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升级武学
    秋风催着日头西落,已经到了傍晚吃饭的时候了,黑虎寨的饭堂里炊烟袅袅,饭香飘荡,训练了一天的新人流着哈喇子端着碗打饭,但只能吃很少的一点,根本填不饱肚子。

    张牛儿就是新人喽啰中的一员,他以前是山下青楼里管场子的大哥,会一点武功,道上的人见了都要称他一身牛哥,然而半个月前他失手打死了人,被官府通缉,被逼无奈,只有上了黑虎寨落草,本想着做个山匪也能活的滋润,却没想到连口饭也吃不饱,此刻他蹲在小屋前的门槛上,把手里的碗舔的蹭亮,但肚子还是饿的咕咕叫。

    正想着是否要晚上偷吃,就看到远处树荫下有人拿了一只鸡腿向他招手,看那人的样子,应该是一名老山匪了,却蒙着脸,张牛儿感到不对劲,但肚子实在饿的厉害,环视了四下,发现没人注意,就悄悄地溜了出去。

    “相遇便是缘分,兄弟怕是饿坏了吧,来,先吃一只鸡再说话。”张牛儿刚要张嘴,那人小眼睛一眯,把一只鸡腿就塞在了他的口中,那美妙的肉味香的让张牛儿差点流眼泪,他放开了开始狂吃,几口过后,忽然腹部刀割一样绞痛,浑身无力,站立不稳,扑通倒在了地上,痛的死去活来。

    “恭喜你,中了三日断肠散,要死要活,你看着办!”苏三将张牛儿拖进了小树林里,笑眯眯的说道。

    张牛儿惊怒交加,刚要大骂,就见眼前之人脱下了袜子,塞在了他的嘴里,然后抡起一根木棍,就朝着他打了下来,几棍子下去,他肋骨都断了,那人却越打越兴奋,小眼睛都红了。

    “呜呜呜……”张牛儿哀嚎,苏三才恋恋不舍的停手,这一会儿功夫,又增加了三十恶人值。

    “听我的话,按我说的去做,否则每天毒性发作一次,直到三日后口吐白沫而死。”苏三说道,然后将欢乐丸递了过去,“明天晚上三少当家会宴请几位寨主夫人,找个机会把它放在饭菜里,然后来这里领取解药。”

    说罢,扬长而去,张牛儿起身,眼中带着惊恐之色跑回了小屋,砰的一声关上了木门。

    夜深了,黑虎寨很静,远远的传来打更的声音。

    张牛儿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最后忽地起身,悄悄地出门而去,避过巡逻的山匪,拜访了三少当家,将有人要陷害他的事和盘托出。

    “我只求三少当家救我一命,然后准我离开黑虎寨!”昏暗却又宽敞的房间内,张牛儿匍匐在三少当家的脚下,满脸渴望的说道。

    三少当家问张牛儿那人名字,张牛儿不知,只知道那人蒙着面,有一双小眼睛,小眼睛一眯,就坑了他。

    “嚯嚯嚯……”太师椅上,三少当家发出戏谑又怪异的笑声,“原来是苏三这个狗东西要害我,想想他以前爬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现在抱了那个贱女人的大腿就能骑在我头上撒野了么!”

    “来人,随我去杀狗!”三少当家腾地站了起来,并随手丢给脚下张牛儿一枚药丸,“这是三日断肠散的解药,解毒后跟我一起去。”

    张牛儿感激涕零,一口吞下了解药,却陡然身子一僵,两眼泛白,嘴里血沫子喷涌,倒在了地上。

    三少当家一惊,一个山匪护卫踏前一步探查张牛儿的身体,片刻后收回手低声道:“他死了!苏三给他下了两种毒,三少当家的解药救了他,也诱发了另一种毒发作。”

    三少当家气的暴怒,“该死的狗东西,跟了我几年,尽得我的真传,不能再留他了。”

    当晚,有一个擅长刺杀的山匪被派了出去,一身黑衣融入了夜色……

    苏三刚准备休息,忽然发现恶人碑上的恶人值突的一跳,从之前的80变成了130,突然增加的恶人值让他一呆,他明明就在床上躺着啥坏事都没做,怎么就有恶人值增加,而且还增加了这么多。

    还没想明白此事,苏三又发现恶人碑上显示的他修炼的那门《撩阴脚》后面多出了“是否升级”几个字。

    “升级”苏三默念,恶人值瞬间变为无,同时一股奇异的热流出现在了双脚上,双脚一阵酥麻后,变得无比轻盈,苏三感觉他好像可以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撩阴脚大成,验证了恶人碑的又一个作用:可快速提升武功到大成境界。

    苏三难掩心中的兴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没人给他尝试撩阴脚大成的威力,他的脚背痒,脚心痒,整个脚踝和脚趾头都在痒。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

    “谁?”

    “干娘让我给你送鸡汤来。”

    门开了,一个瘦削的山匪笑着脸端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走过苏三身边的时候,他开始抽动袖子里的短剑,但陡然胯下风声急起,一个脚尖已经重重的撩在了他的裆部。

    “啪”

    他听到了蛋碎的声音,接着无尽的剧痛袭来,他喉咙里像卡了鱼刺一样,发出呜呜的喘息声,眼珠子瞪起,身子僵住,还不等他回身,又是一脚过来,他痛的再也忍不住,惨嚎中晕倒了过去,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兴奋的大叫:“撩阴脚大成的威力好爽好爽啊……!”

    苏三摸了摸脚尖,看到躺在地上哪怕昏死过去却依旧双腿并拢不断抽搐的山匪,他咧嘴笑了,撩阴脚虽然只是一门低级掉渣的武功,但大成的威力不俗,刚刚的两脚,苏三就收获了50恶人值。

    “大拇指有点微痛,以后得在脚背上装个护套,再配个狼牙刺就好了!”苏三沉吟,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坏,不够歹毒,违背恶人碑的原则。

    对倒在地上的山匪做了个全身检查,苏三找到了一把锋利的短剑,心里立时一惊,找来了绳子将山匪绑了,然后一盆冷水灌醒后,用撩阴脚审讯了起来。

    山匪痛的欲仙欲死,交代出了所有,苏三才知道张牛儿已经死了,死前竟然向三少当家告密,所以三少当家才会派他来刺杀。

    明白了原委,苏三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他先下手为强,只怕他此刻已经成了死人。

    “想杀我,那你就安心领盒饭去吧!”苏三一刀插入了刺客山匪的心口,又割下了他的脑袋,连夜送到了张绣娘的屋内。

    “干娘,三少当家又出手了,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否则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人杀死的,我要是死了,就没人帮你除掉那几个和你争宠的贱人了。”

    鲜血淋漓的人头太有冲击力了,张绣娘吓得脸色惨白,“你想怎么办?要不你跟在我身边,日夜侍候我,寨主以为你被我割了,所以不用担心他对你不利。”

    “不,万万不可!”苏三大惊,急道:“寨主心思缜密,武功高强,万一被发现你我都难逃一死。”

    “那你说怎么办?”

    “我要武功秘籍。”

    “嗯?你想学武?咯咯咯……你都十八岁了,根骨早已定型,学武已经迟了。”张绣娘一愣,笑着摇了摇头,劝苏三熄了学武的念头,好好为她效力就好。

    然而苏三早已打定了注意,非学武不可!

    有恶人碑在,年龄大,根骨定型又怕什么,他很快就可以成为武林高手。

    张绣娘沉默,眼睛盯着苏三,突然问道:“你学会了武功,会不会背叛我?会不会在背后捅我刀子?一辈子都会保护我吗?”

    苏三当场立下了最毒的誓言,张绣娘笑了,白玉一样的手指捋了捋披在肩头的长发,道:“我不懂武功,也没有武功秘籍,山寨里的藏书阁我进不去,我唯一能给你的,就是这个。”说着,把头上的一支白玉簪子递给了苏三。

    “拿着它,去找……去找李拐子,他会给你想要的。”张绣娘说道,声音罕见的温柔而不妖,苏三敏锐的发现她的眼神出现了一瞬间的迷离……

    “有奸.情”苏三下定义,暗暗记在了心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