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黑暗退去,黎明到来
    鬼气阴毒无比恐怖,连内力都无法抵抗,苏三的伤势更重了,看起来马上就要挂掉了,众山匪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怕什么,死不了!”苏三喘着气艰难地说道,一张嘴,冒的都是白茫茫的寒气。

    “快走开,让我看看!”

    斧头帮的老帮主满脸急切的走了过来,硬是要帮苏三疗伤。

    “老夫内功深厚,百年内力,给你疗伤绰绰有余,我——”

    他说着,探手抓住了苏三的手腕,一瞬间,脸色一变,从苏三的手臂上,一股无比森寒的寒气侵入了他的手指,并且很快的侵入了经脉,向他全身各处扑袭而来,他的内力竟然抵挡不住!

    “啊——”

    老帮主惊恐大叫,急忙盘坐地上,嘴巴张了一半,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整个人端坐在地上,急忙运功抵御寒气,头顶上瞬间冒出一股股稠密的白雾,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老夫百年功力,竟然有一种要死的感觉!!!”老帮主心中哀嚎,他还没活够呢。

    “老帮主,你一定要挺住啊,你还没给我灌顶你的内力呢,你要是死了,百年内力不就全部浪费了吗?呜呜呜…..”旁边,路小虎围着老帮主哭嚎,满脸伤心与担忧,却气的老帮主眼睛喷火。

    苏三让众山匪退开,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向武库石塔的二楼。

    “守住武库门口,我要闭关疗伤,不得打扰!”苏三说道,声音冰寒,脚步所过之处,地面上,台阶上,留下了一个个白色的寒冰脚印。

    “是!三爷!”众山匪齐声应道,急忙围在了武库石塔的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将这里保护的铁桶一般。

    事关苏三生死,没有谁敢大意,刀剑全部出鞘,弓弩拉弦如月,白小倩想要去楼上看苏三,被众山匪的刀锋给逼退了回来。

    “三爷说过,再美的女人死了也是一堆臭肉,再长的大腿玩腻了也是一副炮架,三娘子,你也不例外!”

    “速速退后!”

    白鹿说道,带着命令的声音很是冰冷,眼中含着杀气,刀剑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白小倩吓了一跳,摆了摆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走远,然后低声嘟囔骂道:“我才不是炮架呢,哼!希望老天保佑,让那个可恶的家伙最好死了吧,谁叫他那么坏,既然把我绑走了要做压寨夫人,却在刚才还把我弄哭了,哭的好伤心,哼!”

    说着,她蹲坐在了地上,手托着下巴,美眸凝望着月亮,轻声自语道:“他死了,我陪她一块死也好,反正这个世界上也没啥亲人了,咯咯咯…..”

    她笑了,笑声无比凄凉,一群山匪听到了,都不由心中悲酸。李志和白鹿,还有周小吉等几个山匪头子低头商议,决定等回到寨子里,就劝说三爷娶了三娘子,莫要辜负了这么一个大美人。

    石塔二楼。

    苏三闭目盘坐,全力运转大日神功和摩可真经,他发现摩可真经的内力对鬼物的阴毒没有丝毫抵抗力,只有大日神功至阳至刚的内力才对阴毒有效,但仅仅是一丝细微的效用而已。

    大日神功的内力一**冲击出去,却被阴毒寒气逐渐蚕食,仿佛蚍蜉撼大树,两者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这不但是量上的区别,更是质上的差距,两种能量不在一个等级上!”

    苏三强忍着阴毒寒气侵入,生机在快速流逝,但眼神却更加明亮,他在感悟内力与阴毒寒气的差距,有了新的领悟。

    “如果将大日神功的内力放大十倍,百倍,千倍,是否就能与阴毒寒气对抗?!”苏三的眼神更亮了,他想到了那日从红灯笼上吸收的阴魂能量,恶人碑给出了可以升级武功等级的提示。

    “也许,大日神功可以有第十层,第十一层,甚至第十二层……”苏三呼吸急促,心情激动,他已经想到了对抗鬼物阴气的方法。但生机在急速流逝,身体变得麻木,失去了知觉,脑海开始混沌。

    “咔擦!”

    这时候,全身的阴毒寒气彻底爆发,将他冻成了一个冰人,然后咔擦一声碎裂,变成了一地的冰凌渣子。

    苏三死亡!

    十秒后,苏三复活,精气神恢复到了巅峰,全身无一伤口,眼中神采奕奕,瞳孔深处满是兴奋。

    这一次与鬼物的交手,让他体会到了鬼物的强大,阴毒寒气的恐怖,最后更是冰冻而亡,却以死亡的代价,找到了一条可以与鬼物对抗的路。

    “大日神功只有九层功法,利用恶人碑推演升级,让这门功法晋级,威力变的更大,也许可以更有效的增强对鬼物的杀伤力。”

    “我需要恶人值,我更需要阴魂能量!”苏三眸光闪烁,思索如何才能得到大量的阴魂能量。

    恶人碑上,显示他只有五十阴魂能量,大日神功的后面没有任何可推演或升级的提示,显然阴魂能量不足。

    这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接着,楼梯口红光一闪,血色骷髅头出现在了苏三的面前。

    “骷髅爷,三爷在闭关疗伤,不能打扰……呃?!三爷,你的伤好了?!”李志和一群山匪急忙追了上来,却惊喜的发现苏三伤势恢复,浑身没有半点伤痕。

    “都退下吧!”

    苏三挥挥手,屏退了众山匪,看向了血色骷髅头。

    “咕噜咕噜,咿呀咿呀哟…….”血色骷髅头发出一连串古怪的声音,在给苏三说着他追那道绿影的经过,苏三一句都没听懂,就感觉到它情绪非常激动,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般。

    “咿呀——”最后,血色骷髅头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声,无精打采的垂下了脑袋,苏三这才明白,这家伙一定是无功而返,被那绿影给逃跑了。

    “没关系,是你太厉害了,才吓跑了它!”苏三摸着血色骷髅头,给它安慰,顺便给它夸赞,血色骷髅头顿时欢快的在虚空转起了圈圈,发出喜悦的咿呀咿呀声。

    苏三微笑,下楼去找斧头帮老帮主,想要打听鬼物阴魂的消息,然而下楼后,却被众山匪告知,老帮主刚才伤势恢复后,带着路小虎不辞而别,还抢走了周小吉手里的一幅画轴。

    “三爷,请你责罚,我没有保护好画轴,被那可恶的老头给抢走了!”周小吉跪在苏三面前,低着头,双手高高举起一把匕首,周围山匪都满脸担忧哀求之色的看向了苏三。

    苏三扶起了周小吉,没有责罚他。老帮主武功高强,内力深厚,而且能在青城灭绝的时候活下来,定然有自己的秘密,他要离开,苏三也拦不住。

    “天快亮了,吩咐下去,准备出城!”

    苏三下令,同时让各个山匪头目准备带走整个城主府的钱财,古董,宝物以及大量的食材,众山匪早就在等这一刻,闻言无不欢呼,眼睛发出贪婪的光芒。

    打劫与掠夺才是匪的天性!

    东方的天空已泛起鱼肚白,恐怖的夜色正在退去,黎明即将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