,而是你苏三!”张绣娘美眸盯着苏三,笑盈盈的说道,“这件事我告诉了寨主,他要杀你,被我拦住了,但寨主给你送了一件东西。”

    说着,她轻轻拍手,门外有山匪喽啰躬身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将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又低着脑袋退着走了出去,自始至终都不敢看这个勾人的女人一眼。

    苏三向盘子里望去,青玉打造的盘子,很精致,里面放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寨主让我割了你,然后留给我用。”张绣娘理了理发梢,拿起了匕首,靠近苏三,刀锋划向苏三的下身。

    苏三吓得下半身一阵痉挛,张绣娘却忽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的花枝招展,媚态万千,但陡然手中刀锋一转,猛地一刀刺入了苏三的肩头,苏三痛的惨叫一声,张绣娘却伸处两根如玉的手指挡在了他的嘴上“嘘!别吵!”然后附耳苏三低声说道:“我可以不切了你,但你要答应帮我办一件事。”

    “好,我答应!”苏三咬着牙说道,只要能活下去,迟早有一天要办了这个女人。

    “那就好,记住了,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如果你以后不听话,这个秘密就会被寨主知道。”张绣娘娇媚一笑,握匕首的手忽然一拧,搅动苏三的伤口,鲜血直流,苏三痛的大叫。

    “虽然不会真切了你,但做戏还是要做的……”张绣娘拔出匕首,一刀刀的斩向了苏三的下体。

    牢房中传出了苏三凄惨的嚎叫声,听得牢房外的山匪脸色发白,寨主新收的这个女人太狠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