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金刚一怒,尸横遍野
    黑虎殿外,伏尸遍地,雨水都成了血色。

    吴涛依在门框上,满眼呆滞的看着苏三杀得敌人亡命奔逃,不由大为震撼,黑虎寨什么时候有了如此高手,他竟然不知!

    看到苏三向他走来,吴涛赶紧站直了身体,双手背负,下巴45度角微扬,脸色急速调整,表情迅速定格为高冷状,嘴角挂起似笑非笑的笑容。

    这是他平日里在黑虎寨的招牌式表情。

    作为黑虎寨情报处的处长,此笑容是他用了五年时间千锤百炼而成,具有高深莫测的威能。

    此表情一出,跟他同级的大佬立刻笑脸相迎,高他一级的大佬也马上露出赞许的笑容,而低他一级的山匪则往往满脸敬畏的点头哈腰,做出了聆听教诲的低姿态。

    “你叫苏三?是一名虎头匪?”吴涛问道,嘴角挂起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相信此表情一出,再配合他温和而不失威严的语气,绝对可以震慑这个虎头匪。

    苏三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吴涛一眼,问道:“你是情报处的处长?负责黑虎寨情报信息?”

    吴涛傲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愠怒苏三的态度。

    “官兵围剿黑虎寨,你没有收到半点消息?”苏三问道。

    吴涛脸上羞怒之色一闪,脑海中顿时闪现出官兵攻打黑虎寨时,很多人指责他是聋子瞎子的画面,不由冷哼道:“我怎么知道,谁能想到官兵这么狡猾,大少当家竟然和官兵勾结!”

    说罢,他忽然觉得以自己的身份,不应该给一个虎头匪说这么多,立刻皱眉告诫道:“不该问的别问,知道的多了,有时候反而不好,你还年轻,江湖经验少,走的路还长着呢…..”

    苏三听到这里,奇怪的看了一眼吴涛。

    自己杀人如麻的武功就放在这里,地上的尸体还在流血,这个叫做吴涛的情报处处长没看见么,或者说是他已经忘记了在匪窝里,拳头硬才是真道理,竟然还在他面前装b摆谱,给他讲江湖经验道理。

    “黑虎寨病了,病的不清啊!”

    苏三叹了一口气,黑虎寨效仿大周皇朝的管理机制,结果自己被冗杂的各种机构拖累拖垮,就算没有被官兵围剿,也会自己走向死亡。

    “送你上路吧!”

    苏三说道,吴涛一愣,不明白苏三什么意思,就看到苏三一手放在了自己的脑门上,他刚想怒骂苏三胆大无礼,脑袋却轰然炸裂了…..

    “去后山杀人!”

    苏三一招手,血色骷髅头飞了回来,蹲坐在他的肩头,随着他走向了黑虎山的后山。

    黑虎寨后山,一群山匪背靠亡魂谷而战,他们居高临下,搭建了强劲的排弩,将积累的火油木也搬了出来,疯狂的攻击着下方冲上来的官兵和江湖人。

    老金刚郭英手持一把金蛇剑,发现下方有突破了箭雨的高手冲了上来,立刻一道无形的剑气激射出去,将冲上来的高手斩杀途中。

    但一天一夜的大战,他的内力消耗殆尽,经脉干涸,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而山下的敌人依然密密麻麻,尤其是在那一座临时搭起的帐篷外,站着三个气势雄浑的人,一直在盯着他,眼中带着冰冷的笑。

    他们是阳城府府主,绝情谷谷主,以及天剑派掌门,三人都是内功高手,实力皆不弱于他,却始终不出手,像三条毒蛇一样,等着给他致命一击。

    “金刚大人,箭……箭用完了!”这时候,一个悍匪一脸急色的跑来禀报。

    “金刚大人,火油木也用完了!”又一个悍匪来禀报,身边跟着几个虎头匪。

    郭英回头望去,果然箭矢用尽了,只剩下一个个空荡荡的箭筒,火油木也见底了,旁边站着的山匪一个个浑身带伤,满脸茫然和惶恐,手里握着刀剑身体却在发抖。

    下山的路全是敌人,后腿的路是深不见底的亡魂谷,他们已经无路可退,无路可走。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寨主就不会中毒,区区眼前之敌何足道哉!”

    郭英扬天长叹,外界都在传寨主被皇甫瑶毒杀了,只有他知道,寨主的确中毒了,但并未死去,如今正在亡魂谷的宝库中疗伤。

    “坚持住,等寨主出关,我们就能活下去!”郭英鼓舞道,众山匪闻言,皆神色一振,眼中再次充满了战意。

    这时候,山下战鼓轰轰轰的敲响了。

    官兵再次列队,冲锋了上来,两边还有绝情谷和天剑派的高手掠阵,约有上千人杀来,箭阵与盾阵相互交替掩护,刀客与剑客迂回潜伏而进。

    “一鼓作气,杀光这群山匪,提着他们的脑袋回去领赏!”队伍里有人喊道,声传四周,于是杀气更盛了。

    山顶上,山匪握刀的手心全是汗,眼中有疯狂的战意,但随着山下黑压压的官兵和江湖人步步紧逼的冲上来,他们的战意在跟着鼓声逐渐消退,一股对死亡的恐惧从心底开始升起。

    郭英见此,脸色一变,未战先怯,败象已生,还如何去战?!

    他猛然转身,走到了牛皮鼓前,提起两个鼓槌,轰轰轰的敲了起来,律动奇特,竟然是黑虎寨寨歌的鼓乐。

    他大吼一声,以内力灌注嗓门,配合着雄浑的鼓声,高声大唱了起来…..

    “常支歌给寨主听,我把寨主比父亲,黑虎寨赐予我新生命,寨主光辉照我心…..啊…..啊……”

    郭英在唱,以内力加持嗓音在唱,声传数百里,震得四周山石颤抖,震得雨水飞溅,远处的群山都在回荡。

    他闭着眼睛,泪水在苍老的脸庞上滚落两行,每次张嘴,都像一只老狮子在虎啸山林。

    旁边,山匪们被感染了,身体开始颤抖,心中的某根弦被触动了,不知不觉已经满眼泪水,然后猛然一把擦干了眼泪,仰头咆哮般的跟着唱了起来…..

    “…..啊…..寨主…..啊…..寨主,我们阴险毒辣的寨主,我们凶神恶煞的寨主,你就是我们心中的骄傲,你就是我们前进的方向,带着我们向前向前向前,领着我们打劫打劫打劫……啊…….啊……”

    这是山匪之歌,是属于黑虎寨之寨歌,神圣而庄严!

    唯有真男人才能唱的出其中的豪气干天,唯有不怕死的悍匪才能领悟其中的真意,当死亡降临的那一刻,才能真正体会出这首歌的魂!

    “杀——!”

    鼓声落下最后一个音节,牛皮鼓与鼓槌同时炸裂了,化为漫天碎片。老金刚郭英一声大吼,提着金蛇剑冲杀了出去,披头散发,却杀气腾腾,苍老的背影无比高大。

    他的身后,跟着悍匪,悍匪的身后,跟着虎头匪,虎头匪的旁边,是一群红着眼,流着泪的山匪头目和普通山匪。

    “势与黑虎寨共存亡!”

    山匪大吼,与官兵和江湖高手短兵相接。

    瞬间,血肉飞溅,惨叫声不断响起,刀光剑影在雨幕下寒光闪烁,一个山匪的死,换得十个官兵的命。

    鲜红的血飞溅,惨烈的厮杀升级,伤口的疼痛唤醒了他们的狼性,让他们成了真正凶残的亡命之徒,武功和招数都成了摆设,只追求极致的杀人和死亡。

    郭英更凶残,他的内力耗尽了,但他的血还在流,苍老的身躯仿佛雄狮苏醒,杀气冲天,金蛇剑挥舞,绝世锋芒,将虚空落下的雨滴都劈成了两半,剑锋所过之处,刀剑其断,人头滚滚,鲜血与尸体铺路。

    这就是黑虎寨的金刚,黑虎寨的守护战神!

    寒窗苦读十余载,二十岁中秀才,却怒叱一声百无一用是书生,当即上山做了匪,岁月如梭,他在黑虎寨找到了生命的真谛,明白了他为何而活,于是他一辈子都在战斗,手中的剑不知杀了多少人,击退了多少敌。

    今天,他已垂垂老矣,身子都佝偻了,花白的胡须上都是血,但依然爆发了金刚之怒,杀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官兵们怕了,开始退缩了,江湖高手们也施展轻功游走,开始后撤了。

    “废物!连一群匪徒都挡不住!”

    “都走开,让我送这个老东西归西!”

    大后方,传来了三位大人物的怒喝声。

    但这时,更远的地方,传来了哭天抢地的大叫声:“救命,救命!血骷髅杀过来了,三个头领都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