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一人,一狗,一灯笼
    长长的街道上,空无人影。

    满地都是残肢碎体,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气息,几只乌鸦飞来,围在一颗裂开的脑袋旁,挑挑拣拣,啄食着最嫩最好吃的脑浆。

    “滋滋滋!”

    苏三拖着黑虎刀走来,刀锋在地上摩擦,带起一串串火星,发出刺耳的声音。他的身后,浮尸遍地,鲜血与碎肢随处可见。

    “为了阴魂能量,我见一个杀一个,绝不浪费!”苏三举起了刀锋,看向左侧的一条小巷子。

    这是一条偏僻的巷子,两边的房屋很是旧破,屋瓦都被烟熏的黑漆漆的,地面坑坑洼洼,远没有其他街道巷子那么宽阔和平整。

    然而,就是这条巷子,却有一群行尸咆哮着从巷子里冲了出来,约有近千数,加入了主街道上的行尸大军,一起朝着街道深处跑去。

    苏三的眼睛亮了,跃上屋顶,刀芒吞吐,准备收割这波送上门的阴魂能量。

    然而,就在这时,队伍最后面的近百个行尸忽然慢了下来,还互相打着手势,行迹鬼鬼祟祟,它们越跑越慢,到最后,竟然一个转身,猛然朝着城门方向跑去。

    “嗯?!行尸进化了?!”

    苏三一惊,行尸竟然还懂得打手势这么高深的动作,他不由悚然,刀芒横空,从屋顶上落下,锋芒的杀气席卷而过,斩向前面冲来的这百来个“进化了的行尸!”

    “啊——!”

    “三爷——!”

    这群行尸惊叫,苏三手中刀锋一转,劈斩在了旁边的酒楼上,二层高的酒楼被一刀劈的轰隆隆倒塌了。

    “你们….你….你是周小吉?!”

    苏三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小吉脱下了一件行尸的衣服,还将脸上,脖子上还有身上的行尸腐臭的血肉给擦掉,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嘿嘿!三爷,正是小吉吉!”

    周小吉嘿嘿笑道,脸上带着自得之色,回头挥挥手,身后的一群行尸也纷纷脱下外套,擦掉了脸上的腐臭的血肉,露出了一个个黑虎寨山匪的模样。

    苏三瞪大了眼睛,仔细感应观察,他们的确是活生生的人,充满着生命的气息,不是行尸。

    “早上弟兄们都被打散了,到处都是死尸,我们被一大群死尸追杀,逃进了这条巷子,冒险将死尸的血肉涂抹在身上,混在了它们当中,直到刚才逃了出来。”

    周小吉眉色飞舞的解释,身后的一群山匪都满脸的敬佩之色看着周小吉,如果不是周小吉的这个主意,他们早就死了。

    “周小吉,表现的很好,等回到山寨,我给你开表彰大会大赏你!”

    苏三赞道,周小吉的表现让他颇为意外,这是一个武功不高却机智如妖的山匪,值得重用。

    “三爷,小吉吉不要赏赐,只求能做三爷的狗腿子!”

    “李志和白鹿是三爷手里的刀,小吉吉愿做三爷手里的鹤顶红,为三爷清扫障碍,见血封喉!”

    “求三爷成全!成全小吉吉做您狗腿子的梦想!”

    周小吉双膝跪地,连磕三头,碰碰有声,抬起头来时额头已经渗出了血迹,但眼中满是狂热和期待。

    第一次,他在醉仙楼跪求做苏三的狗腿子,磕破了额头,却被当着众多山匪的面拒绝了,今天,他再次跪地求做狗腿子,额头也已然见血。

    苏三长呼一口气,他被周小吉一颗做狗腿子的心打动了!

    于是,双手扶起了周小吉,肃然道:“我的确还缺一味鹤顶红,等返回山寨,召集众属下,我为你举行一场轰轰烈烈的狗腿子拜大佬仪式,为你正名,为你加冠头目带!”

    “谢三爷!请三爷放心,小吉吉一定是三爷手里最毒的鹤顶红,见血封喉,灭杀一切敌!”

    周小吉再拜,激动的双目泪光闪烁,满脸幸福自豪的笑容。

    身后,众山匪无不羡慕,给周小吉送上了谄媚至极的恭贺。

    苏三没有时间再耽搁下去,让周小吉尽快离开青城,然后急速追着行尸的脚步向青城深处而去。

    看着苏三的背影消失在了街道外,周小吉回头,扫视了一下空荡荡的街道,没有发现一个行尸的影子,不由心头一动,看向其他几个山匪,几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同样的神色——疯狂与贪婪。

    “动作要快,装满了车就走,不要停留!”

    “去那个大宅子,那是白家大院,肯定有金钱财宝无数,兄弟们发达的时候到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穿着行尸的衣服,再把它们的血肉涂上一遍…..”

    ……

    几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里响起,片刻后,变成了一群行尸,急速的窜进了最近的白家大院….

    苏三沿着街道,追着一大群行尸,来到了青城的深处。

    这里,是青城的市中心,有一个宽阔的广场,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座雕像。

    那是大周皇朝第一代先祖的雕像,威严无双,下面摆了香炉,每天清晨都有官员在这里诵读大周皇朝的辉煌历史,同时还要焚香祭拜,歌颂大周盛世平安。

    然而,这一切都过去了!

    如今,那位穿着大周皇朝官服的官员,已经成了一名行尸,此刻正站在雕像下,怀抱着提着一只血淋淋的大腿在啃吃。

    那是一个男人的大腿,很粗,腿毛又长又黑,他却吃的很香,血水飞溅,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完全忘记了他过去的站在这里,诵读历史,被万众敬畏注视的神圣的情景。

    广场上,行尸密密麻麻,潮水一般向前蜂拥,似乎最中央的地方有着最新鲜的血肉在刺激着它们。

    苏三扬起了黑虎刀,刀锋寒光闪烁,想从后面开始收割这些行尸,却忽然动作一滞。

    他感受到广场上有几股非常强大气息在游走,似乎在监视着广场四周。

    苏三心中一凛,收敛气息,悄无声息的杀了一个体型高大的行尸,将它拖进了一间屋子,脱了它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又破开它的肚子,将血肉涂遍全身和脸上……

    片刻后,一个光头行尸从屋子里出来了,脖子上挂着肠子,走路摇摇晃晃,双臂在虚空乱舞,挤入了广场上的行尸群中,然后一步又一步的挤向了广场最中央。

    周围的行尸不断发出低吼声,却被一个高大雄壮的光头同伴挤得栽跟头,它们爬了起来,乱吼一阵,茫然的继续向前蜂拥。

    苏三挤在行尸堆里,忍着刺鼻的腐臭味,来到了广场最中央,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只见广场中央,搭建了一个几十米大的圆形祭坛,祭坛的外围,有八个洞口,磨盘大小,入口处挂着一个旋转的飞轮,如同风扇一样。

    飞轮以锋利的刀刃组成,转的飞快,寒光四射,周围行尸一个个蜂拥过来,被飞轮切成了肉泥,掉入了下面的洞中。

    洞中的肉泥没入祭坛下,祭坛逐渐发出血色的光芒,汇聚出了一幅鲜红的地图。

    地图很繁复,苏三认不清那是什么地方。

    祭坛旁边,还有一个高台,上面摆着三个椅子。

    椅子上,坐着一人,一狗,一灯笼。

    人是活生生的人,穿着白袍,身上散发着白色的光晕,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面貌。

    狗是一个黄毛土狗,目光威严,身上有邪异的气息流转,毛发像一根根钢针一样坚硬。它靠在椅子上,椅子后背被它的毛发扎的密密麻麻都是洞。青无涯垂首站在它的身后,身子前倾,满脸恭敬。

    灯笼是一盏白灯笼,比苏三之前山路上碰到的两个灯笼还大的多,笼罩着强烈的阴气,在它的后面,有一个黑衣女子躬身而立,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的马车,站着一个中年车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