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暗夜刺杀
    苏三离开了张绣娘的院子,走了一半,又折返了回去,藏在了一片小树林中,等了片刻,那个哑巴老妇出来了,形迹鬼鬼祟祟,苏三大怒,张绣娘这个女人果然在背后又要搞小动作。

    苏三跟在了哑巴老妇的身后,他寡妇五回头的身法大成,轻功一绝,跟踪一个老妇轻而易举,很快就发现她竟然和一名狱匪联系上了。

    此刻天色已经昏暗,苏三不理会他们之间在密谋什么,直接过去打晕了二人,将他们带到三少当家的宅院附近,一刀砍掉了两人的脑袋。

    巡逻队很快就发现了这两具尸体,以为是三少当家又杀了两个不听话的山匪,但一查对人口,发现竟然是苏三手下的一名狱匪和张绣娘身边的贴身哑巴老妇,巡逻的山匪顿时吓了一跳,急忙派人通知了苏三和张绣娘。

    苏三和张绣娘赶到的时候,巡逻山匪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而三少当家正阴沉着脸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周围的山匪都能感觉到三少当家此刻压抑的暴怒气息。

    “干娘来了啊!请随我移步里面说话。”三少当家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招呼张绣娘进院子里。

    “苏三跟我一起进去!”张绣娘回头对苏三说道,表现出对三少当家强烈的戒心。三少当家眉头一皱,却没有阻拦,领着二人进了院落。

    院落里一株百年青松枝繁叶茂,像巨伞一样撑开,三人坐在树下的石椅上,四下站岗的山匪退了出去。

    “我不会蠢到杀了人还放在自家门口,很明显是有人在栽赃陷害!”三少当家直言道,眼神精光闪烁,视线却落在了苏三的身上。

    苏三心中一紧,难道自己暴露了?!

    他瞥了一眼张绣娘,发现她正掰着手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顿时放心了。

    “人是死在你的宅院外,与你脱不了关系。”张绣娘说道,妩媚一笑,“听说大少当家回来了,也许是他要对你动手呢!”

    三少当家瞳孔一缩,寨主干爹一共收了四个干儿子作少当家,教他们武功,然后如同养蛊一样放任他们自相残杀,由最后活下来的那个继承寨主位。

    两年前,他杀掉了老二,只剩下老大和老四,老四性格懦弱,是老大的跟屁虫,不足为虑,老大城府深厚,武功高强,本身更是一名强大的悍匪,手下收罗了大量高手,是他在黑虎寨里最忌惮的竞争对手。

    “只要杀了你,大少当家就是黑虎寨下一代寨主唯一继承人!说实话,很多人并不看好你!”张绣娘笑脸盈盈,但说出的话戳中三少当家的g点,他的眼神愈发阴沉了。

    “大少当家带回的那个女人,寨主可是喜欢的很,干娘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三少当家回道,同样戳中了张绣娘的g点,张绣娘脸上的笑容凝固了,美眸中充满了怒气,扭头就走。

    “苏三,我要你立刻马上现在,就去杀了那个狐狸精!杀了她,我就给你那本武功秘诀。”张绣娘离开了三少当家的院子,走了几步路猛然回头,盯着苏三的眼睛尖声道。

    “好,我今晚就动手。”苏三应道,声音斩钉截铁。张绣娘闻言笑了。

    深秋季节的夜晚来的很早,风中有寒潮涌动,苏三哈一口气都能看见白雾,冬天的脚步似乎也不远了。

    他灭了灯,一身夜行衣,悄然出门了。

    他没有直接去刺杀大少当家带回来的那个女人,而是潜伏进了张绣娘的宅院,如果能偷到那本武功秘籍,何必冒险去刺杀一个不熟悉的人。

    夜很静,张绣娘的房间里灯火通明,隔着窗户能看到里面有两个人影,一个是张绣娘,另一个却是三少当家。

    “他怎么会在这里?”苏三吃了一惊,三少当家当初将张绣娘打劫上了黑虎寨,最后被寨主霸占,张绣娘不止一次在苏三面前提起她狠极了三少当家,还说迟早要骟了他。

    但眼前的一幕,出乎苏三的意料,毕竟两人今天下午还互戳g点攻击彼此,现在却深夜共处一室私语,难道以前都是在演戏。

    苏三运转寡妇五回头的轻功,像一片树叶一样轻盈跃上了屋顶,附耳倾听里面的声音……

    “大少当家这是在跟我宣战,我把你送给了干爹,干爹让我权势大涨,还赐给了我两个新的山头,大少当家这次找回了一个婊子,怕是存了同样的念头!”

    “我已经让苏三去杀那个狐狸精去了,放心吧!”

    “苏三可不是圈里的绵羊,他是一头凶恶的狼!跟了我很多年,尽得我的真传,心思歹毒邪恶,你万万不可大意,如果控制不住,尽早杀了他为好。”

    “知道啦!还不是你这个坏人教的。天色不早了,我们……嘤嘤嘤……”

    房间里没了说话声,却传出断断续续的羞耻声,苏三津津有味的听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知道他们已经快要升仙到极乐,突然一掌拍在屋顶。

    “砰”

    屋顶上碎了一个洞,瓦片泥土哗啦啦往下掉。

    “谁?!”三少当家惊怒,他的下半身都被吓软了,但他的刀依旧很硬,劈开了屋顶,闪电般追杀了出去,他和张绣娘欢好的事万万不能泄露。

    然而外面夜色空寂,月朗星稀,看不到一个人影。

    “到底是谁?此人能在你的眼皮底下潜伏,黑虎寨有如此轻功的屈指可数!”张绣娘也出来了,秀眉簇成一团,脸上还带着红晕。

    “此事不妙,万一被寨主知道了,我们都得死!”三少当家脸色变得狰狞,忽然刀锋一转,一刀捅入了自己的小腹,而后又是一刀斩在了张绣娘的胳膊上,鲜血直流。

    张绣娘惨叫,三少当家跃上屋顶,凄厉一声大吼:“快来人!抓刺客——!”

    “干娘受伤了,药师在哪里?快来人……”

    黑夜里,无论是绣娘的惨叫声,还是三少当家焦急的喊叫声,都无比清晰的传了出去。

    顿时,周围巡逻的山匪蜂拥而至,更有一个悍匪级别的大高手施展轻功飞檐走壁而来。

    火把不断亮起,像火龙一样围在了张绣娘宅院的周围,强劲的弓弩拉弦如满月,瞄准着黑漆漆的四周。

    “什么?!干娘受伤了?三少当家打退了敌人也被重伤?!”

    “这是哪里来的敌人?实力竟然这么可怕!”

    四周山匪喧哗,地上的血迹在灯光的照耀下触目惊心,几个药师提着药箱匆匆赶来,满头大汗,急忙治疗张绣娘和三少当家的伤势……

    张绣娘和三少当家躺在左右两个床榻上,一脸痛苦之色的由药师包扎伤口,但偶尔间,两人的视线会有碰撞,那是他们在眼神交流。

    “看来我们不会暴露了,我们以后还可以继续……”

    “以后么?我看到你刚才被吓软了,以后还能起得来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