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周海
    “呵,黄老板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等明天九点董事会结束,周海对你们来说也就没有什么用了,你当然会把他交给我!”陈峰嘴角微微上扬,冷笑着说道。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黄文博瞪着陈峰,咬着牙问道。

    “很简单,现在立刻马上放人!”陈峰淡淡道。

    “那不可能,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明早九点放人,这是我的底线,任何事情都改变不了!”黄文博十分坚决的说道。

    虽然他现在不顺从陈峰,鸡冠头男子可能会有危险。

    可要是他将周海就这么放了的话,那等待他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当初他可是用自己的人头保证过的,明天九点之前,绝对不会让周海离开。

    所以他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陈峰。

    “黄老板这个意思,是准备舍弃掉你的外甥是吧?很好,既然如此,那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陈峰面色一寒,掐住鸡冠头男子脖子的那只手,猛然开始发力。

    鸡冠头男子只感觉自己脖子突然一紧,都快要出不来气了。

    “咳咳咳,求求你,不要杀我。舅舅,快点救我啊!”鸡冠头男子开始拼命挣扎,一边挣扎还一边求救道。

    可是他越挣扎,陈峰手上的力气就越大。

    渐渐得,鸡冠头男子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脸色也变得涨红无比。

    “小子,我可警告你,若是我外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保证,今天你一定出不了这家酒吧!”

    黄文博两眼瞪得滚圆,死死的瞪着陈峰,怒吼道。

    “那就看是谁先死咯,看看是你外甥先死,还是我先死!”陈峰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说道。

    “你这个疯子!”黄文博气的浑身直发抖。

    陈峰没有搭理黄文博,继续加大手上的力气。

    眼看着鸡冠头男子脸色由红变紫,马上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黄文博见此,连忙开口道:“你先松开他,咱们有话好商量!”

    陈峰闻言,稍微松了一下手,让鸡冠头男子喘了口气,随即看着黄文博说道:

    “黄老板,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不要给我拖延时间,说吧,周海到底在哪里?”

    黄文博咬了咬牙,心中很是纠结。

    若是不将周海所在的位置告诉给陈峰,那鸡冠头男子会有生命危险,可若是告诉给陈峰的话,那他的生命就该有危险了。

    这让黄文博很是无奈,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而就在黄文博万分纠结之时,一道灵光突然在他的脑中乍现,顿时计上心来。

    黄文博眼珠子转了转,随即看着陈峰,说道:“你先放了我外甥,我就告诉你周海被关在哪里!”

    “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陈峰淡淡道。

    “你……周海就关在距离这里不到三百米的一间仓库里面!”黄文博瞪了陈峰一眼,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妥协道。

    “希望你不要再耍什么花招,带路吧!”陈峰淡淡一笑,说道。

    “哼!”黄文博冷哼了一声,咬了咬牙,十分不情愿的转身向酒吧外面走去。

    陈峰见此,也和王浩一起跟了上去。

    至于那些黑衣壮汉,则是依旧围在陈峰和王浩的周围。

    只不过,他们并不敢对陈峰和王浩动手。

    毕竟黄文博的外甥还在陈峰的手中,这让他们有些忌惮。

    一行人出了夜莺酒吧,由黄文博带路,很快便来到了附近的一家仓库门前。

    这家仓库原本是夜莺酒吧的库房,平常里面就用来存放酒水。

    走到仓库门前,黄文博拿出钥匙,将大门打开,然后回过头看着陈峰说道:“周海就在里面!”

    陈峰没有说话,直接向仓库里面望去。

    仓库里面虽然没有开灯,但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大,特别的亮。

    借着从门口照射进去的月光,陈峰将仓库里面看了个大概。

    仓库不大,四个角落都堆满了整箱整箱的酒水。

    而在仓库的正中间,有着一块空地。

    空地上有着一张椅子,在椅子上,还绑着一道小孩的身影。

    那小孩看起来估计只有十岁左右。

    借着月光,陈峰看清楚了那个小孩的长相,正是周正的儿子,周海。

    陈峰来之前看过照片,确认是周海无疑,绝不会有错。

    见此,陈峰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扭过头看着黄文博,笑着道:“黄老板果然讲信用!”

    “哼,那你现在可以将我外甥放了吧?”黄文博冷哼了一声,问道。

    “当然!”陈峰咧嘴一笑,点了点头,随即直接将手中的鸡冠头男子,像丢垃圾一般给丢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原本就已经半死不活的鸡冠头男子,被这么一摔,整个人直接两眼一翻,摔晕了过去。

    “你!”黄文博狠狠的瞪了陈峰一眼,眼神中满是愤怒。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我本来想把他丢给你的,可是没想到力气用大了,见谅哈!”陈峰歉意一笑,随即直接转身向仓库里面走去。

    王浩也是笑了笑,连忙跟了上去。

    黄文博瞪着两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了一抹寒光,随即连忙跑到了鸡冠头男子的身边,将手指头放在鸡冠头男子的鼻孔前探了探。

    见鸡冠头男子只是晕了过去,还有呼吸。

    黄文博也是松了一口气。

    “堂主,就这么放他们离开吗?”

    那十多名黑衣壮汉都围到了黄文博的身旁,看着黄文博问道。

    “离开?做梦!”黄文博冷冷一笑,抬头看向仓库的方向,眼神中满是森然的杀意……

    陈峰和王浩走进仓库后,直奔周海而去。

    而周海也感觉到来人了,眼神中布满了恐惧。

    可由于嘴巴被胶带贴着的原因,他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周海,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陈峰走到周海的身边,低头看着周海,轻声说道。

    “老大,这周海看起来还是个小孩,那群人绑架他干什么啊?”王浩将绑在椅子上的周海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脸不解的问道。

    “唉,一切都是利益!”陈峰叹了口气,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