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寡妇五回头
    第二天,天没亮,草尖上的露珠还在打转,苏三已经出门了。

    他身穿黑红长跑,腰别红玉腰牌,踏着青石小道走的昂首阔步,身后跟着两个彪悍的山匪,怀抱大刀,脚踩八字步,看到有人挡道,就立马出声呵斥,苏三看到了,狠狠地抽了这两个山匪几个大耳光子,告诉他们:“敢挡典狱长的路,就的按照寨规重打三十大板子。”

    两个山匪被抽的耳朵嗡嗡响,脸上火辣辣的疼,转身开路,再看到有人挡道,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一顿毒打,苏三大笑,给两个山匪当场给予了口头奖励,望他们再接再厉。

    就这样,苏三还没走到监狱,一路上已经打伤了五六个山匪,而且只是因为挡了路,瞬间凶恶狠辣的名声就传了出去,周围有山匪但凡看见了他,本来还在说笑,就忽地齐刷刷冷了脸,别过头去。

    苏三岂会在乎这群人的脸色,他如今只在乎恶人值。

    看了一眼恶人值:200,苏三笑了,他要更坏一点才行,一抬头,恶狠狠的警告两个开路的山匪,让他们打人的时候多用点力,多打几下。

    然而,山匪都学聪明了,远远地看到苏三来了,就一窝蜂似的跑开了。等苏三来到了监狱的时候,他的恶人值并没有增加多少。

    黑虎寨的监狱建造在山腰凸起的一片地带,再往前就是悬崖峭壁,这里地势险要,常年风声呼啸,几个瞭望木塔上有山匪警戒,高出还有几排弩台,搭建了强劲的排弩,凌厉的弩锋瞄准着监狱的大门,但凡有人越狱,都要遭受弓弩箭雨的攻击。

    “恭迎典狱长!”

    苏三到了监狱的门口,两个看门的山匪立刻小跑了过来。

    “其他人呢?就你们两个?”苏三诧异,他记得监狱里有四个头目,分管监狱四大牢区,手底下各有五十个狱匪,个个都是武功高强的悍匪,平日里这里守卫森严,今日怎么就剩下几个看门的山匪。

    “小的也不清楚,听说几个牢头接到了紧急任务,在今天早上都外出了。”看门的山匪回答,神色紧张,他们两个个同为狱匪却因为武功低微被排挤,每天脏活累活都得干,如今新的典狱长上任,能不能咸鱼翻身就看今天了。

    “你们两个辛苦了,随我一起视察下监狱吧!”苏三说道,两人大喜,点头哈腰的跟在苏三身后,给苏三介绍目前监狱的情况。

    “现在打劫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外头同行竞争激烈,十天半个月也不见有一单生意,有时候打劫遇到了那些自称为大侠的江湖高手,白干一场不说,还可能死不少人。”

    看门的山匪说道,他叫白真,是个碎嘴,今日有幸陪同典狱长视察,兴奋的嘚吧嘚吧不停,急得身边想要插嘴的其他另一个山匪满头大汗,他完全没有表现的机会啊!

    “监狱里现关押了三十三个囚犯,有十二人是山寨里犯了错的兄弟,短期徒刑,几天就能出狱,其他二十个人都是打劫关押来的江湖人和商人,他们的帮派和家族不拿赎金来换,就是无期徒刑。”白真介绍道,积极表现自己。

    “嘿!白真,你怎么不提张庆海?他曾经是典狱长,但现在被革职查办,也关押在监狱中。”白真身边的一个山匪路黑突然插嘴,好半天终于被他找到了插嘴的机会,激动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满脸红晕。

    苏三眼睛一亮,这个张庆海以前是典狱长的时候,每次他来办事,没有被少刁难,可是花了不少钱财。

    “前头带路。”苏三说道,路黑唉了一声,领着苏三来到了一座敞亮的牢房前,这里窗户明亮,有阳光照射进来,牢房里有床有桌,角落里还点了香薰,空气中一点也不臭,桌子上有酒有肉。

    “这是牢房?这完全是在度假啊!”苏三惊诧,进来的时候,一个中年汉子正在吃喝。

    他就是张庆海,脸如刀削,一字眉微微扬起,眼神精光内敛,看到苏三,嘴角微翘,也不起身,喝了一口酒,以一副命令的语气道:“审查令还没有下来,典狱长来早了,出去吧!”

    说着,手掌轻轻地一拍身边的一个椅子,那椅子是铁木所做,非常牢固,但此刻却砰的一声,崩裂炸开,变为了一地木渣子。

    苏三吓了一跳,这厮好强的实力!

    武功有外功和内功之分,外功炼力,内功炼气,外功流传较广,但内功心法少之又少,无一不是武林世家或大势力传承的根本,在黑虎寨,也就只有一门内功心法,而且只被寨主和三大金刚修炼,其他人连参阅的资格都没有。

    眼前这厮,分明是修炼了一门顶尖的掌法类外功,而且很可能达到了大成的境界,此刻在苏三面前掌碎板凳,除了在装逼,还有就是在给他示威。

    苏三权衡了下自己撩阴脚,顿时一阵蛋疼,这种三脚猫功法上不了台面,正面杠根本不可能是张庆海的对手。

    想罢,一挥手,很利索的带着几个狱匪转身就走,身后牢房里,传出了张庆海轻蔑讥讽的哈哈大笑声。

    “带我去关押江湖人的牢房。”苏三声音低沉,白真和路黑都不敢搭话,典狱长新上任就受辱了,这可不是好话题,不能接,也不能多嘴,两人只能蒙头办事。

    黑虎寨关押的江湖人,一般都是一些散修游侠儿,名声不大却喜好独行江湖闯名头,这些人学了一点武功但都不精通,所以被黑虎寨打劫抓到关押了起来,那些高来高去的豪侠大腕儿黑虎寨是万万不敢惹的。

    江湖人被关押在甲乙丙丁四个牢区中的“丁”字号牢区,这里一排排的牢房全是石牢,牢门是精铁打造,每一根都有手臂粗,里面的囚犯手脚都被锁起来,身子固定在墙角一个位置。

    “哐当”

    沉重的牢门被打开,一股腐朽酸臭的气息扑面而来,白真和路黑两人急于表现自己,不用苏三吩咐,两人各自拿起一片巨大的扇子在驱赶牢房里的污浊的空气,同时点燃了香薰,这才请苏三走了进来。

    “嘿!当土匪的还摆什么臭架子,识相的快把我放了,否则等老子出来,非把你抽皮拔筋……”苏三刚进牢门,就听到一个张狂的声音在怒骂,苏三也不废话,交代白真和路黑两人扒了这个囚犯的裤子,然后每人抓住一只脚分开囚犯的双腿。

    “啊!你…….你要干什么?你个死变态,你休要侮辱我……啊——!”囚犯惊恐的大叫,他想到了传闻中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某些恐怖交易,但结果是一只飞脚撩了上来,瞬间蛋碎人晕。

    白真和路黑见状,两人胯下齐齐一个哆嗦。

    “弄醒他,继续来。”苏三兴奋道,一盆冷水下去,囚犯醒来,睁眼就看到那只脚又撩了上来。

    “啪啪啪…….”

    苏三感觉自己练成了飞毛脚,撩的那叫一个欢快,恶人值蹭蹭蹭的飞涨,转眼间就涨到了251,囚犯痛的死去活来,苏三大吼道:“交代出你所有的秘密,包括武功,钱财,宝藏。”

    囚犯含着泪说出了自己的武学,一共有两门,分别是《壁虎功》和《摧心掌》,白真和路黑拿着笔和纸记录,苏三查看恶人碑,但上面只多出摧心掌了这门武学。

    “摧心掌,等级:一级武学,大成后掌力阴毒,可击碎敌人心脉。”之后还附带了“是否升级”一行小字。

    苏三大喜,立刻确认升级,掌心中一股**辣的感觉过后,再无任何征兆,但只要掌心用力,瞬间一只手变得乌黑发紫,这是摧心掌完全达到了大成境界的现象。

    “走,去下一间牢房!”苏三有了奋斗的目标,监狱里关押了不少犯人,挨个儿将他们刷一波,不知道要涨多少恶人值,学会多少武学,那时候只怕自己也是一个武功高手了吧。

    “可恨,我还是不够凶恶呀!”苏三心口难受,刚刚升级摧心掌,恶人值又剩下可怜的51了。

    继续第二间牢房,苏三的撩阴脚啪啪啪的飞出,监狱里惨嚎声不绝,伴随着的是苏三哈哈大笑声,听的其他囚犯毛骨悚然。

    中午饭苏三是在监狱里吃的,午睡他也不休息,继续审问其他犯人,直到傍晚的时候,二十个江湖人和商人全被他审问了一遍,白真和路黑已经累的快趴下了,苏三仍精神抖擞,感觉有点意犹未尽。

    “我为作恶而生!”1200点的恶人值让苏三兴奋,回到了狱长室,他当即宣布闭关。

    一整天下来,他除了收获到的大量恶人值,就是得到的十门武功了,苏三盘点了下,十门武功只有三种被恶人碑认可,其他都没有显示。

    “千蛛万毒手,等级:二级外功,用成千上万的五彩毒蜘蛛练成的毒功,此功威力极大,中者万毒攻心,七窍流血而亡。提示:该功法大成后容貌俱毁,丑陋无比,自带恶人值被动增幅效果。”

    “修罗分骨腿,等级二级功法,立劈万人尸锤炼出的邪恶腿法,施展开来可将活人立劈,骨骼分离。”

    “寡妇五回头,等级三级身法,分为五层:寡妇开门,寡妇点灯,寡妇翻墙,寡妇上床,终极一招隔壁老王,此身法是单身汉十年夜观寡妇而成,适合短距离鬼步腾挪,施展起来邪气凛然,风骚十足,自带恶人值被动增幅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