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可疑之人
    听完了陈峰的话,牧东城和魏海干咽了一下口水,随即两人对视了一眼。



    “牧兄,小峰是一个十分靠谱的人,他从来不会胡乱说话,我相信他,我觉得你也应该信任他,我可以担保,小峰的话,不会有错!”



    魏海看着牧东城,替陈峰保证道。



    “既然魏老弟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牧东城点了点头,随即扭头看向了陈峰,微笑着说道:“陈神医,虽然我对你说的降头啊,还有什么邪法之类的,不太懂,但您真的确定您所谓的救治方法,有效吗?”



    “牧先生请放心,只要找到是谁在施法,将之破除,贵夫人的病必定痊愈!”



    陈峰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对于老道的话,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既然如此,请给我一些时间,容我好好的回忆一下!”



    牧东城说着,皱着眉头走到了一旁,在脑海中回忆了起来。



    他得仔细想想最近自己和谁发生过冲突,这些人都将会是怀疑目标!



    见此,陈峰和魏海也就没有说话,没有去打扰牧东城。



    大概过了两分钟左右,牧东城走了回来,看着陈峰说道:“不瞒陈神医,这些年我从牧家出来,自己创业,虽然仗着牧家的背景,明面上看起来顺风顺水,但我知道,背地里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这些人畏惧于牧家的势力,不敢和我正面起冲突,所以我也不知道具体是谁会害我的妻子!”



    “你再仔细好好想想!”



    魏海说道。



    “我想了,刚才我在脑海里把这些年发生过矛盾的人全都给想了一遍,可这些人加起来得有好几十个,根本无法确认是谁啊,咱也总不能一个一个打电话去问吧,那样人家就算是,也肯定不会承认的啊!”



    牧东城苦着脸说道。



    “牧兄,话说你怎么得罪了这么多人啊!”



    魏海闻言,也是笑着打趣道。



    “唉,没办法,我做的这生意,就是得罪人的生意,这很正常!”



    牧东城长叹了口气,随即摇了摇头,道:“不说这个了,有点扯远了!”



    说着,他扭头看向了陈峰,苦着脸说道:“陈神医,您看这该怎么办啊?”



    “别急,咱们用排除法,慢慢筛选!”



    陈峰说完,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看着牧东城问道:“我问你,在跟你有矛盾的这些人中,有没有哪一个是跟你妻子也有矛盾的?或者说,你们之间的矛盾,跟你妻子也沾点关系的,有没有这样的?”



    “我想想!”



    牧东城眯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随即猛然睁大眼睛,连忙道:“我想起来,有,还真有那么两个人,跟我妻子也有关系的!”



    “哦,说来听听!”



    陈峰淡淡道。



    “这其中一个呢,名叫范大壕,是一家食品公司的老总,有一次我妻子自已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结果这孙子也去了,他一眼就看上我妻子了,一直缠着我妻子。”



    “我妻子没办法,只好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当时就火了,带着人直接去按着那孙子就一顿毒打。那孙子不服,扬言让我等着。”



    “结果在他知道我是牧家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弟的身份后,瞬间就怂了,又是给我赔礼道歉又是什么的,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不过我知道,这孙子不是善茬,他心里应该一直记恨着我!”



    牧东城说道。



    “哈哈,牧兄,你这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魏海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



    牧东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另一个呢?”



    陈峰皱了皱眉头,接着问道。



    “另一个,我就有点难以启齿了!”



    牧东城讪讪一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哦?怎么回事?”



    陈峰疑惑道。



    “唉!”



    牧东城长叹了一口气,然后道:



    “是这样的,这另一个名叫马琪,其实说起来她也不能算是外人,她是我和我妻子的大学同学,要说起来,她和我妻子的关系十分的好,上学时候一个寝室,是闺蜜。”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我们同学之间感情也很好,毕业以后,偶尔闲着没事就一起聚聚,一起玩玩,还算挺开心的。”



    “可是突然有一天,我妻子的这个闺蜜,也就是马琪,突然对我说,从上学到现在,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喜欢着我,为我单身了这么久,就是想要和我在一起。”



    “我当时都愣住了,连忙拒绝了她,毕竟我和我妻子结婚这么多年,感情一直很好,我怎么可能再去接受其他女人呢?”



    “自那以后,我们之间便没了联系,她也不再搭理我和我的妻子,我估计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她记恨上了我们,这让我心里一直很不是滋味!”



    魏海听完牧东城的话,当场就乐了,拍着牧东城的肩膀,笑着道:“牧兄,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桩风流债啊!”



    “魏老弟,你就别拿老哥开玩笑了!”



    牧东城苦涩一笑,随即看向了陈峰,问道:“陈神医,你觉得这两个人有可能会对我的妻子下手吗?”



    闻言,陈峰也是皱了皱眉头。



    牧东城说的这两个人,一个范大壕,一个马琪,虽然和牧东城之间都有矛盾,而且这矛盾都跟牧东城的妻子周钰莹有些关系。



    可这矛盾,并非是什么深仇大恨啊,完全没有必要做邪法害死周钰莹吧?



    想到这里,陈峰看着牧东城问道:“除了这两个,还有其他的吗?”



    “没了,除了这两个人,其他的都是我做生意时候得罪的,和我妻子完全没有关系,他们要害,也应该是害我!”



    牧东城摇了摇头,说道。



    “那只能先从这两个人身上查起了,到时候实在不行,再重新筛选!”



    陈峰思索了一下,说道。



    “恩,我也是这样想的,就先从范大壕查起吧,我现在觉得他最可疑,毕竟马琪和我还有我妻子都是那么多年的同学,她们两个又是好闺蜜,就算再闹,再生气,也不会做出这等歹毒之事!”



    牧东城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从范大壕查起吧!”



    陈峰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