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降头!
    这些黑雾,才是真正的病因所在!



    怪不得牧东城找遍名医都无法救好周钰莹。



    无论中医西医,都讲究一个对症下药,那些医生根本看不到黑雾的存在,怎么去对症下药呢?



    陈峰若不是碰巧开启透视眼,看到了这些黑雾,估计也得发愁一段时间。



    不过现在好了,总算是找到了病因。



    只要将这些黑雾驱除,周钰莹的病,便会彻底痊愈!



    只是,这些黑雾究竟是何物?又将如何驱除呢?



    这是个问题!



    陈峰皱了皱眉头,大脑飞速旋转,在脑海里回忆着自己曾经看过的一本古籍。



    在那本古籍上面,专门记载着自古以来的疑难杂症以及相关的事迹。



    当初陈峰获得这本古籍之后,也是闲着无聊,便将整本古籍翻了一遍,现在还记着大部分的内容。



    所以陈峰试图看看能不能从记忆中找出相似的病例来,这样或许就能找出救治周钰莹的办法来。



    皱着眉头回忆了大概几分钟,陈峰终于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个相似的病例。



    这个病例也正是那本古籍上所记载的疑难杂症之一。



    那是发生在元朝末年的一件事情。



    当时由于朝廷的税收实在是太重了,民不聊生。



    能吃上一顿饱饭,对于那个时候老百姓们来说,都是不敢想的!



    为了填饱肚子,农村的妇女们经常会出去,前往深山野地里寻找野菜以及其他能吃的东西。



    就有这么一个妇女,在寻找野菜的过程中,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塌陷的地洞之中。



    而那地洞,正是一座古墓,有着百年甚至千年的历史,里面阴气逼人!



    虽然最后大家伙把妇女从中救了出来,但自那以后,妇女便染上了怪病,通体冰冷,卧病不起,找遍了附近郎中,都无法救治。



    本以为妇女没救了,可有一天,有一位道士路过村子,在得知此事之后,他告诉大家,其实妇女是被古墓中的阴气缠上了身,并非生病。



    这位道士也是一位得道高人,他用一种纯阳之火驱除了妇女体内的阴气,最终妇女得救。



    至于那纯阳之火具体是什么,古籍上倒是没有记载。



    不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陈峰心里已经有一定的把握了。



    古籍中,救了妇女的人是个道士,而自己的身体里不同样住着一个老道吗?



    叫出来问问,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陈峰闭上眼睛,用意念去呼唤了一下藏在体内的天启圣珠。



    毕竟老道就在天启圣珠之中,只要呼唤天启圣珠,老道自然会有所察觉。



    果不其然,陈峰的意念刚刚传出不久,一道不满的声音便在陈峰的脑海中回响了起来。



    “小子,你是诚心不想让老夫好好睡觉啊!”



    “嘿嘿,前辈,晚辈有事相求!”陈峰继续用意念和老道交流。



    “何事?”



    老道疑惑道。



    “麻烦请你先看看这床上的女人!”陈峰用意念说道。



    “哦?”



    老道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很快声音便再度在陈峰的脑海中回响了起来:“这女人和你什么关系?”



    “一个朋友,怎么样,您有没有救治之法?”



    陈峰连忙问道。



    “有倒是有,但治标不治本!”



    老道说道。



    “治标不治本?前辈何意?”



    陈峰疑惑道。



    “这个女人是被纯阴之气入体,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倒是可以用道家的纯阳之火,为其清除体内阴气,但这却无法彻底根除阴气,因为这阴气的源头并不在这里,阴气源头不除,这病也就好不了!”



    老道解释道。



    “阴气的源头不在这里?”



    陈峰皱了皱眉头。



    老道前面说的,倒是和古籍中记载的差不多,可这后面的阴气源头又是什么意思呢?



    “天地万物皆有根!这纯阴之气也是如此。你这朋友之所以会被纯阴之气侵体,我怀疑是被仇人下了降头,有人在暗处施展邪法害你的朋友,所以你必须找到施法之人,将其法阵破坏掉,这样纯阴之气没了源头,自然也就可以彻底清除。当然,我现在只是一缕灵魂,若是放在以前,完全不需要这么麻烦!”



    老道解释道。



    “原来如此!”



    陈峰恍然大悟。<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行了,你慢慢去找吧,等解决完那施法之人,再叫我,现在我要去继续睡觉了!”



    老道说完,便没了声音。



    陈峰耸了耸肩膀,随即转身朝着魏海和牧东城走了过去。



    “陈神医,怎么样,我妻子还有救吗?”



    牧东城连忙迎了上来,迫不及待的问道。



    “牧先生,我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陈峰看着牧东城,一脸严肃的问道。



    “陈神医,您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牧东城连忙点了点头,道。



    “你的妻子在生病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仇人?我需要知道这些!”



    陈峰淡淡道。



    “啊?”



    牧东城也是被陈峰问的一愣,因为他不知道陈峰问这些,和自己妻子的病情有什么关系。



    “小峰,你问这些做什么啊?”



    魏海也是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些很关键,我必须得知道,这对周女士的病情很关键!”



    陈峰十分认真的说道。



    见陈峰如此认真,牧东城也知道陈峰不是在说笑,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妻子她为人很好,应该不会和别人结仇,至于我,在这临海,应该也没什么人敢和我牧家作对吧?”



    陈峰闻言,无奈一笑,摇了摇头,道:“正是因为你的身份,没人敢明面上和你作对,所以才会暗地里给你妻子下降头,用邪法害你的妻子啊!”



    “降头?邪法?”



    闻言,牧东城和魏海皆是一愣,满脸怪异的看着陈峰。



    因为陈峰说的话,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常人根本无法理解。



    感受着两人怪异的眼神,陈峰无奈摇了摇头,只能大致的将周钰莹的实际病情给两人讲了一下,包括纯阴之气以及救治方法等等。



    事到如今,要想让牧东城乖乖配合,陈峰也只能把实话告诉给他了。



    虽然他可能短时间内无法接受这些听起来比较荒唐的东西,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要想周钰莹活命,那他就必须得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