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雪狼寨危机
    月牙泉下的水域黑暗而浩瀚,所有的浮尸突然睁开了眼睛,仿佛活了过来一样,血红色的眼睛像一个个红色的星点,看向了苏三和老金刚孙涛。

    “不好!快走!”孙涛面色大变,急速上浮,苏三紧跟,脸色阴沉,他们想要离开月牙泉。

    但这时候,面前所有的浮尸都冲了过来,它们的动作很快,速度敏捷,好像不受水流的阻力影响,片刻间无穷无尽的浮尸已经包围了过来。

    “杀出去!”

    两人疯狂出手,但内力在水底下的杀伤力锐减,只有在近距离接触下才能将浮尸彻底击杀,稍微远一点的距离只能击飞,却不能击杀,浮尸瞬间又折返扑了上来。

    杀之不尽,灭之还有,这是苏三此刻心中最大的感受,整个水域都成了血色,到处都是残肢碎体,肠子,脑袋,眼珠子,断掉的手臂,四处漂浮。

    这一刻,无论是苏三还是孙涛,都在竭尽全力的出手,两人的目标一致,就是向上杀去,直到冲出月牙泉,然而,浮尸太多了,两人杀红了眼,视线都被血雾挡住了,依旧距离月牙泉的出口很远。

    同时,在月牙泉外,乱石堆边缘,雪狼寨山匪与浮尸惨烈厮杀,战场在蔓延,雪狼寨调动了所有的山匪来参战,各种武器被运了过来。

    轰!

    火油木在爆炸,大火冲天,将周围的灌木丛林都点燃了,无数的浮尸在烈火中嚎叫,却仿佛不知疼痛一样扑向了山匪,抱着悍匪一起葬身火海。

    嗖嗖嗖!

    强劲的排弩不断发射,箭如雨下,射杀大片的浮尸,地上满是尸体,刀剑弓弩不知折断了多少,大统领陈春满身都是血,脖子上还挂着一根血淋淋的肠子。

    这时候,忽然起风了,天空乌云聚集,挡住了月光,大雨瞬间倾盆而下,所有的浮尸瞬间呆滞,一步步的返回了月牙泉中。

    “不好,金刚大人和苏大人有危险!”

    陈春抬头望天,面色大变,其他雪狼寨高层也惊呼出声,因为经过多日的探索,他们已经知道了浮尸的活动规律,当月光出现,他们就会走出月牙泉,泉水中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然而当月光消失,外面的浮尸就会返回月牙泉,这时候的月牙泉简直就是修罗地狱,无数的浮尸都会活过来。

    “哗啦啦!”

    月牙泉中忽然传来了大动静,一股股血水在喷涌,无数的残肢断体从水中溢出,还有强劲的水流在激荡,将月牙泉中的水掀起十多米高,洒落乱石堆上,全是碎尸。

    “水下的浮尸活了,他们在与浮尸厮杀!”

    岸边,陈春担忧的说道,身边的雪狼寨山匪面色紧张,凝望着月牙泉,没有一个人说话。

    雨越下越大,将四周山匪身上的血水都冲洗干净了,月牙泉位于凹陷的乱石滩,此刻大雨积流,乱石滩很快成了一个大水泊,一些浮尸随着水流冲散了出来。

    “撤回走廊,注意警戒!”陈春下令,所有的山匪后撤,回到了四周修建的避雨走廊之中,俯视下去,仍然可以看到月牙泉。

    月牙泉中的水流还在激荡,不断冒出十多米高的水柱,带着碎掉的浮尸洒落,所有的山匪都知道,水下一定在进行中难以想象的激战,而他们的金刚大人和苏三肯定身陷无比危险的境地。

    水下,苏三和孙涛奋力厮杀,两人已经隐约可以看到月牙泉的出口了,生还的希望就在眼前。

    突然,下方水流激烈震荡,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旋涡中,一个巨手从水域深处轰然出现,向着苏三和孙涛两人抓来。

    这是一只几十米大的巨手,由无数的浮尸密集的堆积在一起而形成,整个手臂上密密麻麻全是浮尸血红的眼睛,它伸手之间,整个水域掀起强大的旋涡,恐怖的压力涌来。

    苏三和孙涛惊骇急退,但四周水流太大,将两人左右分开,一股强劲的水流窜出,牵引这他们的身体进了旋涡之中,同时浮尸巨手落下,两人只感到眼前一黑,彻底就失去了感知。

    水域霎时间变得平静了下来,所有的浮尸闭上了眼,只有一些残肢碎体在水流中飘荡。

    外界,凉亭走廊上,雪狼寨山匪目光紧盯着月牙泉,却陡然发现月牙泉一阵汹涌,接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再无任何动静了,只有雨滴落下,打出一个个水泡随着水流而动。

    陈春见此,面色大变,心中无限悲痛,仰头闭上了眼睛,也不想让麾下山匪看到他的异常,但他心中明白,守护了雪狼寨数十年的金刚大人多半遭遇了不测,再也回不来了。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已经面色如常,眼神自信而冷漠,对身边的两个心腹悍匪下令道:“命令所有人回山寨休息,只留两个小队在这里警戒!”

    “是!”两个悍匪领命而去,临走之前,陈春给了他们一个眼神,两人心中一凛,面色变得郑重起来。

    四周山匪得到了撤退修整的命令,无不欢呼,激战厮杀了一夜,他们早已疲惫不堪,而且身上带伤,被雨水一冲,格外疼痛。

    很快,周围的山匪撤走了,凉亭中,只剩下陈春,还有一干雪狼寨高层,他们目光闪烁,眼神中带着惊慌和茫然。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雨越下越大,风刮着雨,吹得凉亭中也积满了水,整个雪狼峰山下更是水流密集,汇聚成了浑浊的大河。

    “陈统领,金刚大人是不是…….”一个山匪高层问道,打破了凉亭的寂静,其他人也都看向了陈春。

    陈春微微一笑,自信道:“金刚大人武功盖世,方圆千里之内少有敌手,而且还有苏大人陪同,他的实力你们刚才也看到了,现在他们深入了月牙泉,肯定是想彻底解决月牙泉诡异,所以耽搁的时间比较久,不会有事的,大家放心!”

    然而,这群山匪高层不是傻子,非常精明,他们武功不高,却心机深沉,洞察人心。

    陈春看似冷漠如常,但他们看到月牙泉突然恢复了平静,这很异常,金刚大人每次深入月牙泉都会及时返回,不会停留一炷香时间,但如今,时间已经过了快两炷香了,金刚大人还没有回来。

    他们彼此默默对视,皆看懂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月牙泉的诡异越来越恐怖,金刚大人很可能死在了其中,雪狼寨越来越危险了,早日离开这里,另谋生路才是要紧。

    “呀!陈统领,我忽然想起我还有点公务要处理,得先离开一步!”一个山匪高层满脸歉意的说道。

    “哎呀,你不说我也差点忘了,今夜大雨,山寨那边的布防我得去看看,免得又被大水冲垮!”又一个山匪高层一拍大腿叫到,满脸焦急。

    “晤!老夫也得回去一趟了,人老了,老年风湿,一下雨就浑身骨头疼的厉害。”一个老头子龇牙咧嘴的说道。

    …..

    陈春笑眯眯的看着这群雪狼寨高层演戏,除了几个悍匪尚神色坚定外,这些内务高层就是一群贪生怕死的钻营小人。

    “今晚,谁也不许离开这里!”陈春大吼一声,拔出了刀,同时,远处台阶上,先前离去的两个悍匪带着一队白衣狼卫冲了过来,刀剑弓弩齐开,将凉亭包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