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恶人碑
    夜色寂静,黑虎山上亮起了一盏盏灯火,仿佛天上的繁星坠落,那里是黑虎寨大本营,偶尔有火把晃动,传出狗的吠叫声,人的说话声。

    山寨里的一间小屋内,桌子上油灯里的火苗有气无力的跳动着,映照着椅子上的酒坛子在墙壁蠕动着黑色的阴影,屋内有一股浓烈的酒味和药水味。

    床榻上,苏三脸色惨白,忍着剧痛坐了起来,他光着腿,胯下缠着厚厚一圈纱布,上面血迹斑斑,洒了酒又上了药,一团黏糊,完全看不清那里是什么东西了。

    “胯下之辱,奇耻大辱啊——!”苏三又痛又气,张绣娘的刀很毒辣,虽没有断了他的命根子,却也刀刀刮皮,伤了个惨不忍睹,以后能不能举都是问题。

    苏三挣扎起身,从床下的地板里扣出一个大箱子,这几年做山匪的全部家当都在里面了,有金银首饰,有珍稀玉石,还有一些走马江湖的帮派孝敬上来的如神仙倒,欢乐丸,极乐丹,断肠散,化尸粉等许多灵丹妙药。

    苏三找到了清灵散,这种药可以缓解伤口疼痛,但跟化尸粉很相似,苏三仔细的辨别实验了药效后才用了药,伤口疼痛瞬间减轻了许多,他这才开始查看起其他东西。

    他的手上还沾着伤口的血,那些被他摆弄过的东西上面或多或少都被血迹沾染。

    忽然,他刚拿到手里的一件东西被血迹涂抹,光芒瞬间大作,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冲入了他的眉心。

    苏三只是呆了一下,并没有多少紧张,因为前世身为老司机的时候,他看的小说足够多!

    他收摄心神,调整自己的呼吸,终于“看”到了钻进他眉心中那件东西。

    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石碑,石碑呈深灰色,是一件古物,上面雕刻着神秘的未知花纹,在他的眉心中散发着灰蒙蒙的光芒。

    苏三记得这块石碑是寨主送给三少当家的,三少当家又赏赐给了他,并告诉他这块石碑是一件宝物,上面记载着长生不死之术,已经传承了至少三代寨主。

    这是睁着眼睛说的大瞎话,苏三自然不信,要是真有长生不死之术,前几任寨主的坟头草会有三丈高?

    然而此刻,这块石碑突显出了神秘未知的一面,它悬浮在苏三的眉心空间,古老的花纹雕刻在变化,最后凝聚出三个字——“恶人碑”,之后继续变化,又多出了几行字来。

    宿主:苏三

    年龄:十八岁

    身体状况:下体三级重伤

    主修功法:《撩阴脚》,一级脚法,入门容易精深难,大成后可一击碎双蛋,使敌人短暂痛晕三秒钟。

    恶人值:无

    “恶人碑的真正用法,怕是还要落在这恶人值上了。”苏三喃喃自语,恶人值是破解恶人碑的关键核心,但他不知道所谓的恶人值到底是什么,恶人碑也没有任何提示。

    “难道是当恶人做坏事?”苏三小眼睛一亮,这个他拿手!旋即将门口站岗的山匪喊了进来。

    “麻痹的大半夜鬼叫什么,老子……”山匪刚进门,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个酒坛子当头就砸了下去。

    “啪”

    酒坛子碎了,山匪倒在地上晕了过去,苏三又轮起小板凳一阵狂砸,嘴角泛起惊喜的笑,因为他看到恶人碑上的恶人值从之前的“无”变成了“1”,变成“2”,又变成了“3”,变成了“4”……最后蹭的一下变成了“100”,恶人值再无任何变化,苏三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那山匪已经被他活生生的砸死了。

    一个大活人被他打死在了屋子里,血腥味带来浓烈的恐惧将他淹没。

    他的手上衣服上全是血,怎么擦也擦不掉,索性脱掉血衣,和着那尸体一起,撒下化尸粉,随着一股焦臭的黑烟飘起,地面上的尸体已变成了一滩黑水,然后提起油灯“啪”的一声摔碎了油灯,房间里片刻间燃起熊熊大火,火海吞噬了最后的凶杀现场的痕迹,映照在苏三的脸上,他脸上的恐惧之色已经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兴奋。

    黑夜里的火光太显眼了,惊动了巡逻的山匪,听着越来越近的呼喊声和脚步声,苏三深呼吸三下,一把抓起一根烧了半截的木头,朝着额头“砰”的一下重击,额头鲜血淋漓,和木头上的黑灰一起铺在了脸上,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

    苏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个老妇,是个哑巴,正在给他的胯下伤口敷药,看到他醒来,哑巴老妇立刻起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张绣娘就来了。

    她现在很得寨主宠幸,出行都有强悍的山匪带刀护卫,俨然一副要成为黑虎寨女主人的势头。

    “有人要杀我!”苏三抢先说道,“我打碎了油灯,乘着大火逃了出来。”

    “哦?是吗?是谁要杀你?好大的胆子,不知道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吗?”张绣娘似笑非笑,美目盯着苏三的眼睛,说话的时候眉稍间春情浮动,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魂。

    “是三少当家,我知道他的秘密,他不杀了我不放心。”苏三回答,眼睛总是偷瞟张绣娘胸前沟壑,眼神躲躲闪闪。

    张绣娘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身材,苏三的表现让她很满意,不由娇笑一声:“以后跟着我,乖乖的听话办事,不要背叛我,我会护你周全的,至于三少当家么,那只是一个蠢货,我迟早骟了他!”

    说罢,扭动腰肢走了,临走之前还留下了丰厚的金银珠宝,但走到拐角处,苏三看到了张绣娘在对那个照顾自己的哑巴老妇耳语……

    苏三长吁一口气,张绣娘这个女人很不简单,看似放荡不羁,其实是各类婊中最凶险的心机婊,他必须快点养好伤,再努力修炼武功提升实力,增加活命的本钱。

    想到这里,苏三想起了恶人碑,急忙关上了门,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他看向恶人碑,碑上的恶人值是100,而身体状况对应的下体三级重伤后面,却多出了一行小字:是否花费50恶人值修复伤势,重振雄风?

    “是!”苏三毫不犹豫,顿时一股奇异的热流忽然出现,流入胯下,酥麻的感觉过后,苏三吃惊的发现,他的下体已经伤势尽复,并且雄赳赳气昂昂的一柱擎天了。

    苏三脸上露出喜色,恶人值可以治疗伤势,有着秒回血的功能,那修炼武功呢?是否也可以?!

    苏三看向了他前身所修炼的武功《撩阴脚》,这门武功被恶人碑评为很差的一级功法,但无论是大成后一击碎双蛋的威力,还是致敌痛晕三秒钟的效果,他都期待的很。

    然而却发现恶人碑并没有什么提示,他顿时一阵担心,深怕恶人值对提升武功没有作用,又猜测很可能是恶人值不够。

    “看来得怒刷一波恶人值了!”苏三捏了捏拳头,起身出门,额头上的伤势在上了药后已经好转,恶人碑上并没有显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