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阴气源头(第一更)
    不过,陈峰并未吱声,而是选择继续看下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鬼婆,究竟要搞什么鬼!



    只见鬼婆将黑色棺材放在供桌正中间后,先对着黑色棺材鞠了三个躬,然后嘴里念了一串谁也听不懂的咒语,紧接着大喝一声:“开!”



    只听“砰”的一声,那口黑色棺材的棺材盖,竟然自己飞了起来,落在了一旁。



    而棺材内的景象也算是彻底的呈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当然,陈峰是在用透视眼偷看!



    棺材内,布满了邪恶阴森的黑雾,正是阴气!



    这阴气,要比缠在周钰莹身体四周的还要阴森冰冷数十倍。



    而在那棺材里面,此时还躺着一个小人。



    那是一个用稻草扎成的小人,小人的头上还贴着一张黄符。



    虽然黄符周边的字体都跟鬼画符一样,陈峰看不懂。



    但在黄符的正中央,却有着三个小字。



    那是三个汉字——周钰莹!



    陈峰眼睛猛然睁大。



    老道一直在强调,要想去除周钰莹身上的阴气,必须将阴气的源头找到,莫非这个稻草人和黑色棺材便是阴气的源头?



    想到这里,陈峰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鬼婆伸手将棺材内写着周钰莹名字的稻草人拿了出来。



    而就在稻草人离开棺材的那一刻,土坯房的四周突然刮起了阴风,犹如鬼哭狼嚎一般,很是瘆人!



    屋内,供桌上那两根蜡烛的火苗,也在这一刻变成瞬间变成了绿色!



    绿光打在了鬼婆的脸上,使她那原本就如同骷髅一般的脸,变得更加恐怖。



    即便是已经和鬼婆接触过许多次的马琪见此一幕,也是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鬼婆拿着稻草人左右看了两眼,点了点头,随后便又将稻草人放回到了棺材里面,然后盖上了棺材盖。



    随着棺材盖被盖上,两根蜡烛的火苗再度恢复了正常,变回了橘黄色。



    屋子四周的阴风也都停了下来,很是怪异。



    鬼婆转身走到了马琪的面前,咧嘴一笑,道:“姑娘,老身已经查看过了,一切正常,那个女人重病卧床不起,已经命不久矣了,不出三天,她必定命丧黄泉!”



    “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真?”



    马琪有些将信将疑的问道。



    “老身是不会骗人的!”



    鬼婆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她不笑还好,一笑起来,更加可怕了,比鬼都还要可怕。



    “可是今天确实有人来跟我说周钰莹已经康复了啊!”



    马琪不解道。



    “那人应该是在骗你,不瞒姑娘,老身施展的这邪法,当今世上,能看透之人,少之又少,能破除之人,更是犹如凤毛麟角一般,最起码这临海是不会有那等能人的,你就放心吧,三天之后,那女人必死无疑,大罗金仙都救不了她!”



    鬼婆一脸自信的说道。



    “哦?是吗?”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话语却是在土坯房内响了起来。



    “谁?”



    鬼婆和马琪闻声,皆是一愣,随即连忙向门口看去。



    只见土坯房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推开了。



    而在土坯房的门口,此时正站着一道黑色的身影!



    借着昏暗的烛光,鬼婆和马琪看清楚了那道身影。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运动服,长相颇为帅气,剑眉星目,眉目之间还透露着一股潇洒的英气。



    马琪看清楚年轻男子的相貌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美眸猛然瞪大,惊呼道:“是你!”



    “是我!”



    陈峰嘴角微微一勾,淡笑着说道。



    他在门外偷听偷看了半天,该知道的已经都知道,也就没有再继续看下去的必要了,所以便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马琪看着陈峰,一脸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你带我来的啊!”



    陈峰微笑着说道。



    “我带你来的?”



    马琪秀眉微微一皱,随即恍然大悟,愤怒道:“你跟踪我!”



    “猜对了,不过没有奖!”



    陈峰笑着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马琪脸色难看的问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陈峰淡淡道。



    “哼,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马琪冷哼了一声,威胁道。



    “你的事,就是用邪法害自己朋友的性命吗?”



    陈峰眯了眯双眼,淡淡道。



    “那是她活该,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应该拥有的,她不配做牧东城的女人,更不配做牧家的太太,我要把本属于我的一切都给夺回来,而她就是我的绊脚石,她若不死,牧东城根本不可能接受我,所以她,必须死!!!”



    马琪咬着银牙,一脸怨恨的说道。



    “唉,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可怕,真不愧是最毒妇人心!”



    陈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即看着马琪说道:“凡事都有很多种解决的方法,有必要这么极端吗?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也真下得去手啊?”



    “这用不着你管,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马琪瞪了陈峰一眼,冷声道。



    “我确实懒得插手这件事,也懒得教育你,不过,既然受人之托,那么周钰莹的命,我保了!”



    陈峰淡淡道。



    “呵,你保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先管好你自己吧!”



    马琪一脸不屑的白了陈峰一眼,随即看向了身旁的鬼婆,道:“鬼婆,解决掉这个家伙,我再给你加五万!”



    “桀桀桀,没问题!”



    鬼婆两眼闪过了一抹贪婪,阴笑着点了点头,随即走上前,看着陈峰,阴声阴气的说道:“小子,大晚上敢找到这里来,不得不说,你很有勇气,但在这个世界上,有勇气的人,都死的比较快!”



    “鬼婆是吧?那所谓的邪法降头,以及周钰莹身上的阴气,都是你一手弄出来的吧?”



    陈峰看着面前的鬼婆,眯了眯双眼,淡淡道。



    “哟呵,竟然还知道阴气,不错不错,怪不得敢独自找上门来,不过你若是以为自己知道这点东西,便可以不用死了的话,那你可就太天真了!”



    鬼婆阴笑着说道。



    “呵呵!”



    陈峰摇头一笑,随即看着鬼婆,面色逐渐变得冰冷下来,冷声道:“你是打算自己把那口破棺材砸掉呢?还是打算让我帮你连房子带棺材一起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