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三爷归来
    十秒后,苏三复活!

    他一睁眼就一撩阴脚飞起,一招得手,血色骷髅果然又发出“咿呀”一声羞怒的声音,接着更加疯狂的攻击了过来,苏三奋起反击,将内力糅合在各种武学中,外功与内功交融,每一招每一式都杀伤力大增。

    时间飞逝,苏三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他每次复活后实力都提升了一个台阶,这不是修为境界的提升,也不是学会了新的武学,而是他的战力翻倍了,对武道的领悟更深了,招式化繁琐为简单,杀伤力却剧增。

    血色骷髅头击来,他直接简单粗暴的一拳击出,却打的血色骷髅倒飞了出去,而他只是气血翻涌,遭受的劲力被他扩散到全身各处去承担,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被打的飙血三尺。

    苏三察觉到了自身实力的变化,战意越发高昂,逐渐与血色骷髅大战而不败,恶人值补充着内力的消耗,让他的实力永远在巅峰,同时随手之间就能击出内气炸弹,让他的这个“大”的冷却时间变得无限短,从而战力更强了。

    血色骷髅头发出愤怒的“呜呜”的叫声,使劲儿砸着苏三,它只会这一招,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砸,苏三承受着它的攻击,同时也不断反击,最后开始占据上风,揪着血色骷髅头一阵狂扁。

    他的拳头上闪烁着血光,那是摩可内力在运转,让拳头的攻击力更强大,然而打在血色骷髅头上,却发出沉闷的响声,苏三震惊,一个人的骨头可以修炼到这般坚硬的程度吗?那样的人该有多么恐怖强大的肉身!

    “咿呀咿呀…….”

    血色骷髅头再一次被苏三击飞,它在大殿墙壁上载着跟头,第一次流露出惧怕和讨饶的意识。

    “真的服了?”苏三问道,他知道这个血色骷髅头非常古怪,可以听懂他的话。

    “咿呀呀!”血色骷髅头在虚空点头,发出软绵绵的声音,表示臣服了。

    “好,那我们就离开这里!”苏三转身走,血色骷髅头却陡然冲来,狠狠地砸向苏三的后脑勺,苏三早有预料,瞬间转身,一个内气炸弹送了出去。

    轰!

    血色骷髅头被击飞了出去,苏三冲了上去,抓住它一阵毒打,使用最多的就是撩阴脚和猴子摘桃,苏三发现只有这两门武功对这个骷髅头的“杀伤力”更大,每一击都让它发出又羞又怒又无力的怪叫声。

    “服了没?还敢不敢偷袭我?”苏三抓着血色骷髅头问道,血色骷髅头微微弯下了头,表示臣服。

    苏三压根不相信骷髅头真的会臣服自己,它在邪恶的黄泥台中吸收万尸鲜血而生,本身并不是善物,一击砸死了孙涛,还吸干了他的鲜血,分明就是一个邪灵一样的东西。

    此刻,苏三利用血色骷髅头提升了实力,现在他只想借助这个骷髅头离开这里,回到月牙泉外。

    “咿呀呀”血色骷髅头主动表示愿意带苏三离开这里,那积极热情的样子让苏三一阵诧异,怀疑它是不是又想给自己来那么一下子。

    然而,血色骷髅头表现的很到位,它飞到了黄泥台碎掉的地方,触碰到了一个暗门,大殿上方的透明结界忽然破裂了,大水轰然陷落了下来。

    苏三第一时间就抓住了血色骷髅头,提防它在这个时候搞事儿。

    出乎预料的是,血色骷髅头主动往苏三的怀里钻去,同时战栗颤抖的厉害,发出恐惧害怕的意念。

    苏三疑惑,水域陷落,四周压力巨大,他全身的骨头瞬间发出清脆的破裂声,于是急忙向上方游去,冲出了大殿,纵目四周一看,心中却是大惊。

    只见四周水域茫茫,却有一座座大殿矗立,它们跟刚才困住自己的大殿一模一样,如同黑夜里的鬼火,在黑漆漆的水域中发出青幽幽的光芒,一排排不计其数,一直延伸到无尽远处。

    这时候,有大殿中伸出了浮尸凝聚成的巨手,向上探出,从水域中抓走成千上万的浮尸,然后又缩回到了大殿中…..

    苏三惊悚,不敢过多停留,内力在脚底喷吐,形成了两个气旋,顶着他急速上浮,如同喷气式飞船一样,四周有浮尸冲来,苏三双手举起血色骷髅头,所有的浮尸瞬间闭上了眼睛,四散开来。

    苏三心中惊讶,诧异的看了一眼血色骷髅头,发现它正得意洋洋的昂起了头,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

    轰!

    终于看到了月牙泉出口的光亮,苏三一冲而出,掀起数十米高的水柱,带起周围的浮尸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苏三?!”

    “三爷!!”

    苏三刚刚出来,耳边除了刀剑出鞘和弓箭拉弦的声音外,就是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他四顾望去,看见在月牙泉的四周,站满了人,黑虎寨的山匪,雷震天,白鹿,李志,大统领陈春以及众多雪狼寨山匪,他们满脸的不可思议的望着苏三,手中刀剑弓弩都忘了收起,眼中满是呆滞。

    片刻后,众人哗然,黑虎寨众多山匪发出欢呼声,雷震天更是哈哈大笑,白鹿和李志这两个狗腿子也在笑,却同时偷偷地擦了一把眼泪。

    他们一大早就来雪狼寨了,结果被告知苏三和雪狼寨的金刚一起进入正在发生诡异的月牙泉中了,而且已经一夜未归,很可能已经死了。

    身为已经完成了“狗腿子拜大佬”仪式的狗腿子,李志和白鹿当场感觉天塌了,他们刚刚抱上苏三的大腿没几天,怎么苏三就嗝屁了呢。

    “三爷!”苏三走出月牙泉,来到了外面的石阶上,白鹿和李志迎面扑通跪下,眼中满是激动,颤抖的伸出双手,各抱住苏三的一条大腿,轻轻地自上而下摸了一遍,然后再深情地从小腿亲到大腿,一直这样亲了三遍。

    这不是男人之间的某种恐怖交易,而是狗腿子在激动的难以自禁时,想要表达自己对主人的敬畏之情而做出的动作,这个动作是值得尊敬的,被黑虎寨所有山匪所推崇,也被整个匪界所认可。

    “三爷福大命大,连诡异也收不走三爷的命!”雷震天大笑着走来,心情格外欢愉,先前听闻苏三死在了月牙泉中,他差点与陈春打了起来,却没想到苏三竟然安然回返,而且还是从诡异的月牙泉中回返。

    这,简直不可思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