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打劫誓师大会
    黑狼经过丛林,爬上山岗,脑袋从石缝里伸了出来,看到了令它颤抖的一幕!

    又是那个光头佬!

    还是那个猥琐的右手快动作!

    一模一样猥琐的小眼睛!

    “哦呜!”黑狼替虎爸默哀,它的个头比自己大,身子比自己壮,应该能在光头佬的手里坚持的更持久一点吧。

    旁边,虎妈嘴角挂着血迹,匍匐在地愤怒的低吼。

    三只虎娃毛茸茸的,猫咪大小,萌萌的眨着眼睛,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虎爸仰面朝天,四条腿蹬直,被一个奇怪的生物骑在身上,感到无比新奇,连地上的野雀也不玩了!

    “好机会!”

    黑狼眼睛发出幽冷的光芒,嗖的一下窜了出去,叼起一只虎娃赶紧就跑,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美餐一顿。

    “吼!”

    虎妈眼睛红了,虎啸震动山林。

    苏三也看到了黑狼,瞬间冲了出去,片刻间又返回了,右手提着黑狼,光头上爬着一只毛茸茸的小老虎,正开心激动的向它的虎爸虎妈打着招呼。

    “呜——”

    黑狼绝望了,倒霉的它又被光头佬逮住了,而且还把它带到了虎窝里,然后当着它的仇人面分开了它的两条后腿……

    它不挣扎了,也不嚎叫了,双目无神的任凭这个光头佬施为。

    “奇怪,为何恶人值突然不增加了?”苏三停止了摘桃,疑惑的看着黑狼……

    今天的场景,是几只老虎一生记忆中最恐怖黑暗的画面,它们被一个邪恶的人类用变态的手法折磨,最后与黑狼同病相怜。

    当天色将晚的时候,苏三离开了山林,身后响起了虎啸声,狼嚎声,声音中有无尽喜悦。

    苏三嘴角带笑,返回了石河边上,恶人碑上已经积累了三万恶人值,同时摩可真经的后面出现了新的提示“是否花费三万恶人值提升到第三层”。

    苏三确认,身体顿时有熟悉的热流出现,那是摩可内气,如今已长成筷子般粗细,游走全身经脉,耳目更加聪锐了,身体机能再次提升。

    他劈出一掌,虚空一个淡淡的血手印出现,没有大少当家的血手印凝实,河边的石头却嘭的一声炸裂了,威力和当日大少当家不相上下。

    苏三眼睛眯了起来,若有所思,“同样的摩可真经第三层,大少当家吞服摩可老祖的内力血丹,终究不是修炼出来的,和自己有一定的差距!”

    想明白了这点,苏三心情大好,长啸一声,冲上了石河,脚底内力流转,借着水力横渡而过,姿势潇洒而从容。

    离开黑虎寨已经四天了,苏三心有担忧,大少当家强势回归,整个黑虎寨除了三大金刚和寨主外,再无敌手,恐怕会生变故。

    然而,出乎苏三的预料,他披星戴月急赶而回,黑虎寨一片宁静,巡逻的山匪在值守,警戒的山匪在走动,最中间的训练场上,有山匪在连夜赶造点将台!

    “哟!是三爷啊!”

    一个山匪头目看到了苏三,哈着腰宫略带惊讶的笑道:“明天就要举行秋季打劫运动的誓师大会了,弟兄们在加紧搭建点将台,免得被上面责罚!”

    “好,做的不错,辛苦了!”苏三拍拍这个山匪头目的肩膀,以示意鼓励,然后又旁敲侧击的询问了寨子里这几天发生的事。

    “前天大少当家回来了,宣布闭关,据说可能连这次的秋季打劫运动会都不参加了!”

    “昨天干娘被寨主颁发了黑虎寨最美女人奖,专门为她划拨了土地,打算修建一座宫殿。”

    “有两个夜里值班的兄弟昨晚失踪了,巡逻队今天早上发现了他们的尸体挂在树枝上,就那样赤条条的挂着,身中十三刀而亡,听说是被情敌所杀。”

    ……

    这个山匪头目絮叨的说了很多,苏三重点关注了大少当家的消息,他果然回来了,却没有任何动作,苏三猜测,他很可能在养伤。

    而让苏三吃惊的是张绣娘了,短短几日不见,她竟然被寨主颁奖了,而且还划拨了土地修建宫殿,这就厉害了,有点超乎苏三的想象。

    想到这里,苏三回到了自己的宅院,连夜召见了李志和白鹿。

    两人自从跟随苏三做了狗腿子后,每一天都过得很滋润,尤其最近苏三在众人面前显露出他不逊色悍匪的实力后,两人更是激动,每天走路都是飘着的!

    “禀告三爷,我们已经招满了编制,各有一百人,随时听候三爷的调遣!”白鹿行了一礼,躬身说道,深夜被苏三召见,他的鞋子都没来的及穿,就这样光着脚跑了过来。

    “按照三爷的吩咐,我日夜盯着皇甫瑶,她的贴身老仆离开了黑虎寨,至今没有返回,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李志说道,他得到苏三的传召,急急忙忙从被窝里钻出来,头发乱糟糟的。

    两人恭敬的站在苏三面前,看到苏三今天安然归来,而且浑身气势更加雄浑,他们都满脸喜色,已经没有了丝毫睡意,急忙给苏三端来了丰盛的饭菜。

    “明天的打劫誓师大会之后,我们就要出山打劫了,要做好准备。”苏三很满意这两个狗腿子,与他们同桌共餐,同饮一壶酒。

    两个狗腿子受宠若惊,苏三实力越来越强,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强大气势,跟他在一桌上吃饭,让两人无比激动,表示一定在接下来的秋季打劫运动会中取得一个好名次,打劫到最多最好的东西,不给苏三丢脸。

    苏三吃饱喝足之后,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了张绣娘的宅院。

    这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张绣娘的娇子刚被几个彪悍的山匪虎卫从黑虎寨的深处抬了回来。苏三看到,顿时明白了,张绣娘这是伺候寨主去了。

    黑虎寨寨主很神秘,苏三也没见过他真正的容貌,他也从没在公开场合露过面,需要女人的时候,总是被虎卫带进黑虎寨深处去,等天亮的时候就送回来。

    每一个女人都这样,黑虎寨寨主从不留女人在他那里过夜,是典型的开完炮就散场的爷们儿。

    看到苏三,张绣娘也是一愣,旋即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把苏三请进了屋子,倒上了热茶。

    “哎呦,三爷来啦!好久不见,你闻起来更有味道了,看着都让人家馋呢!”

    张绣娘凑近苏三说道,她的脸上还带着红潮,眼神分外迷离,电了苏三一眼,然后还咬了一下嘴唇。

    苏三看的一呆,他清楚的记得他没给张绣娘教过咬嘴唇,但张绣娘竟然无师自通,自己领悟到了这一女人终极绝技!

    “你果然已经将爱微文化学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苏三赞道,张绣娘闻言咯咯咯笑的花枝招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