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你就是我的天机
    “咻咻咻…..”

    利箭惊空,如黑色的雨滴一样密集,发出刺耳的尖啸声,打破了官道的宁静,瞬间整个车队乱成一团。

    人仰马嘶,鲜血飞溅!

    “就地防御,是山贼!”

    镇南镖局的领头人大喊,然而除了镖局的人凭借马车躲避防御外,很多白家雇佣的车夫惊慌失措,发了疯大叫着的向官道两边的丛林里逃去,但没跑几步就被乱箭射死在了草堆里。

    血腥气弥漫,惊恐在蔓延!

    “段叔,是不是山匪来了?!”中间的马车里,传出姐弟俩害怕的声音。

    “公子小姐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应付!”白家的老管家段叔说道,然后转头超护卫大喊:“保护公子小姐!”

    他面色严肃,浑浊的眼睛里有精光闪烁,向丛林外的山坡上凝望,心中在琢磨这是那路山匪,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在官道上打劫,而且还出手如此狠辣。

    “大家不要慌,听管家的,山匪也是为了钱财,没有人愿意真的拼命。”白家护卫队队长自信的说道,这是一个壮硕的汉子,留着毛寸短发,左右手双刀挥舞成风,扫飞了所有射来的箭矢,身边很快聚集了一群护卫。

    “嘿,来者不善呐!兄弟们,待会儿打不过就撤,要死也要把命丢在女人的肚皮上,可别丢在这里!”马车两边的斧头帮高手也在出手,他们各自为战,却已经选好了撤退的路线。

    就在这时,箭雨终于停了下来,丛林两边的山坡上,山匪黑压压的呼啸着冲了过来,他们舞着刀剑,在阳光下泛起道道寒光,煞气滚滚,将整条车队完全包围了。

    这时候,无论是镇南镖局的人,还是白家的护卫,都面色大变,他们本以为是小股山匪出没,却没想到会遇到如此大规模的山匪,看着黑压压的人头,至少得上千人,不由心中暗暗叫苦。

    斧头帮的人这时候也一个个脸色难看,他们经常和别的帮派厮杀,可以更清楚的感知到前方这群山匪的强悍。

    这他娘地还是山匪么,看进退有据的阵容,比起青城的护城军也差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前面那个骑着马的光头大汉,小眼睛笑眯眯的,但身上的气势强到让他们仿佛面对着斧头帮的老帮主一样。

    山匪里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高手了!

    几个斧头帮头目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惧意。

    这时候,白家的老管家走了出来,视线从一众山匪的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苏三身上,不由目光一凝。

    “原来是黑虎寨的各位爷,我们是白家的商队,说起来当年我们的白老爷子还款待过贵寨的金刚,今日既然大家遇上了,那也是一场缘分。”白家的老管家段叔笑道,主动套近乎,搬出了不知几十年前的老黄历。

    他看得出来骑着马的苏三是这群山匪的头,气势凛然,一看就是个高手,于是主动拱手说道,“来啊,把东西给这位爷抬上来!”

    旁边,两个护卫抬着一个大箱子放在了苏三等人面前,打开后,白花花的银子恍花了所有人的眼,站在前排的白鹿和李志更是不可抑止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苏三冷哼了一声,这两个没出息的狗腿子,好需要好好调教啊!

    “白银三千两,买个路,也希望能和这位爷交个朋友!”老管家段叔笑呵呵的道,浑浊的眼中满是自信的光芒。

    苏三轻轻咳嗽,扫了眼李志。李志了然,扛着黑虎刀走了出来。

    老管家段叔脸色一变!

    “放下武器,手举头顶,男的站在左边,女的站在右边,排着队,一个个站好喽!”李志手指车队,昂着下巴大声说道,同时一巴掌敲在了段叔的脑袋上,段叔痛叫一声,扑倒在了地上。

    “老东西,给我趴好别动,否则一刀砍掉你的脑袋!”

    车队一阵躁动,镇南镖局的人暗暗对视一眼,握着刀剑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非常犹豫。白家护卫队并肩而立,目光闪烁却强自保持镇定,刀尖指向苏三,他们的家人和孩子都在白家,这时候他们敢放弃白家,不日将面临灭门之祸。

    “哗啦!”

    忽然,中间马车的布帘被掀开了,一个年轻的锦袍公子跳下了车,一个箭步走到了护卫和镇南镖局的人面前,甩手几巴掌打了下去。

    “啪啪啪”

    声音清脆而响亮,留下了几道清晰的掌印。

    “你们找死不成?知道前面的各位爷是谁吗?那可是威名震西北的黑虎寨高手,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了,武器丢下,给我滚,滚回城里去!”锦袍公子怒声道,背过苏三等人,朝着护卫队长眨了眨眼。

    不是所有的官二代和富二代都是智商低下的低能儿,相反他们很多人都受到过良好优质的教育和训练,也见识过大世面,在危机当头,表现的相当出色,只是偶尔在经验上吃亏。

    自家公子的眼神暗示让护卫队长心中一动,立刻佯装满脸羞怒之色的转头就跑,他要回青城去报信,眼看就要跑出山匪的包围圈。

    “嗖!”

    一支利箭横空而过,穿透了护卫队长的脑袋,箭身上的强大力量带着他的尸体冲出去十多米,砰的一声将尸体钉在了一颗大树上,鲜血这时候才落下。

    护卫队长惨叫声都没发出,就死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锦袍公子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脸色苍白,眼中带着惧色的望着苏三,看着他笑眯眯的将手里的弓箭递给身边的一个山匪。

    “在我面前耍滑头,可得付出血的代价!”

    “你……你……”锦袍公子嘴里嘟囔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三下马,摸着他的脑袋笑眯眯道:“小家伙,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没你这么聪明呢,看你也是天生做山匪的料,不如跟我做了山匪吧!我一定好好调教你。”

    “不要!放开你的脏手!我是白家的公子白浩,未来的青城首富,岂能跟你这种偷鸡摸狗的山匪为伍。”白浩一巴掌拍开苏三的手,退后两步,昂着小脑袋怒声喊道。

    “嚯嚯嚯!”苏三笑了,跟三少当家时间长了,他学了很多东西,但最属这种噘着嘴摇着头的笑姿最让他喜欢。

    “等我做了你姐夫,你就会乖乖地跟我做山匪的。”苏三说道,一挥手,李志带着几个山匪冲了过去,从中间的马车里拉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

    她身穿青色裙子,带着面纱,遮住了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双迷人的眼睛,那是一对双眼皮的乌黑大眼睛,有点顽皮,还有点狡黠,正好奇的望着苏三,一点也看不出害怕的神色。

    “嗨!你叫什么名字?”她主动与苏三打招呼,就像街头的校花搭讪帅哥一样,眼睛充满了好奇,灵动的仿佛会说话,长长的眼睫毛一闪一闪,歪着头问苏三,露出了一角洁白动人的脸腮。

    “我有一个名字叫苏三,很多人也管我叫三爷,但我觉得你可能更喜欢叫我‘相公’!”苏三笑眯眯道。

    声音落下,白浩气的满脸通红,放声大骂苏三无耻不要脸。岂料他的姐姐却惊讶的回道:“小时候父亲带我去算命,那和尚告诉我说,我嫁不了富贵,也嫁不了权贵,我问他我家给了谁,他却说天机不可泄露,难道….难道你就是我的那个命中注定的天机?!…..”

    苏三:“…..”

    这个女的有神经病?!脑袋不正常?!

    “来人,把这丫头绑了,带回去给我做媳妇。”苏三下令,“所有钱财搬走,能用的货物拉走,就当是我那白老丈人给我提前下的聘礼了!”

    “哈哈哈,喔吼吼,恭喜三爷!”众山匪起哄,哈哈大笑,开始搬运财务,李志带着一队打劫经验老道的山匪开始给其他人搜身,竟然从看起来身子骨薄弱的老管家身上,搜出了一沓近万两的银票。

    “撤!”

    一声令下,山匪呼喝着撤退,领走之前,不忘抢走了所有的马匹和骡子,还将所有人都绑在了旁边的丛林树干上,给山匪撤退留下了足够长的安全时间。

    “姐姐——!”丛林的树杈上,白浩泪眼模糊的凄声大叫,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姐姐被那个光头山匪抗在肩头带走了。

    他长得俊美,所以被李志特殊照顾,脱光了衣服,让他光着屁股被绑在树杈上叉着两个蛋。

    镇南镖局的人,白家护卫,还有斧头帮的人,以及一些白家仆从,连着绳子绑在树干上,一个个气的嗷嗷大叫。

    秋风卷着落叶飞舞,官道上忽然传来了哒哒马蹄声。

    一个锦衣年轻人骑着白马来了,他背着宝剑,眼神犀利,在经过这片山道的时候,陡然察觉到了异常,刷的抽出了宝剑,警惕的凝望四周。

    “青无涯……青无涯…….救我,救我啊……”远处的丛林里,传来了呼救声,声音很熟悉。

    青无涯神色一紧,提着剑冲了过去,他走的是z字形路线,轻功轻盈又飘逸,很快就出现在了丛林中,但眼前的一幕让他不由大惊失色。

    “白浩!怎么是你?!你姐姐呢?”青无涯焦急的问道,目光扫视了四周一圈,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

    “我姐姐被山匪抢走了,呜呜呜……他们抢我姐姐去做媳妇去了,去做压寨夫人去了…..呜呜呜……”白浩呜咽哭道,泪水顺着脸颊留下,一直流到了蛋蛋上,远远地望去,似乎蛋蛋都在哭…..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忧伤,叫做蛋蛋的忧伤啊!”

    这棵树下,一个斧头帮的高手若有所悟,他也修炼猴子摘桃的武功,这时候忽然悟了,不由哈哈大笑,他的猴子摘桃武功终于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大成圆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