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鬼气阴毒
    “确认升级!”

    “轰!”

    苏三念头落下的瞬间,身上咆哮着冲出一股强大的气势,搅动四周的空气,卷起了一股龙卷风。

    他的衣衫猎猎作响,经脉中内力流动如大河,发出奇异的声音。

    同时,有一股炙热的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靠近的几个山匪都感到一阵炙热,不由满脸震惊,三爷的武功又精进了,感觉就像有一轮太阳冉冉升起。

    这是大日神功大成的迹象,苏三全身散发出至阳至刚的气息,如日升中天,驱散了寒意,带来光明。

    不远处,斧头帮的老帮主正在教育路小虎,鼓励他吃手掌吞肉肠,却陡然发现了苏三浑身气势大涨的一幕,不由老眼精光暴涨,惊呼一声:“怎么可能?!真的有传说中的顿悟?!”

    江湖传闻,有人一生不习武,一朝顿悟,立登绝世高手之巅!

    苏三站在广场上,一动不动,眼望着明月,满脸的肃穆与沉凝,眼神璀璨又深邃,这不是在顿悟是什么?!

    “呀呀呀,想不到啊想不到,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了,真的见到了有人顿悟。”

    老帮主兴奋的手舞足蹈,却忽然转头抽了路小虎一巴掌,吹胡子瞪眼的怒骂道:“看看人家在干嘛,在顿悟啊!你这个憨货,还想做斧头帮的帮主,让你吃个肉肠你偷扔,让你吃个手掌你哭丧着脸,没出息,你一辈子就这样了!”

    路小虎:“……”

    老帮主的话,伤透了他的自尊!

    他怎么可以一辈子就这样?!他可是要做第二十三代斧头帮帮主的男人!

    他愣了三秒钟,发出了不甘的大吼声!

    然后“嗖”的一下跑到了墙角,捡起那根血淋淋的肠子,扬起脑袋,咕噜咕噜吞咽了下去,然后又拿起那个手掌,咔擦咔擦几口吞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具森森白骨,大手一挥,扔到了老帮主的脚下。

    “啪!”

    骨头碎成了渣滓,溅的老帮主满脚都是。

    老帮主惊呆:“小虎子你……”

    路小虎不解释,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天上的月亮,铿锵有力的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老帮主,别的武功我不会,我只会猴子摘桃,顿悟我更做不到,我能做到的就是‘说到做到’!”路小虎说罢转头,满眼真挚的看向老帮主。

    他的嘴角还挂着鲜红的肉丝。

    老帮主眼中浮现惊讶,欣慰,感慨…..各种情感交织,最后长叹一声:“我斧头帮有你,夫复何求啊!”

    说罢,大袖一挥,将《开山八斧》的武功秘籍和掌门信物玄铁开山斧放在了路小虎的手中,拍了拍他的肩膀,满眼的慈祥的喜爱之色。

    路小虎开心的笑眯了眼…...

    这时,广场的阴影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还有车轱辘滚动的声音。

    一辆马车缓缓驶过来了,带着阴森森的气息,仿佛从鬼域穿过人间而来。

    黑色的马,红色的眼,拉着黑漆漆的车,车夫是一个带着草帽的中年人,看不清脸,车内点着灯,灯光映照出一道婀娜的倩影。

    这是那架鬼马车!

    “咯咯咯……”

    马车中传出银铃般清脆的少女笑声,在夜色深沉的广场上,却无比阴森,

    苏三目光一凝,斧头帮老帮主脸色一变,一巴掌堵住了还想说话的路小虎的嘴。

    “进塔里去!快!”

    老帮主急声说道,话刚说完,前面的广场上已经爆发了战斗,肃杀之气激荡四方。

    苏三出手了。

    “铿”

    右手向后一抓,武库石塔门口,李志手里的刀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走出鞘,化为一道流光飞走,发出激昂刺耳的刀鸣声。

    “唰”

    刀入手,刀芒斩,斩断夜色!

    血色的摩可真经内力与白色的大日神功内力如红白彩带,交织在一起划破了虚空,延伸十米外,击落马车上!

    “轰”

    马车炸裂,化为一团阴雾,将苏三淹没。

    “唰唰唰”

    苏三连斩数刀,至阳的刀芒弥漫,阴雾仿佛万年寒冰遇到了阳光,虽然在消融,却慢如龟速。

    苏三见此,心中一沉。

    大日神功的至阳内力与鬼物的阴气相比,无论是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差距太大。

    同时,阴雾中有锋利的爪子袭出,四面八方向他的全身各处击来。

    苏三运转大日神功,至阳的内力在燃烧,却依旧无法抵挡,瞬间全身上下都是伤口,血肉模糊。

    有一道道阴气在伤口处弥漫,钻入他的肺腑,接着侵入他的脑海,无尽的冰寒与寂冷袭来,恶鬼的幻想丛生,仿佛坠入了阿鼻地狱。

    这是阴毒!

    苏三大吼,掌心凝聚出一颗核桃大小的内气炸弹,洁白如雪,像一个灯泡一样刺目明亮,散发着炙热的气息。

    这是大日神功至阳内力凝聚的内气炸弹,苏三丢了出去,轰的一声,内气爆炸了,将弥漫的阴雾瞬间炸爆开来,虚空都出现了一刹那的清明。

    广场上被掀起一个巨大的深坑,石砖碎裂迸溅。

    “啊——”

    阴雾中,有一道凄厉的叫声传出。

    苏三被阴气侵入身体,至阳内气都无法消融,身子发冷,脸色一片青白,他咬牙提刀,一连数刀斩出,将刚刚重聚显化出的马车再次粉碎。

    几秒过后,马车再次显化,这时候的马车无比虚淡,仿佛一阵风都能吹散似的,车夫头顶的帽子不见了,马车中的灯影惨淡,那道婀娜的倩影披头散发,模样狼狈。

    苏三见此,脸色凝重,与鬼车隔了十米相望,谁也不动弹一下,静静地对峙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阴气与杀机。

    他握刀的手在颤抖,虎口已经裂开,鲜血顺着刀锋滴落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嗒嗒嗒”

    马车动了,转了个弯,却绕开了武库石塔,向远处走去,那里有坚固的城主府高墙,它却穿墙而过,嗒嗒的马蹄声逐渐远去…..

    “哦吼哦吼!”

    “三爷威武,三爷赢了,三爷无敌,打退了鬼车!”

    一群山匪欢呼,无比崇拜与敬畏,三爷连鬼物都能打退,还有什么能阻挡三爷的刀锋!

    “哐当!”

    忽然,苏三手里的黑虎刀掉在了地上,发出清晰的声音。

    满场欢呼瞬间一滞!

    “三爷!”

    李志,白鹿,和周小吉等一群山匪脸色一变,急忙涌了过来,赶紧伸手搀扶摇摇晃晃的苏三。

    然而,当他们触碰到了苏三手臂的一瞬间,顿时一个个惊叫一声,仿佛触电一样急速缩回了手,满眼恐惧的后退。

    苏三的身体像一块寒冰一样,冰冷异常,刚一碰触,差点冻伤了他们的手指。

    “三爷,你…..你……”李志颤声,与一群山匪满脸惶恐,不知如何是好。

    苏三脸色青白,像厉鬼一样可怖,他的手臂在冒白雾,尤其是全身的伤口处,冒出一股股渗人的寒气。

    一群山匪满脸茫然又惊慌,想要帮助苏三却不敢靠近,苏三身上的寒气更加浓郁了。

    这时候,他的眉毛上,头发上,已经结了一层白白的寒霜,衣服上像是落了一层冰,轻轻一抖,还有冰渣掉落,看起来无比凄惨渗人。

    这不是真正的寒冬季节的天地寒气,而是阴寒之气,是鬼雾侵入伤口后引发的阴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