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脚趾头也好吃
    “咕噜咕噜”

    苏三的肩头上,血色骷髅头突然发出声音,在静寂的院落里非常清晰,门外的敲门声戛然而止。

    血色骷髅头更加好奇,想要飞离苏三的肩头,冲出大门外去看看,苏三伸手按住了它。

    “待在院落里,大家才能看到你的威武气概,你出去了,谁能看得见,也就没人夸你了!”苏三给它低声说道,骷髅头歪了歪身子,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表示认可,它最在意别人怎么看它了。

    敲门声在血色骷髅头发声后就消失了,同时,苏三听到那打更声也渐渐远去,城主府中压抑的气氛散去,所有山匪已经浑身被冷汗湿透了,这才感觉到拉弓的手酸麻不已。

    山匪们刀口舔血,凶悍狠辣,也见惯了死人,但在这种气氛下,也不由自主的生出骇然与恐惧,刚才的一幕,让很多山匪感觉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清理尸体,大家今夜就在就近的几个大殿休息,等明天天亮,我们拿了东西就离开!”苏三说道,同时叮嘱几个山匪头目:“夜间值班多派几个人,不要分开。”

    “是!三爷!”几个山匪头目躬身听令,转身安排了下去。

    这时候,李志来报,青无涯不见了。他先他们一步冲入了城主府,却很快就消失了。

    “别管他,照顾好自己的兄弟,注意警戒!”苏三皱眉,没有去寻找青无涯,这时候他绝不会因为一个外人而致自身上千名手下身处危险之中。

    不多时,城主府的几个大殿中,灯火亮起,还有饭菜香味飘荡,远远望来,这里成了整座城池唯一的光明之地。

    其他地方一片漆黑,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城中不断传来打更声,却只听得到声音,看不见打更人……

    深秋的夜晚,逐渐起风了,寒潮袭来,有点冷,有悍匪不断打着喷嚏,低声咒骂。

    白小倩这时候已经下了马车,也来到了大殿中,美眸左右扫了一眼,建议山匪们将几座大殿中间的墙壁砸了,大殿连成一片,彼此可以相守互助,顿时安全多了。

    打通后大殿非常宽敞,千人队伍的山匪在其中也不显得拥挤,白小倩教几个机灵是山匪点燃了炉火,关上了门窗,烧的大殿中一片温暖,驱散了深秋的寒意。

    “三娘子不但貌美如花,还聪慧善良,三爷以后娶了你,也是天大的福气啊!”众山匪夸赞,白小倩开心的咯咯咯笑个不停,美眸偷看了苏三一眼。

    苏三听到了白小倩的笑声,咧了咧嘴,他不觉得这个笑声有多好听,只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傻,别人一夸你就乐的找不到北了,简直跟血色骷髅头有的一比。

    收回视线,苏三在大殿中四处巡视,检查每一个角落,确保大殿中的安全,甚至还跃上大殿上的大梁上,仔细检查了一番,然后通知几个山匪头目来商议如何寻找白鹿等山匪。

    “三爷,白鹿发出信号时候应该就在这个府中,但我们来了有一会儿了,刚才有兄弟也发了信号,不见有人回应。”

    “这座府邸占地至少有十亩,而且建筑房舍很多,我们一间间寻找的话,太费时间了,而且分开行动也不安全。”

    “刚才我查看了那些死尸,非常怪异,他们的身上没有伤口,临死前仿佛遭到了极大的恐惧,然后被吸干了鲜血…..”

    说到这里,几个山匪头目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三肩头的血色骷髅头,它们看见过它杀人,刚从月牙泉诡异出来的那一天,就当着众人的面将一个雪狼寨山匪砸死还吸成了人干。

    “咿咿呀呀”

    血色骷髅头发出欢快的声音,非常享受被众人带有恐惧眼神注视的感觉,兴奋的一阵摇晃。如果不是苏三及时摁住了它,它又要摔到地上了。

    “周小吉,你的意见呢?”苏三看向一直沉默寡言的周小吉,这是一个武功不高,却有点军师模样的山匪。

    周小吉被点名发言,瞬间像是被触摸到了g点,兴奋的脸都红了。

    他长呼一口气,酝酿了片刻,压下心中的激动,这才缓缓地说道:“三爷,恕我直言,白鹿这时候还没有回应,很大可能是已经死了。”

    “在座的众人中,除了三爷你能凭借骷髅爷与那些诡异交手外,我们这些人遇到诡异就是一个死字,所以你不能离开大殿,你走了,那么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像院子中那些尸体一样了。”

    话音落下,几个山匪头目都目光一闪,周小吉说出了他们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眼神中也对周小吉这个山匪头目有了认可,只有李志冷哼一声,很不满的扫了一眼周小吉。

    几个山匪头目中,他和白鹿关系最好,两人一同从监狱里出来,并肩作战,一起喝了狗腿子拜大佬的血酒,直到今天,关系亲如兄弟,最想去寻找白鹿的人就是他。

    “三爷,给我一百个兄弟,我去找白鹿,如果我死了,我也毫无怨言!”李志单膝跪地,满眼渴望的向苏三请命。

    苏三沉吟,眼中寒光一闪,沉声道:“今晚谁也别离开大殿,一切等天亮后再说。至于白鹿几人,生死有命,看他们的造化了!”

    “三爷……”李志情绪激动,不甘的追问,扑前抱住了苏三的腿,满眼的哀求。

    “砰!”

    苏三一掌拍出,打的李志栽了几个跟头,然后豁然起身,声音以内力加持,传遍整个大殿道:“今晚谁也不准离开大殿,拉屎撒尿也不行,就在大殿就地解决。”

    “是,三爷!”众山匪感受到了苏三声音中的煞气,心中一颤,齐声回应。

    李志在地上咳嗽着,嘴角带着血。

    “以后再敢质疑我的决定,定斩不饶!”苏三扶起了李志,严肃的训斥道,同时,一股温和的内力流入了李志的身体,将他的伤痛化解。

    李志感受到了身体中的暖流,知道苏三这是在耗费内力为他疗伤,心中感动,三爷其实面冷心热,不让他冒险去找白鹿,都是为了他好,但一想到白鹿生死未卜,他不禁心中难过,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苏三的眼睛。

    不远处,白小倩蹲坐在炉火旁,手臂坏绕着膝盖,素手托着下巴,美眸一直注视着苏三,看到苏三气势汹汹的打了李志一掌,然后又扶起安慰他,不由美眸带笑,眼睛都眯了起来,男人之间的事,真有趣…...

    夜,越来越深了,催人入梦。

    奔波了一天的山匪们都累了,很快就睡着了,大殿中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还有aa的奇怪声音,那是山匪在做春梦,却抱着其他山匪的脚趾头吮吸着,满脸陶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