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踢到铁板
    年轻男子长得尖嘴猴腮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小的跟两个绿豆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

    他走的很快,很急,直奔陈峰这边走来。

    陈峰见此,准备停下躲让一下。

    可是,那名男子好像故意的一般,突然加快速度,直直的就向陈峰冲了过来,正好撞在了陈峰的身上。

    撞完陈峰之后,年轻男子连忙低头一脸歉意的和陈峰说了一句对不起,随即便绕开陈峰,快步离去。

    望着年轻男子离去的背影,陈峰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

    然而里面已经空空如也,钱包手机全部消失不见了。

    陈峰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看来自己是沉寂太久了,竟然连小偷都偷到自己的头上了。

    “前面那位,停一下吧!”陈峰看着越走越远的年轻男子,冷声说道。

    年轻男子听到陈峰的声音后,身形也是顿了一下,他没想到陈峰竟然发现的这么快。

    一般人都是半天后才反应过来的。

    年轻男子不敢再墨迹,连忙加快速度,一溜烟的向前跑,然后转身钻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胡同里面。

    “唉!”陈峰微微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脖子,整个人直接化为一道黑影,追了上去。

    虽然钱包对如今的他来说,并不算太重要,那里面也就几千块钱现金而已。

    但那个手机,他是必须要用的,不然等下怎么联系冰月啊。

    陈峰的速度非常的快,转眼便追到了那个小胡同口。

    他没有犹豫,直接追了进去。

    进小胡同后没有多久,陈峰便看到了那个年轻男子的身影。

    年轻男子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发现陈峰的身影后,也是一惊。

    他没想到,陈峰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这么快便追了上来。

    年轻男子连忙再次加速,把吃奶的力气都给用出来了,拼了命的向前跑。

    可是,即便他的速度再快,也始终不是陈峰的对手。

    不过陈峰并没有直接追上去,而是保持着和年轻男子同样的速度,在后面不急不慢的跟着,就如同猫抓耗子,故意戏耍耗子一般。

    反正现在还有时间,他打算好好的跟年轻男子玩玩,治一治年轻男子,让他一辈子都不敢再偷东西。

    渐渐的,年轻男子的体力有些跟不上了,速度不断下降,满头大汗,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越来越喘。

    年轻男子速度一变慢,陈峰很快就要追上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见自己跑不掉,也实在是没劲了,干脆直接停了下来,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用匕首对着陈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道:

    “你……你……你特么还真是能追啊,要钱不要命啊!”

    “你不是挺能跑的吗?继续跑,我才刚刚热好身!”陈峰咧嘴一笑,甩了甩胳膊,说道。

    “我去你尼玛的,赶紧给老子滚开,否则老子今天就给你放点血!”年轻男子瞪了陈峰一眼,挥动着手中的匕首,恶狠狠的说道。

    “把手机和钱包还我,我可以给你一个认错的机会!”陈峰掏了掏耳朵,淡淡的说道。

    “哟呵,你还给我一个机会?吹牛逼呢?我看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赶紧滚!”年轻男子不屑一笑,说道。

    “你还有十秒的时间做决定!”陈峰眯了眯双眼,冷声说道。

    “我呸,装什么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你的手机钱包了?有本事找证据来啊,没证据就别瞎比比,赶紧滚,否则老子真的动刀子了!”

    年轻男子一脸鄙夷的说道,说着,又在半空中挥动了两下匕首。

    “时间到!”

    陈峰眼中寒光一闪,二话不说,直接扬起巴掌,一巴掌便向着年轻男子的右脸扇了过去。

    “啪!”

    只听一道清脆的打耳光声。

    几颗牙齿带着血沫直接从年轻男子的嘴里飞了出去。

    年轻男子的右脸也整个肿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上面,格外的显眼。

    鲜血顺着年轻男子的嘴角不断的往下流。

    “嗷!”

    年轻男子当场捂着脸惨叫了起来,那声音,就跟杀猪声差不多。

    也幸亏这是晚上,小胡同里没多少人,否则肯定会吓到别人的。

    “手机,钱包!”陈峰看着年轻男子,冷冷的说道。

    “特么的,我要杀了你!”年轻男子愤怒到了极点,拿着匕首便向陈峰刺了过去。

    “这是你自找的!”

    陈峰面色一寒,右手快速伸出,一把抓住了年轻男子拿匕首的那只手,随即用力一扭。

    只听“咔嚓”一道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年轻男子的手骨整个被陈峰扭断了,森白的骨头刺穿了皮肤,很是瘆人。

    “嗷!!!”

    年轻男子面部的五官整个都扭曲了,脸上满是痛苦,眼泪都出来了。

    那凄惨无比的叫声响遍了整个胡同。

    “我再说最后一遍,手机,钱包!”陈峰瞥了一眼几乎快要疼晕过去的年轻男子,冷冷的说道。

    “哥,我错了,我这就给你,求求你放过我!”

    年轻男子彻底变老实了,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踢到了铁板,不服软是不行了。

    他赶紧从口袋里将陈峰的手机和钱包掏了出来,递还给了陈峰。

    陈峰接过手机钱包,这才松开了年轻男子的手腕。

    年轻男子都快要疼死了,捂着手腕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着,一时间连站都站不起来。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

    陈峰冷冷的瞥了一眼年轻男子,随即打电话报了个警,将具体地址告诉给警察后,这才转身向胡同口外面走去。

    陈峰走后没多久,胡同外便传来了警笛声。

    在这一刻,年轻男子都快要后悔死了。

    偷谁不好,偏偏偷这个煞星。

    这下好了,不仅一分钱没捞着,还变成了残废,更关键的是,还得进去蹲局子。

    年轻男子越想越后悔,肠子都快要悔青了,真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然而,即便他再后悔,这一切也都已经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