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三十年一个轮回
    “陈春,你要干什么?”凉亭中的山匪高层脸色一变,怒声斥道。

    陈春冷冷一笑,大手一挥,冷然下令道:“干什么?将这些废物全给我拉下去,关押在铁笼里!”

    “是!”

    白衣狼卫轰然领命,上前抓人,有高层山匪愤然反击,陈春闪身过去,一刀劈落,斩下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霎时间,没有人再敢反抗,被白衣狼卫扣上铁链手镣,捆绑着带走。

    凉亭中恢复了宁静,陈春长呼一口气,看向月牙泉,沉思片刻,对身边的心腹吩咐道:“严密监视这里,不能让任何人闯入!”

    说完,他疾步离去,走向了雪狼峰峰顶,消失在了雨帘中。

    雪狼寨的守护战神金刚都折损在了月牙泉,寨主如果再不出关主持,雪狼峰就真的危险了。

    雪狼峰顶,被雪狼寨用了数年时间完全挖平,铺成了一个巨大的平台,上面修建了一片密集的建筑宫殿,白衣狼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眼神中精光内敛,都是少有的武林高手。

    “大统领陈春求见寨主,有要事禀报!”陈春站在大殿外的广场上,大声说道,神色恭敬。

    “咯吱”

    沉重的大殿铁门开了,一个白衣狼卫走了出来,行了一礼道:“陈统领,寨主有请,请随我来!”

    陈春脸色一喜,跟着这名白衣狼卫走进了大殿。大殿中灯火通明,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高高地狼头椅上,俯视着陈春,他的面色冷漠,不带一丝情感,目光宁静,不生丝毫波澜,但陈春在面对着他时,却感受到难以想象无形的压力,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他看穿了一般。

    “陈春拜见寨主!”陈春跪倒行礼,却感觉自己被一股温和的力量托住了。

    “无须多礼,山寨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寨主问道,缓缓起身,沿着台阶一步步走了下来,脚步在空荡荡的大殿回响。

    “东山脚下的月牙泉发生了诡异,死了不少人,今天金刚大人和黑虎寨的苏大人苏三冒险进入月牙泉中查探,一去不返,很可能已经发生了不测,如今寨子里人心惶惶,陈春恳请寨主出山,主持大局!”

    陈春抱拳说道,身子躬的很低,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寨主闻言,神色微变,喃喃自语道:“它又来了么,时间过得真快,三十年一个轮回,它果然又出现了!”

    “对了,你说黑虎寨的也有人过来了?他们来做什么?竟然还敢和金刚一同深入月牙泉?!”寨主忽然问道,很是奇怪。月牙泉发生了诡异,非金刚一样的内力绝顶高手不能进入。

    陈春当即说了苏三要借道雪狼峰的事,然后提出他也是一名内力绝顶高手,而且年纪轻轻,就有了与老金刚相差无几的实力。

    寨主听完,眼中闪过讶异之色:“没想到黑虎寨竟然出了如此武学奇才!再过几年怕是整个匪界又多出一名领袖大匪…..哎,可惜了!”寨主叹息,吩咐陈春做好迎接黑虎寨的准备,死了一个武学奇才,而且还是内力绝顶的高手,黑虎寨一定会兴师问罪的,只有将月牙泉的诡异坦诚相告了。

    “在我们雪狼寨的历史上,月牙泉每隔三十年就发生一次诡异,这些年死了太多的人,谁都无法阻止它,内功高手和历代寨主也有人进入月牙泉后,一区不返,金刚和黑虎寨的那位年轻高手苏三不知其中的危险,误入其中,哎!这是我们雪狼寨的一劫啊!”

    寨主叹息,说出了月牙泉的一些隐秘往事,听得陈春一阵呆滞,原来月牙泉早有诡异发生,而且是三十年一次。

    “敢问寨主,既然如此,为何我们雪狼寨不搬迁他处?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对付诡异吗?诡异到底是什么?”陈春问道,面露疑惑之色。

    寨主扫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你实力尚浅,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你只需知道诡异无处不在,搬到那里去都有可能遇到,诡异是杀不死的,遇到诡异,以你的实力,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好了。你先下去吧,月牙泉诡异我自会安排人解决!”寨主说道,陈春闻言,躬身告退,心中却是好奇寨主要如何解决月牙泉诡异,不是说诡异是杀不死的么。

    带着疑惑,陈春下山了,回到了月牙泉外的凉亭里。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东方的天空逐渐亮了起来,朝阳即将升起。

    月牙泉上,浮尸人头静静地飘荡着,乱石堆里,昨夜斩杀的浮尸残肢还有鲜血,都被一场大雨冲的干干净净,阳光照在地上,发出清新的泥土味。

    只是在月牙泉周围的三十米内,飘荡着诡异的神秘气息,这气息看不到也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让一切误入其中的生灵全部迷失神志,自己走向月牙泉,淹死在泉水中。

    这时,凉亭外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却是一个山匪匆匆来报,面色惊慌,说山下有大队黑虎寨山匪集结,正在质问为何我们扣押他们的苏三大人,让尽快交出苏三,否则就要攻打雪狼寨。

    陈春闻言顿时头大,他也想交出苏三,可苏三…….他望了一眼月牙泉,叹了一口气,知道这次的事情大了,人家一个内功高手死在了雪狼寨,恐怕是难以善了了,搞不好会引起雪狼寨和黑虎寨的战事。

    “来人,去请黑虎寨统帅来此一见!”陈春喊道,然后又转身道:“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说罢,陈春离开了月牙泉,向着雪狼峰山脚下而去。

    月牙泉四周,警戒的雪狼寨山匪看到陈春离去,彼此低声议论了起来。

    “昨夜黑虎寨的苏大人和金刚大人进入了月牙泉,至今没有回来,恐怕凶多吉少啊!”

    “是啊,我听说昨天晚上那些高层大佬要离开,结果被陈统领全部扣押了起来,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嘘!小声点,别乱嚼舌头,万一被陈统领的人听到,你们就惨了…….”

    站岗的山匪正在议论,忽然间,月牙泉中水流激荡,接着喷的一声响,冒出了十多米高的水柱,像喷泉一样,冲击的那些浮尸掉落,整个乱石堆上顷刻间落满了尸体。

    警戒站岗的山匪脸色大变,一个山匪头目急忙向山上跑去,同时大声喊道:“不好了,月牙泉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