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黑虎寨大变
    苏三回到了官道上,命令队伍立刻开拔。

    山匪们看他脸色阴沉,也不敢多说话,只能低头赶路,小心翼翼。

    紫衫女子被捆绑在一个板车上,随着马车前进,由两个老山匪看押,她多次找借口去解手想逃走,甚至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想博取同情,结果都被无情的拒绝了。

    “小妞,省点心吧,我和老黑对女人不感兴趣!”

    两个老山匪严肃的训斥道,发光的眼睛却始终不离她的大胸和大屁股,那理直气壮的谎言气的紫衫女子直瞪眼睛。回想自己在天狼寨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威风场面,不由眼眶发红。

    武功高强的老金刚没有逃掉,死在了山林中,剩下的几个天狼寨擅长轻功的山匪逃走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将她被绑架的信息送回去,或者他们为了逃脱责任,根本就不回天狼寨了,自己…..自己怕是要永远留在黑虎寨了,到时候被某个臭男人强行洞房叉叉了,做了山匪媳妇,再生一窝小山匪,整天围着她叫匪娘,好可怕……

    “呜呜呜…….”

    紫衫女子悲从中来,眼泪簌簌,像断了线的珠子,呜咽哭泣的声音,伴随着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在官道上一路回响。

    ……

    返回的路,苏三听从了周小吉的建议,绕过雪狼峰,再沿着官道绕一个大圈,从后山返回黑虎寨。

    这天下午,雨终于停了,天还是阴沉沉的,队伍经过了一片树林。

    几天前在这里,苏三与雷震天分兵,他选择去洗劫青城,而雷震天则带着他的队伍继续往东走,去更大的商道打劫。

    熟悉的树林,熟悉的空气,如今却一片狼藉,很多树都被大火烧过,下了一场雨,地面黑乎乎一片。

    在树林边的沟渠里,一具具烧焦的尸体泡在泥水里,沿着道路往前走,尸体越来越多,很多尸体上插着箭,满身刀剑伤痕,显然这里有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死了很多人。

    “注意警戒!”苏三说道,三个狗腿子立刻行动了起来。

    白鹿带了山匪警戒,李志带人去周围查探,周小吉则眯着眼向四周观望,时而附身烧焦的树干旁摸索,时而拉起一具死尸仔细查看,眼中不时有精光闪烁,脑海中在给苏三分析着造成眼前情况的多种可能。

    做狗腿子也是技术活,要懂得分工合作,效率第一。

    很快,李志回来了,脸色难看,低声给苏三回禀道:“死的人大多是咱们黑虎寨的弟兄,与他们拼杀的是青城的官兵!”

    周围山匪一阵骚动,气氛多少有点低沉。

    官兵,是每一个山匪的天敌。

    山匪抢劫,有两怕,一怕官兵,二怕侠客,死于侠客就叫死于江湖,临死前还能大吼一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会受到江湖儿郎的敬仰。如果落于官兵之手,还被人家提上斩头台,那就是给祖宗丢脸的事了。

    匪寨里如果出了这种事,公关团队会立刻紧急出动,第二天就会在各大城镇的茶楼酒馆里,听到说书的说上一段江湖侠客伪装官兵,杀山匪报仇的故事。

    周小吉是一个善于分析和推断的山匪,武功不高,但在苏三的山匪队伍里,威望不下于李志和白鹿,此刻,他听了李志的话,立刻朗声分析了起来。

    “那天,雷震天和三爷兵分两路,带着山匪先咱们一步离开,怎么会遇到官兵?而且打不过不知道逃吗,竟然死了这么多人!”

    “这其中,定然有问题!”

    周小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直指问题的要害。

    苏三沉吟,雷震天可不是没有打劫经验的菜鸟,身为黑虎寨五大匪将之一,他绝不会犯这种错误。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才使的他不得不原路返回,还与官兵遭遇大战一场。

    “难道是寨子里出了事?!”

    苏三心中一紧,想起了张绣娘在三天前给他的秘信,难道黑虎寨真的出了大事。

    “速速启程,回返山寨!”苏三下令,众山匪看苏三面容严肃,心中一凛,猜测很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事,就急忙吃了几口干粮,收拾东西,再次出发。

    队伍走的很快,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已经可以远远的望见黑虎山了。山匪们都露出了兴奋激动的神色,队伍里也开始有了说话声和谈笑声。

    只有紫衫女子脸色苦闷,望着气势雄伟的黑虎山,她不由的担忧,不知道回到黑虎寨,迎接她的是什么命运,心中在一遍遍的祈祷,希望她的父亲能尽快收到消息,救回自己。

    苏三神色没有多少放松,反而更加警惕了,因为他没有看见在外巡逻的山匪喽啰,也看不到黑虎寨的暗哨。

    于是,他内力灌注双耳,侧耳倾听黑虎寨的动静,他内力深厚,可以听到很远的声音…..

    猛然间,他身子一僵,脸色大变。

    在那黑虎山上,隐约有一阵阵喊杀声传来,夹杂着轰隆爆炸声,听起来战斗非常惨烈。

    这时,从黑虎寨的山道上,跌跌撞撞的跑下来一个人,浑身是血,后背还插着一根箭,看到了苏三一行人,急忙大吼:“快!快去雪狼寨搬救兵!黑虎寨大难,被阳城官兵围剿!”

    众山匪都吓了一跳,脸色大变。

    苏三一步跨出,扶住这名重伤的山匪,仔细一看,他竟然是赵虎。

    一名悍匪竟然重伤到了如此地步,黑虎寨的战况该激烈到什么地步!

    苏三的手掌按在赵虎的身上,吐出一股绵绵的内力帮他止血,疏通了内伤,赵虎脸色渐渐红润,认出了苏三,不由扑进了他的怀里,嚎啕大哭。

    “黑虎寨完了,弟兄们全死了,在你们外出打劫时候,大少当家背叛了黑虎寨,与官兵里应外合,趁着黑虎寨空虚,攻破了山寨,皇甫瑶毒杀了寨主,三大金刚两死一伤……”

    “五大匪将昨天回援,被一帮江湖侠客偷袭,逐个击破,死的死,降的降,我们黑虎寨两万兄弟,伤亡殆尽!”

    赵虎哭道,满脸泪水,身子因为气愤和悲痛而剧烈颤抖,嘴里忽然咳出了一大口血。

    苏三急忙给赵虎疗伤,然后率领众山匪避开了上山的路,找了一个偏僻不易发现的地方商量对策,留了几个机灵的老山匪在外警戒。

    “战斗是前天夜里突然爆发的,大少当家的防区出了问题,他与官兵里应外合,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很多兄弟在睡梦中就被杀了!”

    “寨子里是万万不能再去了,如今除了阳城的官兵外,还有以绝情谷与天剑派为首的江湖侠客,敌人的数量达到了五千多人。”

    赵虎详细说道,脸色悲伤,如此强大的敌人,而且早有预谋,黑虎寨如何能敌。

    “他们有装备精良的武器和铠甲,还有几个内功高手带头,如今三大金刚只有郭老一人活着,其他两个金刚都战死了!”

    ……

    赵虎将寨子里发生的事详详细细的讲了出来,众山匪听的心中又怒又悲,还有一股无处可去的迷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