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命不久矣
    突然,人群外一阵骚动,却是苏三去而复返,这时候的他已经换了一身睡衣,头发乱蓬蓬的,脚上两只鞋都穿反了,满脸焦虑和愤怒的冲了过来,扑倒在张绣娘的身前。

    “干娘啊!你怎么了?是哪个该死的乌龟王八蛋伤了你?狗曰的要是被我抓到了,我一定扒他的皮,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把他大卸八块……”

    苏三声泪俱下,满脸担忧、痛恨和疯狂,周围的山匪见了无不动容。

    床榻上,张绣娘感动不已,旁边的三少当家却恨得牙根痒痒,这不是在骂他么!

    “此人虽面貌丑恶,却是一个少有的衷心护主的山匪。”人群中,忽然有人感叹,众山匪回头一看,原来是悍匪赵虎,顿时一惊,急忙拱手拜见:“赵爷!”

    “赵叔!”三少当家挣扎起身行礼,四周山匪也满脸敬畏的退开。

    赵虎是黑虎寨十大悍匪之一,实力强大,可与江湖上的侠客而战,武功早已炉火纯青,刚才就是他飞檐走壁而来。

    “你救了干娘,算是立了大功,我会禀告寨主,奖励稍后就会下来,你……好好养伤吧!”赵虎笑着说道,同时查看三少当家的伤势,看到那刀口的形状,眼中异色一闪而过,转身离去。

    路过苏三身边时,看到他满脸毒疮,脚步微顿,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后只发出一声长叹:“唉——!毒功害人啊!可惜了……”

    众多山匪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哼!一群蠢货,赵爷的意思是他修炼了毒功,现在毒素侵入肺腑,武功会逐渐消散,等过几日毒素遍布全身,就命不久矣!”一个彪悍的山匪解释道,他身披铠甲,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赫然是一名虎头匪,仅次于赵虎悍匪级那个档次的存在。

    四周山匪闻言哗然,望向苏三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几个本来还想结交苏三这个典狱长的山匪立刻变了脸色,后退了开来。

    “好好享受你最后的日子吧,你没几天好活了,短命鬼!”这名虎头匪咧嘴笑道,他是掌兵的实权山匪,手底下管着数百山匪,有一定数量的配备武器和修炼功法,掌握着不少的打劫资源,并不惧怕苏三这种文官性质的内勤山匪。

    苏三一惊,赵虎的表情和这个虎头匪的推断吓的他毛都炸了,急忙查看恶人碑上自己的健康情况,看到显示身体状况“一级棒”,他顿时放下了心来。

    “谁说我快要死了?我还可以继续发育接着浪!”苏三笑了。

    人群很快散去,三少当家被抬回了他自己的宅院养伤,张绣娘的院落外警戒站岗的山匪增加了三倍,要求务必确保张绣娘的安全。

    房间里,张绣娘胳膊上缠着纱布,皱着眉头坐在床头,心情很不好,看到苏三还赖在她房间里,顿时气骂道:“你怎么还不走?难道想就在这里过夜吗?”

    “让你去杀那个狐狸精,你跑来做什么?今晚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你浪费了!你这个蠢猪!”

    “过了今晚,她那里肯定也会增加护卫,我问你,还怎么杀她?”

    张绣娘咆哮,手指点着苏三鼻子,苏三起身,一把将她拽了过来,压在膝盖上,对着两个翘臀就是啪啪啪几巴掌下去,然后一脚又揣在了地上。

    怜香惜玉,在苏三这里是不存在的!

    张绣娘身子颤抖,她坐在地上,手捂着翘臀,美眸呆呆的看着苏三,蒙了,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发生了什么?苏三竟然打了我,还是很轻薄的那种打法!他怎么敢打我!

    “贱人,刚才和三少当家嘿咻的很爽吧!”苏三附耳低声道,张绣娘从愤怒中惊醒,美眸瞪圆,满脸不敢相信。

    “立刻马上现在就把虎煞诀给我,否则……”苏三眯眼说道,张绣娘吓得一个轱辘爬了起来,仓皇失措的抱住苏三的手臂惶恐道:“没有虎煞诀,是我骗你的,虎煞诀是黑虎寨最核心的内功心法,我怎么可能拿的到。”

    看到苏三不信,她找到了那本书,封面上写着虎煞诀,但翻开后里面一片空白。

    苏三怒极,掌心毒功汹涌,碰到桌子上的一个水壶,那水壶哗啦一声被化为了一滩黑水。

    张绣娘吓的后退,她不知道苏三什么时候练成了如此厉害的一身武功。

    “再敢骗我,就是这个下场!”苏三恶狠狠道,“以后,谁是谁的人,谁听谁的话?”

    “以后我是你的人,我听你的话!”

    “听话,那就把裤子脱了!”

    “啪啪啪……”

    这是打巴掌的声音,过后,苏三很满意的大踏步离去,恶人值又增加了。

    张绣娘揉着隐隐作痛的翘臀,气的胸脯起伏,看着苏三远去的背影,美眸满是愤恨,她想起了三少当家说的话:苏三是一头恶狼,控制不住就得杀掉……

    “苍天有眼,他修炼了毒功,马上就要死了。”张绣娘想到了这里,展颜而笑。

    苏三刚离开张绣娘的院子,就看到一个人影从树林里鬼鬼祟祟的小跑了过来,远远的绕着宅院的围墙转悠,可围墙四周站满了警戒的山匪,他根本不得而入,急得在小树林里跺脚。

    “李管家?!”苏三惊诧,打了个招呼,李拐子吓了一跳,一看到是苏三,这才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天,将手里的一碗鸡汤藏在了身后,慢悠悠道:“唉,人老了,一到晚上就容易失眠,所以出来转转。”

    “你是不是想干娘了?”苏三直接上干货,李拐子老脸一红,接着又颓然,“想了又有什么用,好吃的女人总是别人锅里的。”

    “每次想到她这么漂亮的女人,让别人睡,给别人暖被窝,以后还要给别人生崽子,我就痛心疾首,心如刀绞!”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苍天无眼啊!”

    说到这里,李拐子已经满脸泪痕,胡子上,衣领上,全是鼻涕眼泪,那悲伤的模样看的苏三震惊,这老泥鳅不会是对张绣娘动了真情吧?!

    苏三不羡慕街头拥吻的年轻情侣,他最佩服的还是花开二度的夕阳红,还有就是老来得春!

    “李管家,我能帮你……”苏三小眼睛一眯,开始献计,李拐子侧耳倾听,逐渐悲伤尽去,最后已是满脸菊花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