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狗来了
    高瘦年轻俊杰说完这句话,就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然而,苏三却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穿过倒塌的院墙,来到了张绣娘的院落,停在了一间屋子的外面。

    屋子中,有很细微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苏三内力灌注双耳,仔细倾听,确认这声音是从房间的地底下传出的。

    地底下有空间,而且还藏了人!

    苏三目光一凛,陡然一掌拍出,内力卷动,像一股飓风卷过,掀翻了房子,地面铺设的地板也轰的一下被打碎了,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洞口中,陡然传出了一声声惊恐的尖叫声。

    “出来!”

    苏三厉喝,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接着,一道道人影从洞穴中钻了出来。

    “张绣娘!茵茵,翠翠……..”

    苏三目瞪口呆,张绣娘和他的少妇保卫队这群女人,竟然藏在这里,一个不少,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外,竟然没有一个人受伤,在这场黑虎寨大劫中安全的活了下来。

    她们一个个姿色出众,身材苗条,看的一群年轻俊杰都眼睛冒光,有几个人心里后悔连天,他们曾在这个屋子里翻动搜刮了很多财物,却没想到遗漏了最大的宝贝。

    看到苏三,张绣娘顿时惊喜的欢呼一声,知道黑虎寨的危机解除了。

    其他少妇保卫队的女人也全部涌了上来,亲切惊喜的喊着队长,将苏三围在了中间,叽叽喳喳的开始说起了她们的躲避战祸的故事。

    “幸亏了绣娘姐姐,否则我们都要被官兵抓去了!”

    “是啊,绣娘姐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还这么聪明,有远见,提前就在房间里挖了暗室。以后我们也要在自己的房间里挖一个……”

    一群女人张口闭口都是绣娘姐姐,还满脸欢喜和崇拜,苏三惊讶的看向张绣娘,却见她捋了捋前额的秀发,得意的瞥了眼苏三。

    “女人的第六感而已!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张绣娘故作轻松的道。

    苏三笑了笑,没有刨根究底的追问。

    这个地下室格外大,足足容纳了上百人,而且几天几夜都不愁吃喝,很显然是她很早之前就挖了这个洞穴,而且里面一应俱全。

    她秘密挖掘地下暗室,通过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在防范这黑虎寨中一切可能遇到的危险,给自己留了一条活路。

    这是一个心机深沉,又精明狡诈的女人!

    她不会武功,娇滴滴的看似柔弱不堪,却在这场黑虎寨大劫中活了下来,而黑虎寨的其他女人不是被官兵抢走,就是已经死了。

    这时候,院外传来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有人大喊“三爷!”

    苏三回头,发现原来是李志和白鹿,还有赵虎,他们带领一群山匪来了,还将所有的财物带了上来,瞬间在院子里堆成了一座小山。

    一群女人惊呼,围着这堆财物翻看挑拣,里面有不少金银首饰,奇珍异宝也不在少数,顿时让她们看花了眼,一个个欢喜不已,仿佛这堆东西就是她们的了似的。

    这些东西,大多是周小吉带着山匪从白府中洗劫的财物。

    “切!都是我用过的东西,看把你们稀罕的!”

    一道不屑的声音忽然响起,像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众女面带怒色回头,却发现一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站在苏三的跟前,两人差点挽着胳膊了,而他们的队长苏三却没有丝毫的嫌弃,两人的态度很是暧昧。

    “你…..你们…..”众女惊讶,看看苏三,又看看白小倩,不明白两人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这次打劫回来的战利品!”苏三笑着解释。

    “既是战利品,也是媳妇儿,还是你们未来的队长夫人,嘻嘻嘻!快叫队长夫人吧,对面的小妞们!”白小倩吐了个舌头,笑嘻嘻的补充道。

    众女都露出了不信之色,不说苏三对她们这群女人都不感兴趣,更何况她们早就听说苏三被阉割了,而且还是被当场检查过的。

    “呸!不要脸的小**!”众女中,翠翠年龄最小,当场骂道,众女帮腔,顿时一片叫骂声。

    白小倩毫不示弱,也开始对骂了起来,浪蹄子,一群女妖精,丑八怪…..在青城中听到的,学到的,她都用了出来,一个人独战一群女人,竟然不落下风。

    张绣娘美眸闪烁,视线在苏三和白小倩身上游走,嘴角忽然升起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最后更是咯咯咯的笑弯了腰。

    苏三转身就走,吩咐李志将紫衫女子关押,留待天狼寨来换回,然后将一群年轻俊杰交给了白鹿,让他带着他们收拾院落,将倒塌的房舍再次搭建。

    “血色骷髅头会看着他们,如果有人胆敢不听话或逃跑,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苏三声音冰寒,对白鹿说道,也在警告这群年轻俊杰。

    很多人当场打了一个寒颤,他们的确是在想着乘乱逃跑,却没想到苏三如此警惕小心,又让血色骷髅头来监视他们。

    到后半夜的时候,苏三的院落和房舍已经修葺好了,张绣娘的宅院也收拾干净了,唯独剩下她和苏三的隔院墙壁没有修整,反而还被她命令人直接给铲平了,两人的院落连成了一片。

    “黑虎寨刚刚被外敌侵入,也许还有敌人潜伏,我一个人不安全,院墙砸了,也方便苏三来保护我!”张绣娘对施工的山匪说道,没人敢忤逆她的话。

    于是,苏三在他的院子里练功,张绣娘坐在她的院落里观看,两人谁也不和谁说话,却都知道彼此的心事,是对方最了解的人。

    “他还没有回来…..”张绣娘忽然说道,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苏三知道在说李管家,拳势一顿,却没有说话。

    “三少当家失踪了,黑虎寨被进攻的前一夜,他就不见了…..”张绣娘轻声说道,说完后,就回屋关了门,房中的灯暗了。

    苏三停下了打拳,眸光闪烁,他先前已经调查过了,不但三少当家不见了,四少当家也不见了,黑虎寨中也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

    这时候,从张绣娘的房中,隐约传出了压抑的哭泣声。

    苏三心中感叹,张绣娘真是一个深情的女人,喜欢上了李拐子,竟然念念不忘,始终在等着他回来,到如今都不愿意相信他可能早就死了。

    然而,哭泣声很快停止了,苏三一愣,侧耳细听,结果耳畔中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呻.吟声,其中依稀夹杂着带有欢愉的抽搐声……

    苏三身子一僵,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好奇!

    女人寂寞,如虎似狼啊……!

    当即,苏三一阵风似的重回了屋子,举起大水缸,从头罐下,让自己燥热的血冷静下来,然后点灯开始翻阅虎煞诀。

    这部功法记载的很详细,每一页都有一头不同姿态的猛虎用来观想,苏三仔细的研读,当读完整本虎煞诀时候,看向恶人碑,却不由一愣。

    恶人碑上没有显示这门武学的信息。

    “难道是这门武功不够邪恶,不算歹毒的功法?!所以恶人碑没有显示!”苏三猜测,一阵郁闷。

    按照虎煞诀记载,修炼这门武学无须残杀生灵,只需要观摩猛虎各种姿态,然后在内心观想,凝聚虎煞之气,就能修炼。

    如此看来,虎煞诀算是一门非常正统的功法。

    看着手中的秘籍,却不能用恶人碑修炼,苏三感到无比可惜。

    按照苏二所言,这门武功如果修炼大成,就能触及宗师境界。

    “宗师境界啊!”

    苏三沉思,非常不甘心放弃修炼这门武学,在房间里踱步。

    最后,他的目光凝聚在了恶人碑的推演功能上。

    “如果在现有的虎煞诀基础上,将它推演变化,能否变成一门邪功呢?!”

    苏三猜想,眸光闪烁,江湖武林中的邪恶功法终究是少数,正道功法始终占据着大流,随着他修炼下去,威力强大的邪功就那么多,迟早会陷入无功可练的窘境,难道那时候他的实力就不能提升了吗。

    一念及此,苏三心中默念虎煞诀,视线凝聚在恶人碑上的推演区。

    瞬间,恶人碑上光芒一闪,虎煞诀出现在了恶人碑的推演区中。

    “成了!”苏三惊喜,看到虎煞诀后面出现了一行可推演的小字,他激动的浑身颤抖。

    从此以后,他不但是集万千邪恶功法为一身的大恶人,还是邪恶功法的创造者。

    但他不会把功法外传,这个世界已经坏透了,诡异横行,**连天,做大恶人么,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就在这时,院落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阵狗叫声。

    狗叫声很洪亮,像闷雷震动,大鼓轰鸣,引起了山匪的注意,急忙追寻了过来,却陡然发出惊恐的大叫声四散而逃,院外顿时乱成了一团!

    狗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