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皇甫瑶
    “画的不错,下次送我一幅!”苏三赞道,很满意自己在这群女人心中的形象,怪不得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恶人值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涨,原来是这个原因。

    茵茵红着脸低头嗯了一声,看到苏三转身去看其他东西,就急忙收起了这幅画,同时用手拍了拍饱满的胸口,悄悄地长呼一口气。

    苏三在房间里来回查看,房间里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但苏三在东边的窗沿上发现了一丝浅浅的脚印。

    “这是轻功所留!”苏三目光一凛,翠翠不会武功,这残留的轻功痕迹,很可能是敌人所留。

    视线遥望,距离三楼窗户最近的一处落脚点,是一片竹林,竹林外是一个小湖,而无论是竹林还是小湖外,都是大片空地,那里有警戒的山匪站岗。

    “敌人是从竹林而过,再从小湖离开!”苏三推断,但瞬间面色凝重,想要带着一个人以轻功踏竹林而过,再以水上漂经过小湖,非大成的轻功不可,而且其他武功也要非常高强方可。

    “你在这里等我!”苏三对茵茵说道,纵身一跃,从窗户飞了出去。

    他运转的是寡妇五回头的第五层身法——隔壁老王。

    隔壁老王一经运转起来,苏三仿佛化身隔壁老王,动作风骚而大胆,落脚点往往不可思议,有时候身轻如燕,有时候笨如大象,但每一个动作都骚气不可言。

    阁楼窗边,茵茵遥望苏三的身影,红唇微张,美眸中满是震惊和崇拜。

    她没想到,她们的这位丑陋的队长,轻功竟然如此卓绝,但每次的落脚点和转折点都非常奇怪,看的久了,感觉……感觉仿佛在撩她的心,只觉无比风骚而大胆,让她看的脸红耳赤…….

    她不知道,这其实就是寡妇五回头这门身法中,最终极的一招隔壁老王蕴含的真意。

    苏三掠过竹林,又踏水而过,像蜻蜓点水一般轻盈,岸边,巡逻的山匪看到了,顿时齐齐驻足,发出惊呼声,他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只鲜活的大佬!

    “看到没,刚刚那位就是妇女保卫队队长三爷!也是典狱长三爷!”巡逻山匪的头目给身边一群新人山匪解释道,他几年前就加入黑虎山了,熬了几年终于戴上了头目巾,荣升为一名山匪头目。

    “别以为我们黑虎寨没有高来高去的大佬,告诉你们,这位三爷就是!他不但轻功一流,而且一身毒功少有敌手,据说已经有了悍匪的实力,像你们这样的,三爷撒泡尿都能毒死你们!”

    “嘶!”

    “这位三爷好厉害,我们要是能抱上他的大腿就好了!”

    一群新人山匪感叹,望着苏三远去的背影,无限向往。

    ……

    苏三越过竹林和小湖,来到了一座高庭大院前,这里几乎看不到什么山匪警戒,苏三直接翻墙而入。

    “客人来了,上茶!”苏三刚进入宅院,一个轻柔的声音忽然响起。

    苏三目光一凝,视线透过亭台花雕,他看到一个女子在背对着他在花园里作画。

    她着一身红衫,乌黑的长发及腰,背影迷人而不妖,浑身上下有一股子书香气息,仿佛大户人家的才女一般,高贵典雅,让人不由心生自卑。

    然而,在她的身后,一个少女却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双手托着红衫女子的裙摆,在那里低声啜泣。

    看到苏三,那少女登时惊喜的叫道:“队长!队长!”

    这少女,正是翠翠!

    “啪!”

    红衫女子身边,一个老仆忽然一巴掌抽打在了翠翠的脸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指印。

    “打扰小姐作画,该打!”老仆厉声呵斥,口水喷溅。然后端起一杯茶水,送到了苏三面前。

    “请喝茶!”老仆笑呵呵的道,脸上的皱纹挤成了一堆,仿佛老母鸡的屁股。

    苏三接过了茶杯,手腕一抖,茶水激射了出去,撒向正背着他作画的红衫女子。

    红衫女子武功不弱,瞬间闪身避开,但她作了一半的画却被水淋了个透彻,完全毁掉。

    “你……”老仆面色大变,张嘴要怒斥,苏三将空茶杯已经砸在了她的老脸上。

    “啪”

    茶杯砸的碎裂,老仆额头鲜血直流,身子摇晃倒退,手捂着伤口痛苦的呻吟。

    她懂武功,而且武功不弱,尤其轻功更强,但她没想到苏三会突然动手,伤了她个措手不及。

    “像你这样的老东西,在黑虎寨里,见了我不跪着叫三爷就已经犯下了大错!”苏三从老妇身边跨过,啐了一口骂道。

    老仆气的浑身颤抖,眼中喷射怒火与杀机,却被花园里红衫女子一个眼神给制止了下来,垂手立在了花园外。

    花园里,红衫女子已经转身,美丽的容貌让花园里的一切美景都黯然失色,果然是一个极品美人。

    她看着苏三走来,美眸盯着苏三满脸的毒疮浓痘,脸上没有丝毫嫌恶之色,反而仔细看了片刻,忽然抚掌轻笑了起来。

    “看来苏兄的千蛛万毒手果然大成了!”她轻轻的踱着步,说话的声音很轻柔,语速也很慢,神态间充满了自信,微扬着下巴道:“我叫皇甫瑶。”

    “能和张绣娘争宠的女人,果然是极品尤物!”苏三赞道,“但在我的眼里,再美的女人,都是男人的玩物,就如同再好看的大腿,都不过是一副炮架而已!”

    皇甫瑶闻言一呆,脸上闪过一抹羞怒之色,她出身高贵,曾几何时被人当着面如此调戏侮辱,但瞬间又变为满脸笑容,道:“苏兄,今日请你过来,是有事相商!”

    苏三无动于衷,将皇甫瑶晾在了一边,这样的女人她见的多了,自诩高贵圣洁,觉得自己就是天山雪莲,她的笑需要人迎合,她的怒需要人奉承,但苏三认为,女人就是一个战场,男人可以驰骋战场,用亿万子孙征服战场,但绝不能把女人捧到天上去。

    伸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翠翠,用手擦干了她的泪痕,动作娴熟而温柔。

    “队长……谢谢你!”翠翠眼眶通红,心中十分感动,队长看起来十分凶恶,可其实真是一个大好人,她有点后悔昨晚用鹅毛飞镖扎苏三的画像了,而且,她扎的最凶,因为她扎的是苏三的下体部位……

    “苏兄,我是有诚意的!”皇甫瑶再次开口,同时挥挥手,让老仆端上来一个盘子,送到了苏三面前。

    “《大力龙象功》”

    盘子里,放着的赫然是一门武功秘籍,金色的封面,沧桑的古字,对苏三有着难言的诱惑力。

    苏三知道这门武功,听名字似乎非常正统,但其实是一门非常邪恶歹毒的功法,修炼这门武功,光是入门就需要上百个童男童女的心脏做引子。

    因此,这门武功在很多年前就被江湖武林列为了禁忌武学,而修炼这门武功的人,也被全天下武林中人诛杀殆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