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青城白家
    苏三不清楚雪狼寨寨主用了什么办法消除了月牙泉的诡异,总之在他去探查的时候,发现月牙泉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宁静,在朝阳的霞光里,泉水波光粼粼,几个山匪抬着水桶,在月牙泉边打水洗衣。

    泉水中的浮尸看不见了,泉水下面也再次出现了生命的迹象,一些浮游生物在水域里游荡,仿佛近几日发生的浮尸诡异只是一场梦幻。

    “既然向东走的路通了,我们就按照原打劫计划行动!”雷震天说道,身边的其他四名悍匪都没有异议,苏三自然也点头认可。

    于是,黑虎寨的山匪在吃过早饭后便出发了,黑虎旗浩浩荡荡,彪悍的汉子们一排排前进,在虎头匪的带领下行军,因为整日晨练,他们步履整齐,纪律严明,气势比雪狼寨的山匪更强。

    苏三与雷震天,还有其他四名悍匪骑着高头大马,前面有山匪头目带着一队山匪开路,后面就是整齐的黑虎寨山匪大军,五千人的队伍在山道上行走,看起来极为壮观。

    这里远离城镇,不用担心官兵埋伏,而且山匪中有专门修炼了探听秘术和跟踪秘法的武功高手,他们在方圆十里四处行走,探查一切可能出现的敌情和状况,而一些擅长轻功的山匪一大早就被派了出去,他们负责打探哪里有商旅经过,有多少人,是不是肥羊,需要出动多少山匪打劫…..

    队伍走了几十里,时间到了正午,天上的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大地,虽然是秋天了,这个时间依然很热,很多山匪脱了上衣,扛着刀剑光着膀子赶路,浑身大汗淋漓。

    “报——”

    这时,远处传来一道声音,一个山匪踩着草尖急速奔来,仿佛身子没有重量一样,轻飘飘的速度很快,这是江湖中很流行的一门轻功草上飞,这名山匪显然修炼到了极为精深的地步,身轻如燕,掠过草地,纵身跃起,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跟头,踩一下树叶,轻盈的落在了雷震天和苏三等人的面前。

    “启禀大统领和诸位爷,小的已经探查清楚,在今天下午会有一支从青城赶往白羊城的商队经过,他们是青城白家的商队,除了雇佣了镇南镖局的人马外,还有斧头帮的高手随行!”

    这名山匪单膝跪地禀报,查清了打劫对象,时间,地点以及随行的主要高手人物,显然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老山匪了。

    “瘦猴,干的不错,等干完了这票,多分你一份钱财!”雷震天笑道,这名叫做瘦猴的山匪满脸喜色的告退。

    “如何?几位,这次该怎么打劫?对方人不多,但也不少,镇南镖局的招牌在咱们西北一带可是很响亮的,斧头帮也是青城的地头蛇实力,里面也不乏武功顶尖的高手!”

    雷震天下马,命令队伍在旁边的树林里休息吃饭,他拿出地图,和苏三及其他四名悍匪围坐在一起,商议打劫计划。

    “这还需要什么计划,我们这么多人马,直接埋伏在他们途径的山道两边,等他经过的时候,冲上去干就行了,我不信咱们十个打一个还打不过他们!”

    “对,白家是青城有名的富商,这次的商队竟然还请了镖局和斧头帮,必然钱财不少,这次打劫一定可以大发一笔!”

    “说的不错,我认为可以.”

    四个悍匪相继表达意见,皆认为在人数差距较大的情况下,直接碾压打劫就行,无须战术,排兵布阵那是浪费时间。

    雷震天看向苏三,苏三沉吟了片刻道:“咱们这次打劫,目的地是更远的商道,所以一定要动作快,下手狠,反抗的当场击杀,不用押回山寨,免得分散咱们的实力。”

    雷震天和四名悍匪闻言,皆心中一凛,苏三不愧是三少当家曾经的狗腿子,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心狠手辣,但毫无疑问,这个方法对他们而言,最稳妥和有效。

    有山匪送来饭食,几人吃喝之后,立刻上路,率领山匪飞速赶往青城和白羊城之间的最宽阔的一段山道,然后埋伏了起来。

    …..

    秋风卷着落叶在宽阔的官道上飞舞,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行人影在山道上出现了。

    这是一支庞大的车队,有十多辆拉货的马车,浩浩荡荡一字而行,队伍前后都有精壮汉子护卫,人数超过了百人,当头的一个人手里还挑着一干大旗,旗上写着“镇南”两个威风凛凛的大字。

    在车队的中央,还有三辆带着斗篷的马车,车身华丽,由四匹骏马拉车,两边各有两排骑马的汉子随行,手里握着斧头,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四周,他们的服装与那些精壮汉子不同,但一个个满脸横肉,眼神凶厉,嘴角挂着残忍的冷笑。

    他们,就是斧头帮的高手!

    “听说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长峰山那边的山匪都要出山打劫过冬的食材,所以白家才请了我们来护送这趟货物。”

    “白家也是愚蠢,竟然请了镇南镖局的人,难道不知道他们中有朝廷安插的眼线么,我可知道白家的生意基本都是涉黑的,见不得光。”

    “嘿嘿,他们是怕了那群不要命的山匪,依我看来,山匪也是人,他们要是真的很厉害,还何必躲在山窝窝里,像黄鼠狼一样,哈哈哈….”

    骑马的几个汉子低声议论,咧嘴笑道,手里的斧头被他们随意挥舞,风声呼啸,显露出不俗的武力。

    马车里,几个白家人听得这几个斧头帮肆意谈论他们,一个个都面露怒色。

    “都怪爹爹,请了这些个帮派混混,他们有什么能耐比得过人家镇南镖局,只会吹牛皮说大话,再说了,这里是官道,哪有山匪敢来劫道。”最中间的马车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噘着嘴说道,目光满是叛逆和倔强。

    他的旁边,坐着一个青衣裙子的少女,闻言却是嫣然一笑,摸了摸这个青衣少年的脑袋,打趣道:“那等咱们的白浩弟弟这次相亲成功,以后娶了白羊城城主的女儿,做了上门女婿,一个人出来送货不就好啦!”

    “哼!姐姐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那个青城城主的小公子青无涯今天早晨又来找你了,我估计他这次还会赶过来和你一起送货,说不定现在他就在后面悄悄地跟着呢!”白浩忽然嬉笑道,说中了青衣少女的心事,让她不由满脸通红,捏起小粉拳使劲儿的捶打起少年来。

    “呀呀呀,姐姐你害羞了呀,也对哦,人家青无涯今年十九岁,已经是青城第一年轻高手了,听说内功与外功都得了青城城主的真传,姐姐你喜欢他,也很正常嘛….啊呀!你还打我,难道你想嫁给一个山匪才乐意呀…….”

    两人在马车里打闹,声音清脆又动听,四周压车的白家仆从和护卫队都笑了起来。

    几个斧头帮的骑马汉子却目露奸邪之色,他们可是见过这对白家儿女,两人都长得非常精致,尤其是那个年方十八的姐姐,更是被誉为青城第一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被多少人登门求亲,甚至有不少江湖侠客也慕名求见,他们斧头帮的少帮主更是带了重礼登门,却连人家的门都没进就被拒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