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点将台
    灯火摇曳的屋子里,苏三与张绣娘长谈,两人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很冷,都在算计着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

    “你什么时候动手,杀了那个女人?”苏三问道,逼着张绣娘尽快除掉皇甫瑶。

    张绣娘双手托着下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道:“很快了,寨主这几天都是找我侍寝,那个女人已经被他冷落了!”

    苏三一听,就知道张绣娘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心中顿怒,低声道:“你小心点,我的人告诉我,那个女人可能要对你动手!”

    “什么?那个贱人她敢?!”张绣娘像被踩了尾巴的野猫一样怒不可遏,还把茶杯恶狠狠的摔碎了一地,装出一副惊怒的表情给苏三看。

    苏三扫了一眼张绣娘,冷哼一声推门离去。

    “想骗我去帮你杀人,你还不够资格!”张绣娘望着苏三离去的背影,红唇翘了翘,她现在可是寨主最宠爱的女人,谁敢动她?!

    收拾了一番,她熄灯而睡,被寨主折腾了大半夜,她早已累的筋疲力尽。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被一阵冷风惊醒,睁开眼来,她就发现房间的门开了,月光斜斜的照了进来。

    同时,在床帘外,有一个人影在动,她佝偻着身子,蒙着脸,像是个老妇,一步步靠近自己,手里的宝剑缓缓出鞘,在月光下泛着凌厉的寒光。

    杀气,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来,张绣娘瞪大了眼睛,完全被吓醒了,美眸中满是惊恐之色,俏脸一片雪白。

    “那个贱女人真的要杀我,苏三说对了,我不该不听他的话,她真的要除掉我……”

    张绣娘怕极了,看到那锋利的宝剑隔着床帘刺来,不可抑制的发出恐惧的尖叫声。

    “叮”

    暗中,有人出手了,挡住了刺过来的剑,两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火星子四溅,有声音怒吼:“大胆刺客,敢刺杀干娘,给我死来!”

    接着,就是一阵激烈的打斗,有人受伤,惨叫一声后逃离,院子里再度恢复了宁静,但过了片刻,院子里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干娘,是否受伤?我已安排人手戒严,那名刺客受伤了,我们正在全力捉拿!”院外,传来了苏三的声音,他带着自己的少妇保卫队来了。

    “多谢,我没事!”

    张绣娘颤声说道,她没有受伤,但是吓得半天回不了神,同时心里恨极了皇甫瑶,她有一次在花园里散步,见过她一面,在她的身边,就跟着一个佝偻的老妇,听说武功极高。

    “小兰,明天你去确认一下,看看那个老妇有没有受伤。”张绣娘对身边一个侍女吩咐道,这个侍女二十岁左右,姿色中上,是张绣娘从土匪抢劫来的女人中选来,听说侍候过大户人家的小姐,为人机灵,最关键的心肠够歹毒,极为喜好权势,所以被张绣娘选中帮她办事。

    “小姐放心,这事交给奴婢!”小兰笑嘻嘻的回应道,她很会揣摩人心,知道张绣娘喜欢别人叫她小姐,所以每次都以小姐尊称,很得张绣娘的欢心。

    果然,张绣娘喜笑颜开,随手赏赐给了她几两银钱。

    院落外,苏三挥挥手让一群睡眼惺忪的娘子军回去休息,然后拍了拍白鹿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目光,这件事办的很得力。

    “张绣娘不想杀皇甫瑶,那就逼着她动手。”苏三沉吟,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得让她们互相撕逼才行。

    “找一下朱振平的女儿,找到后带来!”苏三想起了朱振平的叮嘱,给白鹿吩咐道,那可是他的干女儿,得上点心才行,早点教她学会她父亲的绝学,让她也能猴子摘桃才是大事。

    ……

    夜色褪去,黎明到来。

    今天,是黑虎寨一年一度的秋季打劫运动会的誓师大会,是个无比重要的大日子,所有在外的山匪都要回来。

    黑虎寨里急促哨子声响起,虎头匪在紧急召唤各自麾下的山匪,带着所有的山匪都急匆匆的赶往训练场,一排排列队站好,苏三带着他的少妇保卫队也来了,这群身穿豹纹紧身衣的娘子军一出现,就瞬间吸引了所有山匪的目光,而苏三也因此备受瞩目。

    然而,苏三却发现他身边的这群女人神态有异,似乎是紧张,又像是兴奋,却不时地偷看向他。

    “怎么回事?有什么事瞒着我!”苏三问道,他在这群女人的心中威望很重,他一发话,顿时吓得所有女人俏脸变色。

    茵茵现在已经成了这群娘子军的头,鼓起勇气,凑近苏三低声道:“上面让我们准备誓师大会开幕式的歌舞,你没在,我就组织姐妹们排练了一个,如果待会儿演砸了,队长你……你不要生气!”

    苏三闻言眼中讶色一闪,沉思片刻,坚定道:“既然如此,那么待会儿上台表演的时候,我和你们一起吧!”

    声音落下,一群女人红唇微张,满眼不可思议。队长应该还不知道她们要表演什么节目吧,她们可是要表演从西域传来的一种特殊舞蹈,名字叫做“钢管舞”,奔放而火辣,需要水蛇一般柔软的身材来表演,可是队长…..

    她们睁大了美眸,打量着苏三的身材…..水桶一般粗的腰,可以跑马的宽阔肩膀,还有那树墩一样的粗大腿,油光可鉴的光头,想象苏三爬上钢管去秀舞,她们不由浑身战栗。

    “队长,我们可是要表演…..”茵茵想要提醒苏三,却被身后的翠翠和几个女人捂住了她的嘴巴,笑嘻嘻的给苏三握了一个小粉拳加油道:“队长最棒,什么样的舞蹈也难不倒队长!”

    苏三闻言笑了,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

    这时候,训练场上一片喧哗嘈杂,山匪密密麻麻,人数超过了万人,大笑声,喊骂声,还有呵斥声此起彼落,交织成一片,让整个黑虎寨都沸腾了。

    “咚咚咚”

    点将台左右两侧的两个牛皮大鼓被敲响了,鼓点越来越密集,紧张的气氛瞬间弥漫了开来,训练场上顿时静了下来,虎头匪开始约束各自手下的山匪列队站好,一行行左右看起,禁止交头接耳和随意走动,违令者拉出去杖毙。

    这是非常严肃的大场合,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再捣乱,因为黑虎寨的大部分高层即将登场。

    随着鼓点急如雨点般落下,一个个黑虎寨高层走上了点将台,坐在了早已备好的大椅子上,顷刻间,大佬的气场弥漫整个训练场,整个训练场一片肃杀,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