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有信仰的黑狼
    大少当家说完,身子一闪又出现在了朱振平的身边,朱振平惊慌闪避,却依旧被大少当家一掌击中,胸口出现一个血窟窿,鲜血被大少当家卷起,吸入口中,他的气势再次增强,实力更加强大了。

    苏三心惊,他看到大少当家又看向了一边的李拐子,知道再不能被大少当家吸了李拐子的血,否则他的实力将更加可怕。

    “大力龙象功!”

    苏三大吼一声,全力催动了大力龙象功,瞬间身体膨胀,体型增大,变成了五米高的巨人,一步跨出,就出现在了大少当家的身边,只一拳轰出,就将大少当家击飞了出去。

    大少当家凌空落下,吐出了一口鲜血,苏三突然的变化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不由怒吼一声,身子一个闪烁,就出现在了苏三的身边,凌厉的攻击雨点般落了下来,每一击都有沛然雄厚的内力流转,打的苏三身子晃动。

    然而此刻苏三全力施展出了大力龙象功,这名武功曾经杀的整个江湖震荡,凶名赫赫,自然威力绝俗,防御恐怖,此刻竟然可以抵挡大少当家的内力攻击。

    大少当家惊怒交加,攻击的更加猛烈了,苏三自然拼命回击,一把抓住了大少当家的一只腿,抡起来砸在了地上,每一击都打的地面震动。

    大少当家抽出了软剑,锋利的宝剑上蕴含着他的内力,犀利程度无比恐怖,一道剑芒落下,斩向苏三的手臂,苏三急忙撒手,但后背被剑芒劈中,当场被切开了一道血口子,深可见骨。

    这时候的大少当家更恐怖强大了,挥舞软剑,剑芒像灵蛇一样灵动,只要落在苏三的身上,必然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让苏三片刻间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苏三骷髅铁锤轮转,剑芒劈过,像月光一样璀璨,只听的轰的一声,昆仑寒铁打造的骷髅锤被一剑劈为两半,同时锋利的剑芒擦着他的头皮而过,将远处观战的几个青衣人直接腰斩。

    “没想到你隐藏的这么深,竟然连这样的武功都学会了,但这些终究是外功,抵挡不了我的内力的!”大少当家手中剑芒吞吐,每一击都让苏三退避。

    苏三退到了一根石柱子跟前,双臂用力,大吼一声,将整根石柱子拔了出来,整个广场忽然一颤。

    大地震动,苏三抡起石柱,横扫而过,大少当家一剑劈出,剑芒如月光洒落,斩断了石柱,接着凌空约起,一剑劈来,如同天外飞仙,剑芒横空,让人刺目。

    苏三大吼一声,凌空掷起剩余的半截石柱,砸向大少当家,同时双脚一蹬地面,像一枚炮弹一样飞射而起,一拳轰击在了大少当家的胸口上。

    “噗!”

    大少当家一口鲜血喷出,他听到了自己胸口骨头的断裂声,眼中杀气更盛,他竟然被一个没有内力人给伤了。手中长剑剑芒攒射,一剑将苏三刺穿,眼中厉芒闪烁,要将苏三彻底斩杀。

    苏三拼命,肉身之力挤压,将长剑禁锢在了身体中,同时举拳轰击在了大少当家的面门上。

    “轰轰轰”

    血肉模糊,大少当家内力运转保护头部,惨叫声中松开了长剑,道道掌印疯狂的轰击在苏三的胸口,打的苏三也倒飞了出去,胸口几乎烂成了筛子,可以隐约看到一个心脏在跳动。

    霎时间,两人都重伤倒地,而苏三似乎伤的更重,只剩下一口气在苟延残喘。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大少当家怒吼,向活着的青衣人下令,青衣人看着巨人一般的苏三,都面露惧色,但看到苏三面色苍白,出得气多进的气少的模样,对视一眼,咬牙冲了过去,隔着很远就刀剑脱手,想把苏三钉死在地上。

    大少当家挣扎起身,拾起一把剑走了过去,他要亲手割下苏三的脑袋。

    一步!

    两步!

    五步!

    他距离苏三更近了,同时,青衣人武器当空落下,刺向苏三。

    就在这一瞬间,苏三消耗大量恶人值稳住了伤势,忽然爆起,双臂转动,将所有飞射来的武器击的以更凌厉的速度倒飞了回去,靠近的青衣人惨叫着倒地,大少当家脸色一变,这厮好强的命,胸口被打穿了都不死。

    苏三狞笑,冲向了大少当家,两人近距离对抗,一个身居蛮横的巨力如暴龙,一个拥有强大的内力像轰炸机,缠斗所过之处,碰到的石柱轰隆隆倒塌,广场摇晃的更加剧烈了,头顶石壁像蛛网一样裂开,一块块巨石砸落。

    整个地下广场眼看就要坍塌!

    苏三与大少当家对轰一掌,两人同时后撤,大少当家满脸愤怒与杀机的看了苏三一眼,狰狞一笑:“你就死在这里吧!”

    说罢,冲向了离开此地的通道,同时边走边向四面石壁轰击,石壁大块大块掉落,将整个通道全部封死。

    苏三不甘身死此处,他奋力冲击,如同一只发狂的蛮兽一样轰击通道,但通道自上而下被破坏,完全堵死,根本无法冲出。

    “苏三!”李拐子叫到,眼中满是悲哀和伤痛,他躲在角落里,抱着重伤将死的朱振平。

    他心里明白,是苏三救了他,因为大少当家威胁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用他的血提升实力。然而此刻,整个地下墓室塌陷,他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朱振平呼吸微弱,看到苏三,手指祭坛方向,断断续续道:“那里…….有……有个密道……”

    苏三身子一震,急忙奔到了祭坛边,果然看到有一个密道的门,他心中大喜,举拳轰击,石门轰然破裂,从下面传出震耳欲聋的水声。

    “这…..这也许是地下暗流,我们跳进去也会九死一生!”李拐子看了一眼,脸色一变说道,“就算我们跳下去能找到出口,朱处长恐怕…….”

    朱振平的胸口被大少当家击穿,心脏受到了重创,已经命悬一线。

    “丢了他吧,带着他我们可能都得死,如果我们能活下来,来年的今天一定给朱处长多烧纸钱!!”苏三说道,眼神无比冷漠,话音落下,朱振平的脸上却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苏三…….你果真是心狠手辣……老子…..老子就喜欢你这个样子,这个世界已经烂透了,够狠才能活下来,如果你能…….能活下来,请照顾我的女儿…….做她的干爹,照顾她一辈子!答应我!”

    朱振平猛然一把抓住了苏三的手,将一个蝴蝶玉佩塞在了手心,双目圆睁,盯着苏三的眼睛嘶哑着声音道。

    他的眼神充满了殷切的渴望,还有对那个可怜的女儿的眷恋和不舍,让苏三想到了曾经的苏二,每一次他跟随三少当家杀人作恶,苏二也曾这样望着他。

    “好!我答应你,做你女儿的干爹,照顾她一辈子!”苏三点头答应,朱振平闻言笑了,笑容在脸上凝固……

    轰隆隆!

    整个广场开始塌陷了。

    “走!”

    苏三一跃跳入了密道之中,李拐子平生最怕黑,也最怕水,听着密道下方震耳欲聋的水声,他气的扬天大骂,又哭又喊,看到头顶的巨石摇摇晃晃,马上就要掉落,他闭着眼一咬牙,终于一步跨出,跌了下去。

    “啊……草你麻痹的……老子曰你祖宗啊…….”

    密道中,回荡着李拐子怒吼的咆哮声,也不知道他在骂谁,要曰谁的祖宗……

    ……

    风很大,卷起石河的水翻滚,拍打着岸边的石头,天空万里无云,一轮红日当空,灼热的阳光洒落,晒得河边的柳树无精打采的摇曳着枯枝。

    一只瘦骨嶙峋的黑狼从丛林中钻出,跑来河边喝水,抬头间,猛然眼睛发亮,口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它看到了一具尸体,一具隔着老远就能闻道新鲜血气的尸体,在随着河水冲击,缓缓地搁浅在了岸边。

    “哦呜!”

    黑狼兴奋的嚎叫,自从它从大黑山跑了出来,来到这个地方,本以为可以称王称霸,再收好多个母狼风流快活,然而没想到本地的土狼太强了,虽然它单挑能力无敌,但本地土狼竟然报团组队,最后打的它四处流浪。

    到今天,它已经饿了三天了,这时候河水中忽然飘来一具尸体,这是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吗,才给他送来了食物。

    “哦呜!感谢我主,感谢长生天!”黑狼嚎叫,满眼虔诚,两只前爪跪地作揖,屁股崛起,尾巴高翘,朝着天空拜了三拜。

    它曾去过一个宽阔的大草原,那里的人在吃食物之前总是喜欢说这样的话,它觉得非常装逼,而且充满了不能描述的真意,就学了下来,从那以后,它就成了一只有信仰的黑狼,无论偷吃鸡还是偷吃人,它都要如此作礼,拜一拜长生天。

    礼节完毕,它夹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一爪子将尸体捞了上来,张开大嘴,就要美滋滋的享受它的大餐了。

    “听说人类世界有一种美食叫做羊肉泡馍,非常好吃,可惜没有吃过,眼前这具尸体在水里泡的酥软又白,应该也能算是一道人肉泡水的美食了吧!噢噢噢….”黑狼张嘴的瞬间,非常兴奋,脑细胞异常活跃,瞬间联想到了很多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