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谁说苏三不杀女人
    几天前,周小吉奉苏三之令,去雪狼寨求援。

    今天,他带回了援兵,而且领头的还是雪狼寨的新任金刚大人朱昶龙,江湖人称夺命龙爷!

    朱昶龙身高八尺,身材魁梧,两道眉毛又黑又粗,像两条黑色蜈蚣一样,高高挑起,满脸凶悍。

    当他瞪眼睛的时候,凶煞之气可以给小儿止啼,一些胆小的人见了他都会吓出尿来。

    他,就是雪狼寨新招的金刚!

    行走江湖十多年,做过贩夫走卒,走南闯北,也做过大周皇朝炮灰营的营长,后来还当过镖客,江湖阅历丰富。

    此次雪狼寨招聘金刚,他硬是凭借一身强悍的实力和不怕死的狠劲,从众多应聘者杀出,成功拿到了雪狼寨的offer!

    “怎么?我等了这么久,你们的金刚不出来接见我?”

    朱昶龙问道,站在山寨大门前,环视四方,眼睛落在门前挂着的一串人干上,瞳孔一缩,硬生生的将心中的怒气压下。

    他的身后站着一千名雪狼寨山匪,精气神饱满,杀气腾腾,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只作战经验丰富的山匪队伍。

    周小吉弯着腰,不断赔笑脸,同时焦急的望向寨子方向,三爷怎么还不出来。

    他一路上潜伏躲藏,冒着生命危险,终于将雪狼寨的援兵请来了,也算是完成了三爷交给他的任务,心中很是期待三爷见他时候的表情,是夸赞呢,还是惊讶呢,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然而,过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有个山匪跑了过来,说三爷正在闭关,让周小吉带雪狼寨的人去会客厅里休息,老金刚郭英会接待他们。

    “哼!好大的架子,我们来支援你们黑虎寨,却搞得像是我们求着来舔你们屁.股似的!”

    朱昶龙不满的冷哼一声,周小吉满脸大汗,急忙说着一些道歉的话,带着朱昶龙前方黑虎寨会客厅。

    其他雪狼寨山匪由黑虎寨的一名悍匪接待,准备了酒宴饭菜。

    会客厅,是黑虎寨大劫中唯一保存完整的一座大殿,这里没有什么贵重物品,所以没有受到多大的的破坏。

    朱昶龙在周小吉的陪同下,大踏步走向了会客厅,却在走进门槛的时候,陡然眼睛瞪圆,两个蜈蚣眉同时挑了起来。

    周小吉见状,暗叫不好,当朱昶龙暴怒的时候,是挑起一个眉毛,当他想杀人的时候,就是两个眉毛同时挑起,而且眼睛瞪圆。

    果然,朱昶龙一身大吼,杀气腾腾的大喊道:“里面那个道姑,给我出来,老子今天要脱光你的衣服,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是女人,为什么要勾引我家婆娘!”

    此刻,会客厅中,老金刚郭英正在和一个中年貌美的道姑交谈,两人脸上都带着虚与委蛇的笑,一手端着茶,另一只手却握着手中的剑柄,视线在彼此的身上游走不定,保持着强烈的警惕。

    中年道姑就是兴师问罪而来的天狼寨使者,一身内功深厚,不下于老金刚郭英,两人曾在江湖中数次交手,各有胜负,算是非常强劲的对手,所以天狼寨的寨主派了她来。

    黑虎寨的破败她看的很清楚,山匪都没有多少人了,偌大的黑虎寨,就剩下一个郭英和寨主在撑着,听说还有一个叫做苏三的新任金刚。

    但她并不惧怕,她相信她手中的剑才是最快最狠的,而且,她这次是有备而来!

    但就在这时候,大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暴怒的吼叫声,而且还是冲着她来的。

    她年过四十,头发高高挽起,一身青衣道袍,脸色红润白皙,皮肤保养的极好,没有一丝皱纹,有一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妩媚。

    此刻听到有人怒骂她,眸子一抬,就看到了朱昶龙,凌厉的目光像利剑一样扫了过去,浑身杀气瞬间沸腾,手中的剑唰的出鞘。

    老金刚郭英吓了一跳,急忙劝解二人,也是一阵头大,中年道姑与朱昶龙是江湖中有名的生死对头,见面就得生死战,却没想到今天会在黑虎寨遇到一起。

    “你们那位新任金刚苏三呢?怎么还没来?赶紧把我们天狼寨寨主的女儿交出来!”

    中年道姑冷着脸问道,心中压抑着对朱昶龙的杀机,却没有冲动出手,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呸!看你那说话的口气,就是一个披着道袍的**!”

    郭英还没有回答,朱昶龙已经先一口骂道,看到中年道姑,他就怒不可遏。

    当年他的婆娘,就是被这个中年道姑骗进了道院,然后和他彻底分手,他以为是他那婆娘变心了,最后才发现,原来是这个中年道姑勾引了他婆娘。

    那时候,他才真真切切的领教了江湖的险恶,被男人绿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绿了。

    夺妻之恨,绿帽之仇啊!就问江湖武林,哪个好汉能忍?!

    中年道姑牙齿咬得咯嘣响,眸子冰寒,她的确对男人厌恶至极,却对女人柔情似水。

    所以她的剑,柔中带刚,刚中带硬,硬度很强,和男人一样!

    她深吸一口气,看死人一样扫了一眼朱昶龙,忽然起身,对郭英说道:“我们天狼寨的寨主女儿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郭英闻言,赶紧带着她离开了的会客厅,让她和朱昶龙分开,否则待久了,肯定得打起来。

    中年道姑与郭英并肩而行,贯穿整个黑虎寨,一路上她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有说有笑,但十句话有八句不离黑虎寨。

    “听说贵寨主中毒了,伤的不轻,如今安好?我们寨主很关心,送来了一些名贵的祛毒药品!”

    “三大势力围攻黑虎寨,这是咱们匪界历史中少有的大劫,看如今你们寨子里,山匪伤亡惨重啊!”

    “呀!那些防御工事修好了么?!你们还挺快!”

    ……

    中年道姑眼睛滴溜溜的转,在四处看,一路上绝口不提天狼寨寨主女儿,仿佛已经忘了这件事。

    郭英眸光闪烁,心中戒备,这个中年道姑来换人是假,看起来更像是来打探黑虎寨虚实的。

    “对了,那位苏三,武功到底如何?听外界传言,他养了一个骷髅头,杀人吸血,非常恐怖,是不是真的?”

    中年道姑又问道,眼睛在四周扫视,没有发现骷髅头的影子。

    郭英冷冷一笑,正要回答,远处却一阵脚步声响起,扭头一看,原来是苏三来了。

    中年道姑敏锐的察觉到了苏三身上的强大气势和威压,脸色微变,但仔细感性,却发现他体内气血躁动,内力不稳,分明是重伤未愈却强撑的状态。

    怪不得她在会客厅等了许久,都不见他出来,原来之前一战,他也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

    她眸子中闪过一抹笑意,脸色依旧冷漠,问道:“你就是黑虎寨新任金刚苏三?!”

    “你是何人?”苏三问道。

    中年道姑眉头一皱,从怀里取出了一沓银票和一封信,分别递给了苏三。

    “我是天狼寨的金刚,奉我们寨主令来这里换人,另外,我们天狼寨向来与你们黑虎寨井水不犯河水,但你们无缘无故绑架了我们寨主的女儿,此事,还是要给个说法的。”

    “否则,我们天狼寨岂不要被江湖武林所耻笑!”

    说完后,她眸子盯着苏三,看着苏三将信拆开了,还与那沓银票放在了一起,不由嘴角微翘。

    苏三没有回答她的话,回头看了身边的李志一眼,李志转身而去,片刻后,带着一队山匪,押着紫衫女子回来了。

    紫衫女子面色憔悴,头发乱糟糟的,模样非常凄惨,看到了中年道姑,顿时惊喜的喊道:“师父,师父救我!”

    中年道姑是紫衫女子的师父!

    “钱你拿走,人,请立刻放了!”中年道姑说道,看到紫衫女子如此模样,心中怒极。

    苏三眼睛一眯,扬了扬中年道姑递来的银票,忽然笑道:“区区五万两,你是想换她的手呢,还是想换她的腿,或者说只想换回她的一颗脑袋?!”

    “你…….!你难道想挑起黑虎寨与天狼寨的大战吗?我倒是想问问,你们黑虎寨能战者还有几人?”

    中年道姑脸色铁青,忽然一声大笑,厉声呵斥。

    “区区天狼寨,也敢在我面前撒野!我一人就能让你们寨毁人亡,鸡犬不留!”苏三毫不在意,言辞犀利的回道。

    但话音刚落,苏三陡然脸色一变,身子踉跄,嘴角溢出一口鲜血,怒吼道:“你下毒!”

    而他身边的郭英这时候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这位老金刚在无声息之间就中了剧毒。

    其他山匪更是全部倒地不起。

    中年道姑笑了,然后拱了拱手,转身就走:“今天,就是你们黑虎寨的灭亡之日!”

    她非常警惕,哪怕毒倒了郭英,苏三也中毒了,但她依旧不会出手,相反在极速撤退。

    “师父别走,救我啊!”紫衫女子大叫,满脸急切,然后又看向苏三,恶狠狠的威胁道:“既然我师父来了,那我爹一定也来了,你赶紧放了我,否则我爹会铲平你们黑虎寨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走远了的中年道姑突然一道剑光劈出,将黑虎寨守卫大门的山匪全部击杀,新砌的高墙也轰然倒塌,出现了一个窟窿。

    然后,她迅速点燃了一个窜天响,飞射虚空,轰的一声炸响,声传数十里山林。

    “咚咚咚……”

    四周,鼓声瞬间大起,同时,四面八方全是喊杀声。

    敌人,顷刻间出现,漫山遍野的杀来了。

    黑虎寨中,众山匪脸色大变,紧急的哨子声响成一片,外界的敌人已经冲过来了。

    “我看到了我们天狼寨的寨旗,我爹果然来了,苏三,你不想死的话,赶紧放了我!”

    紫衫女子大叫,话音刚落,苏三一刀斩落,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落下,被苏三一脚踢飞,落在了远处中年道姑的脚下。

    “衫儿!”

    远处,中年道姑看到了,目眦欲裂。

    而这时候,苏三浑身气势飞涨,眸光璀璨,精气神爆满,哪里有丝毫中毒和受伤的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