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峡谷中,月光下
    万丈亡魂谷,深不见底,四周风声呜咽像神鬼在哭,阴魂在哀嚎,一块百平米的巨石横嵌在悬崖中,历经风吹雨打而不朽。

    这里鸟兽绝迹,与世隔绝,不是世外桃源,却更像是地狱门口的一方净土。

    黑虎寨最神秘的寨主,就在这里闭关。

    “郭英带新任黑虎战神苏三,求见寨主!”

    老金刚郭英再次说道,声音在峡谷中回荡。

    良久之后,石屋中终于有了回应。

    “进来吧!”

    声音沙哑,似真似幻,听不真切,却只在百平米的石台上萦绕,峡谷中没有丝毫回声,光这一手,就比老金刚郭英厉害了不知凡几。

    苏三仔细分辨,竟然没有听出这声音究竟是男是女。

    “果然极具逼格!”

    苏三暗赞了一句,就看到老金刚郭英给他摆了摆手,两人一前一后,走向了石屋。

    “轰隆隆”

    石屋的门自行开启了,露出了一个几十平米大的空间。

    屋内狭小却不拥挤,摆设极尽简单,一盏油灯,一张石床,再无其他。

    石床上,一人盘坐,戴着黑虎面具,一袭青衫,周身气息似有若无,仿佛活死人一样,苏三侧耳细听,过了很久,才听到他的心跳动了一下。

    苏三不由骇然,这人的武功当真高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已经达到了内呼吸的境界。

    他身负两门内功,均已大成,具体算起来应有两百年功力,他自忖比起江湖名宿也不差几分,但跟眼前之人一比,仍感觉难望其项背。

    郭英这时候面色无比敬畏,和苏三一前一后单膝跪地。

    “郭英拜见寨主!”

    “苏三拜见寨主!”

    两人先后行礼,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轻轻地托了起来。

    郭英躬身,将黑虎寨大战的情况叙说了一遍,然后说黑虎寨百废待兴,上层高手空缺,苏三武功高强,实力强大,拯救黑虎寨于生死存亡之际,故已任命苏三为黑虎战神。

    “未经寨主同意,我私自应诺了苏三黑虎战神之职,请寨主责罚!”郭英低头请罪。

    石床上,寨主起身,缓缓走来。

    他身材修长,气质超群,戴着黑虎面具,看不清面貌,但仅以身材气质而论,算得上是一个高富帅美男子。

    “朝雪暮霜,毋改山匪气概,生逢乱世,苦渡一人平安!”

    寨主长叹,声音很清晰,苏三听得真切,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声音,有点沙哑,却充满了看透万丈红尘的伤感与无奈。

    苏三心有感触,这个世界除了**之外,更多的是无处不在的诡异,知道的越多,越感到无力和绝望。

    随着这位寨主越走越近,苏三心中忽然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似乎眼前之人,与他已经相识良久。

    寨主手中浮现一道绿光,打入了老金刚郭英的身体中,肉眼可见的,他身上的刀伤剑痕在急速愈合,脸色变得潮红,气息逐渐强盛了起来。

    眨眼间,老金刚郭英实力恢复,内力在经脉中流动,整个人的精气神达到了巅峰状态。

    “谢寨主!”

    老金刚郭英长身一拜,面色更加敬畏和激动了。

    “你退下吧,我要和苏三说几句话!”

    寨主说道,声音温和,却带有不可置疑的威严,郭英闻言躬身退去,石门轰然落下。

    石屋内,顿时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墙壁上,挂着的油灯无声息的烧着,灯火一闪一闪,映照的苏三和寨主的人影在墙壁上,一晃一晃。

    “三儿!”

    寨主忽然喊道,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话语,却仿佛一道惊雷在苏三的耳畔炸响。

    “你……你…..”

    苏三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满脸震惊,神色恍惚,手指着眼前的寨主,长大了嘴巴,却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寨主轻笑,伸手摘了黑虎面具。

    顿时,一个苍白却俊俏的年轻面孔出现在了苏三面前。

    他剑眉虎眼,长发披肩,眸光深邃迷人,眉宇宽阔充满了坚毅,鼻梁高挺却不失儒雅,唇红齿白仿佛邻家男孩,但已经花白的双鬓却说明了他心有千斤担,背负无尽苦。

    明明是一个年轻俊美的翩翩公子,却偏偏充满了岁月沧桑的成熟与稳重,这是一种在很多老人身上才有的感觉。

    他,就是苏二!

    苏三的孪生兄长!

    黑虎寨中,震慑方圆数百里的绝世枭雄,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寨主,竟然是苏二!

    “苏二,你……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苏三颤声。

    苏二微微一笑,拉起苏三的手,带着他坐到了床沿上,目光深情的望着苏三,看见苏三脸上还残留毒痘,头顶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脸上不由闪过一抹痛苦自责之色。

    “对不起,三儿,为兄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苦了!”

    苏二轻声说道,看到苏三满眼的疑惑,他微微一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对什么都好奇。”

    当即,他将所有的事缓缓地告诉了苏三…..

    时间,无声息的溜走了,峡谷中,天色渐暗,黑夜降临。

    连续下了多半个月的秋雨,终于停了,天空罕见的出现了一轮月亮。

    月如钩,倒挂虚空,洒下万道清辉,照亮了峡谷中的一个石台。

    石台上,老松树下,一个石桌边,两人成影,促膝长谈,时而发出哈哈大笑声,时而又响起哽咽哭泣声,最后千言万语,化为了一句沉重的叹息。

    “世道艰难,妖魔鬼怪横行,诡异无处不在,人活一世,为官也好,为民也罢,就连做匪,都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

    苏二长叹,望着虚空的明月,满眼都是无奈和痛苦。

    “人活一辈子,争什么争,刀口舔血的日子有什么好,安安稳稳的活着,比什么都美……你…..能明白我的苦心么?三儿!”

    苏二转头,看向苏三。

    他与苏三同时自幼进入黑虎寨,他心性稳重成熟,遇事冷静果决,得遇老寨主看重,被灌顶传功,从此秘密的成了黑虎寨的寨主,武功突飞猛进,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一只脚踏进了宗师境门槛。

    然而,他依旧低调的与苏三一起生活,陪着他在黑虎寨这个匪窝里奋斗,并在暗中保护着苏三,苏三犯了错,他就去顶罪,他是寨主,自然无碍,不会受到责罚。

    他知道苏三的性格,和他一样都是冷静果决,但他不喜欢争斗厮杀,而苏三却截然相反,喜欢鲜血,迷恋杀戮与权力,渴望有一天学得绝世神功,站在权力的巅峰。

    苏三为此做了三少当家的狗腿子,用自尊和屈辱铺路,含着血泪往上爬,却最终还是倒下了。苏二不忍心,决定以“假死”唤醒已经入魔的苏三。

    所以,苏二死了,而苏三果然重新站了起来。

    出狱后的苏三,变得稳重而老成,而且迅速成长了起来,后来李拐子递上了苏三升任典狱长职位的批文,他欣喜的直接批了,接着又批了苏三任职黑虎寨少妇保卫队队长的职位。

    “让你做少妇保卫队队长,就是让你在那些女孩中选几个喜欢的,早日生几个孩子,给咱们苏家留个种儿!”

    “难道你没注意到,那些女孩都是屁股翘,胸脯大,极易生男娃的么?”

    “哎!却没想到,她们穿着那么性感的豹纹装,你竟然还是无动于衷,哈哈哈…..难道你真的被张绣娘给阉割了么…..来来来….脱了裤子,让为兄看看……”

    “兄长,苏二!你放手……呀,你真看啊…..靠……!”

    夜色下,月光如水,峡谷石台上,兄弟两人打闹玩笑,仿佛又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日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