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黑虎寨之寨歌
    身为一名山匪,做坏事当恶人还是很容易的,苏三找到了张绣娘,他是从张绣娘的院子后门进去的,没有惊动任何人。

    见了张绣娘,苏三对她先是一通惊天动地的赞美歌颂,再是一顿狠毒的效忠誓言,然后分析黑虎寨里张绣娘所面临的处境和敌人,尤其重点分析了被寨主宠幸的其他几个女人对她的潜在威胁,张绣娘听的频频点头,娇媚的面容上开始浮现忧色。

    她想起了寨主这几天晚上的表现很不积极主动,似乎是真的玩腻了,对她的新鲜感过了,常常后半夜就又去找其他几个女人过夜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寨主必须是我一个人的!

    想到这里,她眼睛闪过一抹狠色,最后下定决心对苏三道:“就按你说的办,把那几个贱货都给我整死,你就是我最信任的心腹了。”

    苏三点头,带着张绣娘提供的大量钱财离开了,他还是走的人少的后门。

    “给我盯死了他,有情况随时告诉我,这家伙小眼睛一眯就是一个坑,我刚看到他眯了好几下,可别把我带到沟里去!”苏三走后,张绣娘对哑巴老妇吩咐道。

    ……

    黑虎寨的风景很美,它盘踞在黑虎山上,可以俯瞰周围十几里的山岭,整个山顶都是黑虎寨的地盘,修建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院子和小木屋,中间又开辟出纵横交错的道路和石桥,桥下有水流直通山下,可以快速传递消息,道路两边栽种大量的树木。

    黑虎寨后山,却一片荒凉,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峡谷,被黑虎寨的山匪称为亡魂谷,也许是死尸扔的多了,这里常年四季阴风呼啸,像是无数阴魂在哀嚎,人站在这里都感到阵阵寒意。

    苏三坐在亡魂谷边的石台上,呆呆的望着深不见底的峡谷,任风吹起他的头发在肩头飞舞。苏二被杀了,他这具身体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死了,而且是代他而死,他心内有悲伤,但更多的是恐惧,在这个人命低贱的山匪窝里,他一遍遍的问自己凭什么活下去,拿什么活下去……

    黎明的第一束光刺破了黑暗,苏三看着朝阳爬上山头,那喷薄的光吞吐着无量的热,苏三猛然心头一颤,站了起来。

    “我要做恶人,我要练绝世武功,我还要努力往上爬,就像这太阳一样,将我的恶人之光洒遍整个山寨!”苏三大吼,声音在峡谷回荡,久久不绝。

    他收拾心情,开始回返,路过一大块平整的场地,传来哨子声和呼喝声,那里是黑虎寨匪将在训练新人山匪。

    黑虎寨虽是匪窝,却好不散乱,它等级森严,效仿大周皇朝的管理机制,不伦不类,是一群亡命之徒的温棚,每天发酵着杀戮与血腥,诡诈与死亡,拳头硬的就是老大。

    在这里,新入门的山匪被称之为喽啰,喽啰只能跑腿打杂,偶尔也会唱着“大王派我来巡山”去山外溜达几圈。他们的标志就是衣衫褴褛,穿着打扮如同叫花子。

    喽啰山匪经过残酷的考核后,就会升级为头目,头目都会额头缠一条黑布,代表着头上有人罩,这时候他们就可以带领百人的喽啰进行小规模的打劫,每月需要完成一定的打劫任务,否则官位不保。

    头目山匪历经数年打劫而不死,就会晋升为虎头匪,成为黑虎寨相当牛逼的记名悍匪,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可以有一个女人,并分配一套房,山寨发放统一配制的盔甲、武器和功法,他们的实力处于黑虎寨中游,可以带领五百人的喽啰,进行中等规模的打劫行动,每月要上缴大量的修炼资源,包括给黑虎寨高层的孝敬钱。

    之后还有真正的悍匪和金刚及山匪,他们人数很少,却已经是黑虎寨中流砥柱的大高手了,往往可以拯救山寨于风雨飘摇中,从不轻易出手,一旦出手不杀个血流成河绝不罢休。

    最后就是实力高深莫测的寨主了,寨主是黑虎寨的终极**oss,也是黑虎寨的扛把子大佬,一言九鼎,平日里不显山露水,很少露面,保持神秘感是他的作风,只有在特殊时期雷霆出手,震慑群匪。

    此刻,训练场上,这群新加入黑虎寨的新人山匪,就是一群喽啰级山匪,他们还没有完成新人训练和打劫任务历练。

    苏三经过训练场的时候,一个身高九尺的超彪形大汉正站在高台训话,四周站着松松垮垮的百来个左右新入山的喽啰,他们大部分是来自各州的逃兵败将、乡野恶霸混混、街头小霸王、背了人命的逃犯、赌徒,一个个满脸的桀骜不驯,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

    苏三认得这个训话的山匪,他是黑虎寨的五大匪将之一,名叫胡震天,是一名强大的悍匪,落草之前是一个牙将,上过战场,心狠手辣,杀人的时候喜欢把人一刀劈成两半,说话时嗓子像破锣在敲,此刻他正在给这群新人洗脑。

    “什么是匪?匪是得了大自由大自在的人,是一群为了心中的梦想而浴血奋斗的苦命人,做了匪,我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外人对我们匪人人喊打,那是他们嫉妒我们,等我打劫了那些笑话我们的苦哈哈,他们就会知道我们的厉害。”

    “入我黑虎寨,守我山寨规,大家跟我一起唱——”,胡震天扯了扯嗓子,开始教这群新人喽啰唱起了《黑虎寨之寨歌》……

    “唱支歌给寨主听

    我把寨主比父亲

    黑虎寨赐予我新生命

    寨主光辉照我心

    …………

    啊——!寨主,啊——!寨主!

    我们阴险毒辣的寨主

    我们凶神恶煞的寨主

    你就是我们心中的骄傲

    你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带着我们向前向前向前

    领着我们打劫打劫打劫

    …………啊…………”

    这是黑虎寨的赞歌,是传承了数代的神圣之歌,唱的时候要求抬头挺胸,表情庄严肃穆,右手握拳贴在胸口三寸处……每一个加入黑虎寨的山匪都必须会唱这首歌,不会唱就视为不忠,永远做不了左青龙右白虎的黑虎寨嫡系山匪,只能做一个巡山摇旗的小喽啰。

    苏三驻足听了一会儿,不由神往羡慕,做寨主就是好啊,被这么多人歌颂赞美,他要是能做寨主就好了。

    意淫到这里,他擦了擦口水,想起了恶人碑,顿时内心活泛了起来:寨主继承人都是从几位少寨主中选拔出来,而要想成为少寨主,就得先成为寨主的干儿子。

    “我必须先成为寨主的干儿子。”苏三砸吧嘴,手托着下巴,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缝里有精光闪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