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蛋蛋的忧伤
    苏三登上台,尽量以最温和的笑容向众人打招呼,四周山匪使劲儿往前挤,都想瞻仰一下苏三的尊容,在他们的心中,能当选妇女保卫队队长的人,绝对是山匪中的大神,牛人中的牛逼。

    然而苏三亮相后,台下瞬间响起了一片呕吐声,有人边呕边骂:“哪里来的丑鬼,草他玛的恶心死老子了!”

    朱振平望着苏三满脸的毒痘浓疮,喉结蠕动了几下,终于忍住没有呕吐出来,他长呼一口气,疑惑道:“你就是典狱长苏三?你的面貌为何如此…….”

    苏三答道:“禀告朱处长,我就是苏三,典狱长苏三。”说着,把身份腰牌双手递给了朱振平,接着道:“我修炼了毒功,以至容貌俱毁。”

    朱振平闻言,肃然起敬,他想起了当初的自己,为了将猴子摘桃这门功法修炼到大成境界,硬是不吃不喝,还每日头顶大石行走上百里锻炼,最后身体形态永远保持在了六尺的小个头,这才练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猴子摘桃。

    “请出示你的户籍证明,个人简历。”

    朱振平语气变得温和,接过苏三递来的户籍证明和个人简历,惊诧的发现苏三竟然从八岁起就来到了黑虎寨,而且还活到了现在,担任了典狱长之职。在黑暗血腥的山匪窝里,这妥妥的是一部少年励志的成长史啊!

    朱振平肃然起敬。

    “现在,考核你的武功。”朱振平目光变得严肃,严肃中也有期待,“如果你能在我手底下坚持十招不被摘桃,就算过关!”

    听到朱振平要亲自出手考核苏三的武功,高台上其他几名安全处的成员都是面露讶色。

    朱振平武功在安全处不算第一,但绝对可以排进前三,而且因个头小,身体灵活,身法十分迅捷,配合一手大成的猴子摘桃,哪怕是他们这些悍匪级的高手也不敢保证能坚持十招不被摘桃。

    下方,围观的众山匪顿时激动的喧哗了起来,一些老山匪也双目放光,自从朱振平入驻安全处后,他们已经很久没见过朱振平出手了,但永远也不会忘记记忆深处的有一种忧伤叫做“蛋蛋的忧伤”。

    “请朱处长赐教!”苏三拱手道,摆开了架势,千蛛万毒手的毒功运转了起来,两只手掌变成了乌黑色。

    朱振平瞳孔一缩,好厉害的毒功,而且看苏三控制自如的模样,似乎已经将这门毒功修炼到了极深的境界。

    “呼”

    苏三出手了,打架他从来不手软,无论是比武还是生死搏杀,上来就是大招连连,毒掌像风火轮一样极速密集,在台上卷起了一股狂风。

    风是灰色的风,带着剧毒!

    台下观战的山匪被毒风扫中,瞬间倒了一大片,一个个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几个山匪头目武功高强,闪避的快,但也站立不稳,如得了羊羔疯一样不断抽搐。

    台上,朱振平脸色凝重,不与苏三掌心接触,游走袭击苏三周身要穴,他身形矮小,施展一门绝顶轻功,台上人影绰绰,瞬间仿佛有数十个朱振平在围攻苏三。

    周围山匪都瞪大了眼睛观看,一些老山匪却满眼期待之色,直到听到朱振平一声大吼:“猴子摘桃!”,他们都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时隔多年,他们终于要再次目睹这门绝技了!

    “啪”

    然而台上,却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奇怪声音,接着,就传来了朱振平的惨叫声。

    周围山匪都大吃一惊,看向高台。

    苏三好整以暇的站着,朱振平却弓着身子,双手捂着裤裆,额头冷汗狂飙,眼中带着震惊和不敢置信之色道:“没想到你竟然将撩阴脚也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周围山匪闻言哗然,朱振平输了,输在了他赖以成名的功法上,他没有摘到苏三的桃子,却反被苏三撩了桃,简直手动滑稽啊!

    台上,坐在后面的两男一女三个安全处高层,也非常吃惊,苏三没有被摘桃,反而还击败了成名多年的朱振平,难道他已经有了悍匪级的实力。

    “不敢相信,此子今年才18岁!”

    “我倒是有所耳闻,此子之前跟随三少当家,学了一身本领,后来又成了干娘的心腹,听说做错了事,被阉割了那东西……”

    三人低语,商量着只要确定苏三被净身,就算完成了这次妇女保卫队队长的考核。

    于是,在一间封闭的房间里,苏三被看了精光……

    “合格!”

    “恭喜苏三!成为黑虎寨第一届妇女保卫队队长!”

    朱振平大声宣布,当场给苏三颁发了保卫队队长的身份腰牌,宅院房产证明,特制的紫色长袍,一套盔甲和一柄黑虎刀。

    台上台下的山匪沸腾了,有人羡慕有人恨,没几天,苏三的大名彻底传遍了整个黑虎寨。

    先前很多山匪认为登上典狱长的位置,是侥幸,很快就会被打倒跌落,但这次苏三又荣登黑虎寨妇女保卫队队长之职,顿时让很多人意识到,一个奸诈又会钻营投机的恶匪起来了。

    庭院里,三少当家在练刀,张绣娘差人给他送来了一份秘信,告诉他苏三知道了他俩的事,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需要尽早除去。

    “这个狗东西,果然长本事了!”三少当家怒骂,刀光一闪,把草丛里刚蹦出来的一只蚂蚱劈成了两半,“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了”

    ……

    苏三站在一座崭新的宅院前,背负双手,神色自豪。

    “我也是可以住上宅院的人了!”

    苏三感慨,在黑虎寨里,大部分山匪住柴房,挤宿舍,能有自己房住的山匪都是少数,而住宅院的山匪,无一不是高层大腕儿,背景深厚。

    如今,他终于挤进了这一小簇人中,勉强算个中高层山匪了。

    张绣娘的宅院和他一墙之隔,站在自己的院子里,苏三都能听到张绣娘教训仆人的声音。

    对此,苏三问过修宅院的山匪头目,说是上面的意思,苏三皱眉,上面几个意思,难道没听说过“千防万防,防不住隔壁老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