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我是个好人
    “她的病,跟你有关系吗?”



    陈峰微笑着问道。



    此话一出,范大壕整个人都是一愣,随即撇了撇嘴,白了陈峰一眼,满脸不乐意的说道:“她生病跟我能有什么关系啊?你这个人真有意思,我又不是瘟神,还能让她生病不成?”



    “哦,是吗?”



    陈峰眯了眯双眼,淡淡的问道。



    “废话,肯定是啊!”



    范大壕狠狠的瞪了陈峰一眼,随即满脸不屑的说道:“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就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牧东城我不敢动,但他的人,我还是敢教训一下的,正好为上次的事情报仇!”



    “你确定?”



    陈峰笑了笑,随即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脸色瞬间变得冰冷下来。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威压从陈峰体内释放了出来。



    “那当然,别以为你解决了我门口的保安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实话告诉你,我还养了一批打手,他们对付你,简直就跟……”



    然而,范大壕的话还没有说话,就在这时,他感觉突然有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种压迫感,让他的两腿都是不由自主的一阵弯曲,都快要给陈峰跪下了。



    范大壕连忙双手扶住办公桌,支撑住身体,这才没有跪下来。



    稳住身形之后,范大壕满脸震惊的抬头看向了陈峰。



    因为他知道,那种无形的压迫感,正是从陈峰身上传来的。



    “你……你是古武高手!”



    范大壕看着陈峰,双目瞪的滚圆,又惊又恐的喊道。



    “哦?你竟然还知道古武高手?”



    陈峰嘴角勾了勾,有些意外的问道。



    刚才他确实释放了一些真气威压,这种威压对于同等级古武高手没用,但对于范大壕这样的普通人,却能起到震慑压迫的作用。



    只是让陈峰没想到的是,这个范大壕竟然还知道古武高手的存在,这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曾经有幸见过一位!”



    范大壕干咽了一下口水,一脸敬畏的说道。



    其实以他的身份,还远没有资格触碰到古武高手这个层次。



    他之所以能知道古武高手的存在,完全是机缘巧合,瞎猫碰见死耗子,偶然间遇到过一位。



    否则他这个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古武高手的。



    当时,他见到的那个古武高手的时候,那古武高手身上也有一种莫名的威压,和陈峰现在身上的十分相似。



    所以他才会一下子猜出,陈峰也是一名古武高手!



    这可把他给吓得够呛,他做梦都想不到,会有一名古武高手亲自找上自己!



    “原来如此!”



    陈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看着范大壕,似笑非笑的说道:“既然你知道古武高手,想必你也应该知道古武高手的手段吧?”



    “知道,知道!”



    范大壕连忙点了点头。



    当初他可是亲眼看着那名古武高手,以一人之力,干翻了几十名手持武器的壮汉,那可怕的一幕,如今依旧历历在目,实在是太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怕了。



    人都是这样,不知者无畏。



    若是没见过古武高手,或者根本没听过,范大壕根本不会那么害怕。



    反而越是了解古武高手,越是清楚古武高手的强大,那他就对古武高手越是畏惧。



    所以在他得知陈峰是古武高手之后,立马便怂了,说话都不敢像之前那么大声了,脸上的嚣张之色全无,变得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唯恐陈峰不爽,给自己来那么一掌。



    范大壕心里十分清楚,若是古武高手对自己动手,那自己绝对得当场凉在这。



    “既然如此,我希望你能对我坦诚一些!”



    陈峰淡淡道。



    “一定,一定!”



    范大壕连忙道。



    “我问你,周钰莹的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陈峰看着范大壕的眼睛,冷声问道。



    “真的没有啊,自从上次牧东城教训过我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周钰莹,就算我见过她,我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让她生重病啊,我要有那能力,也不至于被牧东城欺负了,您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范大壕一脸委屈的说道。



    在范大壕说话的时候,陈峰一直在盯着范大壕的眼睛看。



    因为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有没有撒谎,看眼神就能知道。



    而范大壕说话的时候,眼神是正常的,并不像是撒谎。



    身为一名兵王,陈峰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陈峰知道,施展邪法,给周钰莹下降头的,应该不是范大壕,而是另有其人!



    然而,范大壕却不知道陈峰心中的想法。



    他见陈峰一直盯着自己,还以为陈峰是不相信自己。



    于是只听“扑通”一声,范大壕肥胖的身躯直接就给陈峰跪下了,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头,发誓道:



    “这位大人,我向您发誓,周钰莹的病要是跟我有关系,我出门让车撞死!我真是无辜的啊。而且我实话告诉您吧,虽然我不是什么大好人,但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啊,从小到大,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即便现在也是如此!”



    “若是闲着没事的话,我还经常去大街上扶老奶奶过马路,在公交车上也是经常给孕妇让座,若是遇到乞丐的话,我还会给乞丐施舍馒头吃!这些好事我都是经常做的,不信您可以出去打听打听。”



    “我真的是个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会心疼的人,您说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害人呢?这根本不可能,一定是有人冤枉我,还望大人明察!”



    说着说着,范大壕把自己都给说的感动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那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就好像贞洁烈女被人说成了婊子,受到了天大的冤枉一样。



    陈峰见此,也是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



    当然,陈峰知道,范大壕所说的话,十有**都是假的。



    像他这样去参加个慈善晚宴都得调戏一下妇女的家伙,说自己一辈子没干过坏事,这谁信啊?



    至于那些什么扶老太太过马路,公交车让座之类的,更是瞎扯淡。



    从见到范大壕的第一眼,陈峰就知道他不是个什么好鸟,像这种家伙,会干这些事情?



    那根本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