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月牙泉诡异
    苏三身法轻灵,像黑夜里的鬼魅,在山地间穿梭,腰里只带了一把黑虎刀,其他行囊和包裹都没有带,他在桌子上留了一份信,交代了白鹿和李志两个狗腿子带领他们麾下的两百山匪随后赶来。

    他的速度很快,天蒙蒙亮的时候已经下了黑虎山,踏上了长峰山的边界。

    长峰山是一条很长的山脉,险峻而挺拔,被原始大森林包围着,森林中毒虫猛兽不计其数,哪怕是成名已久的江湖高手也不敢冒然深入,只有其中的一座雪狼峰上有一条山路,可以通过长峰山。

    当苏三来到了雪狼峰的山脚下时,几个赤着胳膊的大汉远远低拉开了弓箭,瞄准了苏三,他们是雪狼寨的警戒山匪,看到苏三面貌凶恶,气势不凡,不由警惕,同时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黑虎寨虎头匪苏三,特来拜访贵寨,想借道长峰山!”苏三抱拳说道,声音中蕴含着一丝内气,带着无法形容的威严,如扩音器一样传了出去,声浪滚滚,所过之处万木枝头晃动。

    几个警戒的山匪身子被这股声浪推了出去,脚步碰到了台阶,一个踉跄蹲坐在了地上,手中弓箭早已断裂,耳膜轰鸣,他们望向苏三的眼神满是惊骇,黑虎寨的虎头匪都这么恐怖了吗,感觉他们雪狼寨的狼头匪给眼前这位提鞋都不配啊!

    同时,在雪狼峰上的雪狼寨中,数十个雪狼寨高层正在开会,陡然一道雄浑的声音从山下传了进来,将他们面前桌子上的水杯都震得齐齐的颤抖了起来,所有人不由齐齐面色一变。

    坐在最中间的一个青袍老者眼中精芒一闪,豁然起身,皱眉道:“黑虎寨中何时又多出了一个内功高手。”他目光扫过众人,面色严肃的吩咐道:“摆雪狼仪仗,奏雪狼寨歌,有贵客上门,随我前去迎接!”

    “是!遵金刚令!”下方的雪狼寨高层脸色一变,被他们的金刚称之为贵客的人,难道是黑虎寨的金刚来了?!

    山脚下,苏三站如青松,纹丝不动,身上有强大的气势流转,这气势有大力龙象功自带的龙象气势,还有他修成了摩可真经的血煞气势,两种气势互相交融在一起,让苏三看起来无比威严。

    他本可以收敛自己的气势,但他没有这样做,在这个只认拳头不看脸的世界,强大的实力展现出来才能得到更多的敬畏。

    前面几个雪狼寨的警戒山匪浑身大汗,他们只是喊了一句来者何人,结果眼前这位黑虎寨大佬就一嗓子大吼,差点震聋了他们的耳朵,接着他们还没有缓过气来,就感觉一股股气势压了过来,让他们几乎爬在了地上,头也抬不起来了。

    这时候,台阶上有脚步声传来,接着,一道苍老却又威严的笑声响了起来:“哈哈哈,原来是黑虎寨的兄弟来了,怪不得今天早晨门口的喜鹊叫个不停。”

    青袍老者大笑着走来,随着他声音落下,爬在地上的几个警戒的山匪感觉一股轻风抚了过去,笼罩在他们身上的气势压力瞬间消失,不由长呼一口气,赶紧爬起来跑的远远地。

    同时,也有一股磅礴的内气涌向了苏三,当面压了过来。

    苏三轻轻地一挥袖袍,一股摩可内气甩了出去,这股内气如血雾一般,迎上了迎面而来的内气。

    “轰”

    两人之间的虚空发出爆炸声,下方青石铺就的台阶受到波及,轰然炸裂,乱石飞溅。

    苏三瞳孔一缩,这位青袍老者内功修为精湛,在他的感觉中,跟黑虎寨的老金刚郭英是一个层级的存在。

    四周,跟随青袍老者下山的雪狼寨高层见状,不由脸色一变,看向苏三的目光带上了敬畏之色,很明显金刚大人已经与这位面貌年轻的黑虎寨高手过了一招,而且似乎不分胜负。

    “晚辈苏三,黑虎寨虎头匪,见过金刚前辈,见过诸位雪狼寨兄弟!”苏三抱拳行了一礼。

    青袍老者见苏三并不狂傲,不由心中生喜,点头笑道:“原来是苏兄弟,没想到黑虎寨竟然出了你这么一位高手,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然如此深厚,我痴长你几岁,名叫孙涛,如果你不介意,不妨叫我孙老哥便是!”

    “好,孙老哥!”苏三爽快的回道,没有丝毫矫情,周围一众雪狼寨高层见自家山寨的老金刚竟然和黑虎寨的一个年轻人称兄道弟,不由心中吃惊,看向苏三的眼神敬意中多了几份严肃,然后也满脸笑意的上前见礼。

    一行人往雪狼峰上走去,老金刚孙涛亲自陪同,一路说笑,所过之处,雪狼寨山匪无不向苏三投来好奇和敬畏的目光。

    在进入雪狼寨的时候,苏三的面前已经铺上了雪白的地毯,道路两边站着整齐的两排精悍的雪狼寨山匪。

    他们是雪狼寨的狼卫,代表着雪狼寨的脸面,身穿白袍,背着长剑,看到苏三一行人过来,齐刷刷的举起右拳贴在了胸口,然后齐声高唱起了雪狼寨的寨歌……

    “跑马溜溜的山上”

    “一排溜溜的匪哟”

    “强健有力的肌肉”

    “漂亮妹妹的爱哟”

    “寨主……哎呦……打劫…..哎呦…….”

    苏三听得无比激动,心情非常澎湃,满面都是红光。看到没,这就是实力强大带来的好处,人家雪狼寨竟然摆出了迎接贵客级大佬的仪仗队来欢迎他,不可谓不给面子。

    回到了会客厅,分宾主坐下,有山匪端来了丰盛的酒菜,老金刚孙涛亲自陪同苏三饮酒,两人畅饮,其他雪狼寨高层也相继给苏三敬酒,酒过三巡之后,提起了苏三此行的目的。

    “马上就要入冬了,我们黑虎寨正在进行秋季打劫运动,我想借道雪狼峰,去东边打劫。”苏三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若能得到雪狼寨的帮助,感激不尽。”

    然而,雪狼寨众高层闻言,都一阵蹙眉,一个个沉默不语起来。

    “孙老哥,这是何意?要多少银两,你说个数!”苏三皱眉道,感觉雪狼寨的山匪很不爽快,像个娘们儿一样吞吞吐吐。

    老金刚孙涛叹了口气道:“不是银两的问题,而是我们现在也出不去了,东边的路被堵死了!”

    “哦?!”苏三讶异,“以雪狼寨近万山匪的实力,再加上孙老哥你和诸位在坐的高手,谁敢堵雪狼峰的大门?”

    “不是人,是诡异!”老金刚孙涛低声道。

    苏三闻言脸色一变。

    “上个月月底,雪狼峰东边的出口处,一个月牙泉发生了诡异,凡是靠近月牙泉的人,都会被一种诡异的力量吸引着走入月牙泉,这些人哪怕被淹死,都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是啊,现在的月牙泉已经变成了死亡之泉,里面浮尸重重,简直像修罗地狱!”酒桌上,一个圆脸中年人说道,他是雪狼寨的大统领,武功高强,在整个雪狼寨威望极高,此刻却满脸忧色,愁眉不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