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范杞刺杀
    “那个……花姐,咱别这样!”萧晨一脸黑线的说道。

    他如今才知道,花尤怜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如果她走火入魔之前,真是这个样子的话,还真有些我见犹怜的意思。

    “你不原谅人家么?”花尤怜嘟着嘴道。

    萧晨苦笑一声,道:“花姐,就算是从前的您,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啊!虽然说每次收宿舍费的时候,您都看起来很凶!但如果换了其他人的话,哪里能容我拖欠五个月?早就把我轰出去了,您对我的好,我是一直心里有数的!”

    这句话,是萧晨发自内心的。

    “晨晨不怪我就好了!”花尤怜顿时喜笑颜开。

    “花姐,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您叫晨晨……我有点不适应!”萧晨苦笑道。

    “那好,我叫你萧晨弟弟吧?”花尤怜道。

    “也罢,总比晨晨强!”萧晨无奈道。

    “萧晨弟弟,多亏了你给我的法诀,我修炼一夜之后,身体一下子就瘦下来了!不过,却也落下个隐患,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花尤怜又嘟起嘴道。

    “嗯?什么隐患?”萧晨凝眉道。

    “我给你看看啊……”花尤怜说着,便开始脱衣服。

    “我靠!花姐,您干什么?”萧晨吓了一跳,惊呼道。

    “别误会!”花尤怜脸一红,接着将衣服脱完。

    然而萧晨见状,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便见花尤怜衣服之下的皮肤,松松垮垮,扭曲成了一坨,看起来就像是长了一身树皮一样。

    “萧晨弟弟你给我的功法虽好,但瘦的太快,皮肤成了这样,这要我怎么见人啊!”花尤怜一边说着,一边哭了起来。

    萧晨忙摆手道:“花姐,别哭!这是小事,我能解决!”

    “什么?你能解决?”花尤怜惊道。

    “怎么,花姐不信我?”萧晨笑道。

    “不!信,从今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不过,这要如何解决?”花尤怜眨眼道。

    “这说来话长,花姐你先躺下,我自然能让你的皮肤,恢复紧致,不仅如此,我还能让花姐您的境界,再做突破!”萧晨自信道。

    “突破?真的么?我已经快十年没有突破了,我真的还能……”一听到这里,花尤怜顿时激动起来。

    “当然可以,我说行,就一定行!”萧晨道。

    “好,那我这就躺下!”花尤怜说着,直接躺在了萧晨的床上。

    而萧晨则伸手,从自己的抽屉里,取来一套银针。

    “九龙针法,应该没有问题!”萧晨深吸一口气,然后按照武神攻略的指引,开始在花尤怜身上行针。

    “啊——”银针落下,花尤怜叫了一声。

    萧晨稳了稳心神,继续落针。

    随着银针一根根落下,花尤怜的叫声也一声声响起。

    知道的明白在治病,若是不知道的,定然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萧晨的针法,起初时候还很生疏,甚至有错漏之处。

    可是一番演练下来之后,很快就变得娴熟起来。

    到最后,行针如风,每一针都准确无误的刺中花尤怜的要穴。

    但花尤怜体内的病症迁延日久,即便以萧晨的能力,也消耗了数个时辰的时间。

    等到最后一针落下的时候……

    嗤——

    花尤怜的皮肤,就好像是退潮的海水一半,迅速消退。

    原本那树皮一样的皮肤,只用了数个呼吸时间,就变得细腻、红润、有光泽。

    抬眼望去,便宛如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一般。

    不仅如此……

    嗡、嗡、嗡……

    一道道灵光,从花尤怜体内绽放而出,她的境界,竟然不断突破开来。

    转瞬之间,就从气武境六重,到气武境七重、八重、九重!

    到最后,竟然定格在了灵武境四重才停止!

    “什么?我的境界?”花尤怜自然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境界,一时间激动无比。

    灵武境四重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要知道龙武学院,一般的低级老师,也就是这个修为而已。

    便如范杞,只有灵武境三重罢了。

    便是天才如洛溪者,也不过灵武境八重修为。

    而花尤怜,竟然一口气突破到了这个境界,她顿时激动得无以复加,跳起来将萧晨揽入怀中。

    “这……有e了吧?”感受到那铺面而来的波涛,萧晨只觉得快要喷鼻血了。

    而就在这时,萧晨宿舍的门外。

    “没有错,这就是萧晨那个畜生的房间了!可恶的小子,你让我丢了饭碗,我就取你脑袋!”那人心中发着狠,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赫然正是范杞。

    砰!

    他抬起脚,直接将萧晨的房门踢碎。

    “萧晨,受死!”范杞怒吼道。

    然而踢破门的一刹那,正好看到花尤怜将萧晨拦在怀里的一瞬间。

    范杞愣了一下,便见一个衣衫不整的绝品美女,将萧晨抱在怀里,霎时间从憎恨之中,又多了一分疯狂的嫉妒。

    “臭小子,你竟然……啊,我杀了你!”范杞怒吼声中,一道寒光从他手中炸开,直取萧晨哽嗓。

    轰!

    于此同时,灵武境三重的修为绽放开来,宿舍内杀气激荡。

    “萧晨弟弟小心!”花尤怜见状,直接将萧晨推开,同时并起两指,将范杞的长剑夹住。

    “萧晨,想不到你这个废物,竟然还是个好色之徒!今日我杀了你,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范杞对着萧晨喝道,但说话的时候,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花尤怜。

    “呵呵,老不要脸的,你先把鼻血擦了再跟我说话好么?”萧晨这会儿也认出了范杞,当即冷声说道。

    范杞老脸一红,而后寒声道:“小子,今天我必斩你狗头!”

    听到这里,不等萧晨开口,花尤怜顿时寒声道:“老匹夫,想伤我萧晨弟弟?先过了我这关!”

    范杞眉头一挑,道:“女人,给老子滚开!”

    说着,手中剑一震,将花尤怜双指荡开。

    “寒风剑诀,剑如霜!”范杞说着,剑影急掠,宛如片片飞雪,朝着萧晨头顶落去。

    “天女落花掌!”花尤怜则冷哼一声,掌风化作点点光华,将萧晨守在身后,风雨不透。,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