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死城
    静寂的夜里,高大雄伟的城门敞开着,却看不到一个士兵守卫。

    透过门洞,可以隐约看到城中的黑压压的房舍,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也不见一丝灯光,而白鹿在城中发了信号之后,也没有派人出来迎接。

    “进城,注意戒备。”苏三一声令下,率领众山匪走入了城中。

    马蹄声哒哒,踩着青石铺就的街道缓缓而行,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火把点亮,照耀的街道一片通明。

    街道上,没有埋伏,也没有杀气,只有空荡荡的一片,看不到一个百姓,酒楼门口飘荡的“酒楼”旗帜,大门却紧闭着,茶铺外挂着的“茶”旗,但就是没有一个人影。

    “奇怪,这个时候应该是夜市才对,这条街平时很热闹的…..”青无涯低声说道,抽出了长剑,警惕的向四周扫视。

    “三爷,白鹿他们的信号是从那个方向发出的。”李志凑近苏三说道,手指城东一片建筑群,那里有一座高塔,塔顶上镶嵌着宝石,黑夜里也闪闪发光,非常显眼,

    “那里是城主府,也是我家!”青无涯诧异道,当先带头而行,苏三和一众山匪跟上。

    青城的街道并不是很宽阔,平日里往来人流摩肩接踵非常拥挤,但此刻却空荡荡的,看起来非常宽阔。

    青无涯在前面带路,他走得很快,眉宇间有不安和急躁,他感觉今夜的青城太静了,竟然连一个人也没有,就算是城主府颁发宵禁,也不会连个巡逻队也没有。

    “梆梆梆……”街道尽头,忽然传来一阵打更的声音,一停三敲,非常有规律。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打更人的声音响起来了,在静寂的街道上回荡,似乎整个城都瞬间活了过来。

    突然响起的打更声,让青无涯松了口气,也让一众紧绷神经的山匪长呼一口气,死寂的街道太压抑了,他们快要喘不过气来,这时候更夫的声音忽然响起,却让他们感到一阵心安。

    城里至少还有人!

    苏三内力高深,双目精光内敛,可以看得更远,心头却直冒寒气。

    在街道尽头,哪里有什么人影,空荡荡的一片,然而,打更声的确在那里响起,非常惊悚。

    他没有声张,手掌心内力流转,两个内气炸弹无声息间已经凝聚了出来,同时告诫众山匪注意戒备,命令队伍加速前进。

    街道没有阻挡,众人行进很快,片刻后就到了一座高大的府邸前。

    城主府!

    青城的唯一官方场所,是青城的标志性建筑,高大宏伟,朱红色大门,门口青玉柱子上写着苍劲大字,两个巨大的石狮子匍匐两侧,让城主府一看就非常庄严肃穆,却有不失尊贵大气。

    这一番景象落在了众山匪眼里,不由满眼冒光,他们理解不了城主府的高大上的逼格,只觉得的城主府好有钱,太阔气了,富得流油,一个个不由地暗暗直咽唾沫,非常激动。

    “三爷,看来城主府很肥啊,咱们今晚打劫了城主府,就够兄弟们幸幸福福过个年啦!”

    “愚蠢!就知道过年,有钱了先在寨子里落户买房子才是要紧事。”

    “是啊,看来等下得多准备几个马车,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走,小时候我爷爷告诉我,当官的最爱收藏古董字画,那些东西老值钱了,等下咱们都搜刮的仔细点,别漏了!”

    “……”

    青无涯正沉浸在回家的喜悦中,耳边却传来了山匪们激动的议论声,他起先以为是这群乡巴佬苦哈哈在羡慕自己的家世,不由非常自傲的昂起了下巴,但仔细一听……

    卧槽尼玛!这群肮脏的蛆虫竟然在商量打劫自己的家!

    “住嘴,你个死胖子,这是我家,你也想打劫…..你还说,我打死你!”

    青无涯转身暴怒大吼,他身后一个大胖子山匪头目议论的最凶,竟然和旁边的山匪商量着将他家的鸡鸭鱼打劫了都不够,还要组队去刨了他青家的祖坟,说是官宦人家的祖坟里埋得都是宝贝疙瘩。

    “哼!嚣张什么?!你带我们来你家,不是打劫来做什么,兄弟们大晚上的,跟你遛弯呢?”胖子山匪斜睥道,被青无涯浑身煞气所摄,身子一哆嗦,赶紧往苏三身旁靠了靠。

    “废话什么,赶紧开门!”苏三是一个实干的山匪,说得再多不如先抢劫到手,看到青无涯墨迹,不由面色一沉,厉声呵斥。周围山匪见状,都呲着一口大黄牙嘿嘿笑了起来

    青无涯气的脸色一青,苏三这是将他都当做自己的小弟了,打劫自己的家还理直气壮的要自己开门。

    “福伯,开门,我回来了…….”青无涯前去敲门,手掌拍在了大门上。

    “咯吱!”大门却突然自动开了,青无涯的手落在了空处。

    所有山匪都面色兴奋的望了过去,然而瞬间,所有人都齐齐一声惊呼,满脸惊惧之色的倒退。

    大门内,院落中,密密麻麻的尸体堆积如山,一个摞一个,从大门口一直到正殿台阶,全是尸体,有管家的,有护卫队的,还有私兵的,丫鬟的…..所有的尸体脸色发青,满眼都是恐惧之色,瞪大着眼睛,就这样死在院子中。

    “父亲——!母亲——!”青无涯脸色苍白,眼中带着惊恐和茫然,冲进了大院。

    “梆梆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这时候,街头不远处,又传来了更加清晰的打更声,离他们越来越近,仿佛催命的阎罗,苏三脸色一变,急声下令:“全部进府!”

    众山匪也知道情形不对,立刻呼啦冲入了城主府,踏着满院子的尸体而进。李志走在最后面,察觉到苏三脸色不好,心中一动,急忙给大门上了栓,带着两个山匪将院子中的两个石墩抬了过去,从里面顶了起来。

    “砰砰砰”

    大门外,传来了清晰的敲门声,声音很大,敲得顶着大门的两个石墩都在震动。

    死寂的夜里,漆黑一片,城主府内尸体堆积如山,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候却有人来敲门。

    “谁?!”

    “他娘地谁在敲门?!”

    有山匪大声喊道,声音在空荡荡的院落里回荡,门外敲门声不断,就是没有回应,仿佛是鬼在敲门。

    院落中的山匪身子发颤,没人敢去开门,脸上不由自主的带起了恐惧,呼啦一下子退后,同时刀剑出鞘,弓箭上弦,瞄准了大门。

    火把在噼里啪啦的燃烧,肃杀之气在弥漫,尤其是上千山匪同时瞄准一个方向,有一股无形的杀气逼向前方。

    苏三也拔出了刀,刀尖锋芒吞吐,目光森寒,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