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打劫先锋
    “赵处长说了,今晚让那个领舞的女孩过来陪他!”

    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山匪指着女孩中的茵茵给苏三说道,然后斜着眼上下打量了苏三一眼,看到他身边围了一群女孩,眼中闪过忌妒之色,愤恨的道:“你知道不?其实你特招人烦,老子特么都想宰了你!”

    这名山匪神情倨傲,他是赵处长的贴身狗腿子,人里人外都很被人尊敬,平时很多人都叫他一声疤爷。

    此刻他来传话,点名要领舞的茵茵陪夜,顿时吓得茵茵花容失色,其他女孩也愤怒的看向了这名叫做疤爷的山匪,同时哀求的目光看向了苏三。

    “赵处长是谁?让他亲自来跟我说!”苏三笑眯眯的说道,“你想宰了我,可惜你太弱了!”说着,轻轻地弹了弹手指,千蛛万毒手的剧毒用内力无声息的送了出去。

    叫做疤爷的山匪面露怒色,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心口刀割一样剧痛,脸色一变,怒声道:“你给我做了什么?”

    苏三笑眯眯不说话,那副看死人模样的表情让这名山匪心慌惊乱,急忙返回点将台上向一个马脸老者求助。

    这名马脸老者就是赵处长,得到的了刀疤脸狗腿子的回禀,他抬头看向了远处台下的苏三,嘴角掀起了一抹冷漠的笑意。

    “一个小小的保卫队队长,前几日傍了雷震天的大腿,现在竟敢打我的脸,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吧!”赵处长阴恻恻的自语道,然后给刀疤脸吩咐道:“疤脸,安排几个人做了他,手脚干净点……”

    正在这时,他身边的刀疤脸狗腿子忽然喷出了一口鲜血,扑通一声栽倒在了他面前,脸色乌黑一片,已经没了气息。

    点将台上,老金刚郭英正在点将,却突然发现有人死在了点将台上,他的脸顿时黑了,凌厉的目光扫向了赵处长。

    “敢在我主持的大会上行那龌龊之事,扰乱会场秩序,这是争着抢着要给我祭旗啊!”老金刚郭英怒道,他一身内功深不可测,赵处长的小动作他岂能不知道。

    赵处长闻言脸色大变,手指台下的苏三张嘴想要辩解,老金刚郭英已经凌空一掌劈出。

    “噗”

    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飞起,老金刚一把抓住,随手一丢将人头挂在了点将台上的黑虎旗上。

    人头面部还残留惊恐的表情,鲜血顺着黑虎旗的旗杆落下,无头的尸体依旧端坐在点将台的椅子上。

    全场山匪震撼又惶恐,做了大佬又能怎样,大佬的脑袋也会被挂在旗杆上。

    苏三也是一惊,这位金刚老爷子杀性好重,而且实力很强,可以操控内气远距离隔空杀人,比他只会丢血手印牛逼多了。

    苏三身边,一群女人也战战兢兢,不敢说一句话,整整齐齐的站在苏三身后,瞬间全部成了乖乖女。

    老金刚郭英继续点将,将五道黑虎令分别赐给了雷震天等五个匪将,命令他们各自率领三千山匪从明天起出山打劫。

    “今年的冬天可能会提前来,诸位匪将要做好准备,多打劫粮食和物资,确保我们可以安然度过这个寒冬!”

    老金刚郭英郑重的说道,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凝重担忧之色,身后其他两名老金刚这时候也眉头一皱,垂下了脑袋。

    很多老山匪注意到了三个老金刚的神色异常,不由面色微变。

    做匪,他们不怕大周皇朝来围剿,也不怕江湖侠客来替天行道,就怕寒冬,那时候大雪封山,万里生灵绝迹,黑虎寨被困在黑虎山上不能进出,诡异就在这时候发生……

    苏三也不禁心中一阵抽搐,他想到了几天前的峡谷鬼雾,那就是诡异的一种,非常可怕,杀人于无形,防不胜防。他如今摩可真经圆满,拥有了强大的内力,有了跻身于江湖中绝顶高手的实力,但他想起那日的峡谷鬼雾的可怕,依然一阵阵心悸。

    接下来,就是五大匪将点兵了,台下山匪顿时一阵骚动,都满脸渴望殷切的望向台上的五大匪将。

    五大匪将四男一女,包括雷振天在内,均身披铠甲,刀剑在身,浑身煞气腾腾,他们是从业十多年的老山匪,不但打劫经验丰富,而且武功高强,还在江湖中闯荡出了不小的名气,尤其雷震天更是在江湖中名气很大,被称之为“西北震天刀”!

    每一年的秋季打劫运动会中,雷震天所率领的山匪都能打劫到最多最好东西。

    雷震天和苏三早有约定,第一个就选了苏三做他的打劫先锋军,让一些老资历的山匪头目侧目相看,满脸羡慕。

    所有山匪都知道,要想发财买房娶婆娘,就得打劫,而且还要跟对人,平时外出打劫太危险,动不动就小命不保,只有在实力强大的五大匪将的保护下,几千人的山匪军团式打劫,才能既安全又油水足。

    人群中,白鹿和李志兴奋的摩拳擦掌,他们终于可以狠狠地捞一笔了。

    台上,三少当家冷冷的注视着苏三,他这个曾经的狗腿子腰杆子硬了,学会了他全部的本事后背叛了他,如今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雷震天合作,这无异于当众抽他的脸!

    旁边,坐着四少当家,这是一个满脸病态的年轻人,看到三少当家脸色阴沉,顿时嘴角微翘,轻笑道:“老三…..你养的…..好狗….咳咳咳……”话说了一半,已经咳嗽的身子都在颤抖,喉咙里发出风箱一样的呼呼声,仿佛下一刻就要喘不上气来。

    “老四,你的主人都躲起来了,你这只病狗最好小心点!”三少当家冷哼道,四少当家平日里无所事事,只会跟在大少当家身后摇旗呐喊,现如今,他留在大少当家的内应已经告诉他,大少当家一身伤势的从山外回来,现在正在闭关…..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三少当家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机,眼睛眯了起来。作为少当家的他们,都有一支两千人的山匪编制,明天就是秋季打劫运动的日子,也是杀人流血的好日子。

    五大匪将点将一万五千人马之后,,三少当家和四少当家也点齐了两千人马,至此,一共近两万山匪将在明日奔赴山外各处去打劫。

    这是一场年度最大规模的打劫行动,由五大匪将和两位少当家统领主持,将持续到大雪降临的前几天才结束。

    山寨里,剩下的山匪将担负起守护山寨的重任,同时各个内勤部门也将抽调悍匪参与巡逻警戒,三大金刚日夜坐镇,谨防外敌侵入,因为这个时候的黑虎寨大本营空虚,是最危险的时候。

    打劫誓师大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所有山匪都返回各自住处检查武器和各种补给,为明天的出山打劫做最后的准备。

    苏三受到了雷震天的邀请,一起去醉仙楼的包间吃饭,同时商议明天的行程,包间中,还有其他四个陌生的悍匪,他们是雷震天的老部下,跟着雷震天南征北战,打劫了数不清的商旅,积累了赫赫战功。

    此刻,苏三被雷震天郑重邀请,并且还作为打劫先锋,压他们一头,他们早已心中不服,看到苏三走进包间,立刻恶狠狠的瞪了过去。

    “啪啪啪啪!”

    苏三抬手,给四人每人的后脑勺赏了一巴掌,四人连人影都没看到,就扑通扑通全部倒在了地上。

    “三爷,你……哈哈哈……”雷震天脸色微变,想要责怪苏三几句,最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因为他陡然发觉,苏三刚才出手的瞬间,动作太快,连他这个匪将也没有看清,那不是意味着苏三刚才也可以将他击倒,如果苏三要杀他们,他们简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几天不见,苏三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

    想到这里,雷震天看苏三的目光变了,说话的时候也带上了敬意,不再像以前那样随意。但他的心中却满是欢喜,现如今他是匪将,苏三是他手下的打劫先锋,等同于他手中的一把宝剑,这把剑锋芒毕露,不但可以杀敌,还能给他带来无上荣耀。

    “这一次,我重出江湖,西北震天刀将名震西北!”雷震天心中憧憬,想起他曾经行走江湖时遭遇的惨败经历,不禁热血沸腾,与苏三酒盏之间也变得更加热情起来。

    这时候,四个悍匪醒来了,看到苏三都不由脑袋一缩,心中深知苏三武功深不可测,超出了他们太多,心里的疙瘩瞬间消失了,满脸堆笑,轮着给苏三敬酒,变得无比热情起来,外出打劫,身边有一个实力强大,武功高强的盟友,谁都会喜欢。

    几人酒足饭饱之后,雷震天打开了一幅地图,在桌子上铺开来,开始制定打劫计划。

    “我们明天从雪狼峰往东走,那里有一条官道,连接着青城和白羊城,过往的商旅很多,可以先在这里打劫一些补充物资。”

    “长峰山上目前被我们的同行雪狼寨占据着,我们要过长峰山,还要向他们借道,这可得花一大笔钱啊!”

    “三爷武功高强,实力强大,不如由三爷出马,先行一步,出使雪狼寨,看看他们的意向。我们埋伏在雪狼峰下,接应三爷,以防不测!”

    几人商议,最后决定派苏三先行出使雪狼寨一趟。

    “好!我今夜凌晨就出发。”苏三无异议,点头答应,雷震天和其他四名悍匪大喜,有苏三出马,区区雪狼峰不在话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