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惨痛的代价
    “哈哈哈,行,我等着,到时候咱们两家公司好好的切磋切磋!不过,我觉得你们公司应该是没那个机会了,因为今天你们公司能否顺利开业,都是个问题!”

    王金刚冷笑着说道。

    “是吗?那我们今天要是非开业不可呢?”陈峰嘴角微微上扬,一脸淡然的问道。

    “非得开业?那就……”王金刚双眼微眯,脸上闪过了一抹寒意,随即直接对着身后的保镖,用手指着宴会大厅,命令道:“给我砸,把这里给我拆的一干二净为止!”

    “是!”

    站在王金刚身后的保镖们闻言后点了点头,随即便准备走向四周,去拆,去砸周正精心布置的场地。

    周正见此,面色当场一变,都快要急坏了。

    这要是开业现场被砸了,传了出去,以后天峰安保公司还怎么在临海立足啊!

    要知道,安保公司不同于其他行业,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就是为客户提供保护和安全。

    可若是连公司的开业典礼都被人给砸掉了,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能去保护别人呢?

    这要是传了出去,别人还会信任天峰安保公司吗?还有谁敢来天峰安保公司雇佣保镖呢?

    如此一来,公司还未开业,名声就先已经臭了。

    不得不说,王金刚的这一招,不可谓不歹毒。

    他深知这里面的要害,所以才故意带人上门闹事了。

    他不怕把事情搞大,他还巴不得事情越弄越大呢,那样的话,天峰安保公司的名声就会越臭,自然而然也就开不下去了。

    “陈先生,怎么办啊?”

    周正看着保镖们即将要动手砸宴会大厅,急脸色都整个都变成了白色。

    他很想冲上去阻拦这群保镖,

    可是仅凭他一个人的话,无疑是螳臂当车。

    “别担心!”

    陈峰对着周正微微一笑,给了周正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看向了那群保镖,淡笑着说道:“想砸就砸吧,只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就好,而且我友情提醒一下,这个代价可能会有点惨痛,有可能是十倍,也有可能是百倍,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哦!”

    陈峰此话一出,那些正准备动手的保镖们身形皆是不由自主的一顿,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虽然陈峰的语气淡淡的,但话语之中就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一样。

    这让他们听后,下意识的感觉,若是自己不按陈峰所说的去做,一定会倒霉的。

    王金刚见保镖们竟然都停下来了,脸色也是一沉,怒道:

    “你们都停下来干什么?一个毛都没张长齐的娃娃说的话,你们也信?难道他还能是你们一群人的对手不成?赶快给我动手,记住,一个完整的物件都不能留,统统给我砸光!”

    保镖们闻言,这才回过神儿来。

    是啊,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而且都经过公司的特殊训练,还怕一个区区陈峰不成?

    想到这里,保镖们纷纷继续行动了起来。

    只见其中一名冲在最前面的保镖直接冲向了一张摆满香槟的桌子,对着桌子一脚踹去,将整张桌子都给踹翻了。

    顿时,一杯又一杯的香槟全部摔落在地,香槟杯清脆的碎裂声接连响起,香槟也都撒了一地,将昂贵的羊毛红地毯弄湿了一大片。

    这一幕,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嘉宾席的那些富人们。

    不过,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开口阻止或者上前劝说的。

    其实,以他们的身份,只要上前说王金刚两句,王金刚还是多少会给他们一些面子的。

    毕竟这些富人都是客户资源,王金刚肯定不敢得罪。

    可是,这些富人却选择在一直在一旁看戏,并没有打算帮忙的意思,而是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他们也想看看,天峰安保公司究竟能不能摆平这件事,若连这件事情都摆平不了的话,那么即便他们和周正的关系再好,以后也不会来天峰安保雇佣保镖的。

    他们决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去开玩笑。

    没人阻止,保镖们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

    那名冲在最前面的保镖踹翻摆满香槟的桌子后,又要冲向其他地方。

    “嗖!”

    然而就在这时,也不知道从那里飞来了一根银针,直直的射在了那边保镖的脖子上。

    保镖只感觉脖子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伸手便向脖子中间摸去,正好摸到了银针。

    这让他顿时一阵疑惑,随即也没想太多,直接伸手将脖子上的银针给拔了下来。

    然而,银针刚刚从脖子上拔出。

    那名保镖的身体猛地一阵抽搐,紧接着便两腿一软,整个人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保镖也是经过训练的,在倒地的那一瞬间,他便想单手支地重新站起来。

    可是就在他准备用腿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准确来说应该是下半身,竟然全部没有直觉了,根本感应不到两腿的存在,就好像下半身被截肢了一般。

    这名保镖的突然倒地,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那些也准备动手砸东西保镖,也都纷纷停了下来,望向了这边,眼神中满是惊讶。

    “我的腿呢?我的腿没有直觉了,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那名保镖倒地后,双手抱着腿,一脸惊恐的大叫道。

    “我说过,你们要做好心里准备,砸东西可以,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在保镖的耳边响起。

    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陈峰。

    “你对我做了什么?”

    保镖瞪着陈峰,咬着牙,十分生气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你砸东西砸得太累的,想帮你针灸缓解一下疲劳,但一不小心,我把银针给扎歪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哈!”

    陈峰嘴角微微上扬,随即装出了一副十分抱歉的模样,说道。

    那名保镖闻言,翻了翻白眼,怒道:“你不是故意的?谁特么相信啊,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快说,我这种瘫痪状态要持续多久?”

    “额,这个嘛……可能是永远!”

    陈峰微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