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神迹啊神迹
    白衣剑客,也便是冯大人,看了那黑漆漆的破剑一眼,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小子,果然是个妄人!花了那么多钱,竟然炼制出这种垃圾来!”他冷声说道。

    “那这个要怎么处理?”侍者问道。

    “还能怎么处理?扔掉!”冯大人挥了挥手道。

    可就在这时……

    咯吱——

    旁边的炼器室大门轻响,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哦?是冯白啊,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人开口说道。

    冯白等人见到此人现身,立刻露出一副恭谨模样,道:“拜见汪大师!”

    这位汪大师,是他们玄兵堂的供奉,地位极为尊贵,即便是他,也不敢有半分不敬。

    “大师,刚刚有个狂妄的少年,租用了我们的炼器室,所以我才在这里看一眼!”冯白道。

    “少年?他炼出了什么东西?”汪大师好奇道。

    “一件垃圾而已,正准备扔掉!”冯白笑道。

    汪大师看了那团废铁一眼,点点头道:“的确是垃圾,不过毕竟也是灵矿炼制出来的东西,扔掉太可惜了!正好,我刚刚炼制出了一柄二阶下品的剑,就让这团废铁,给我试试剑吧!”

    他说着,翻手取出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来。

    “什么?汪大师成功了?我们玄兵堂,又多了一柄二阶的剑?”冯白见状,就是两眼一亮。

    “嗯,毕竟也耗费了我十几天的时间,若再不成功,岂不是丢人了?来吧,让我试试此剑的锋利!”汪大师笑道。

    “好!”冯白笑了一声,将萧晨炼制的那团废铁,直接抛了过去。

    “给我断!”汪大师手中剑一闪,直接落在那团废铁之上。

    然而……

    当!

    一声脆响,一截断剑,直接崩飞出去。

    不过,断掉的,却不是萧晨炼制的废铁。

    而是这汪大师刚刚炼制出来的二阶之剑!

    “什么?”

    见到这一幕,不管是冯白,还是那汪大师,全都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那可是二阶下品的剑啊!

    这种品阶的剑,几乎可以说是削铁如泥的吹毛利刃了!

    可是,怎么可能会断掉?

    “冯白,你做了什么手脚?”汪大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冯白要害他。

    噗通!

    冯白立刻单膝点地道:“汪大师,我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而且,就算我想,我也没这个本事啊!”

    冯白几乎都要哭了。

    饶是他实力强悍,但这汪大师,也不是他得罪的气的人。

    或者说,整个天香城里,又有几人得罪得起汪大师?

    汪大师愣了一下,发现冯白说的也有道理。

    但既然不是他做的手脚,那一定是那团废铁的问题!

    唰!

    汪大师伸手,将那团废铁抓在了手中,仔细观察。

    然而这一看之下,汪大师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啊!神迹,这是神迹啊!”汪大师惊呼道。

    “嗯?汪大师,您说什么?”冯白一脸不解。

    “我问你,这剑是何人所炼?”汪大师猛的望向冯白道。

    “一个狂妄少年!”冯白道。

    “放屁!什么狂妄少年?这绝对是一个炼器宗师的手笔!”汪大师厉声喝道。

    “啥?”冯白两眼一瞪。

    炼器宗师?

    谁家炼器宗师,就炼出这么一坨东西?

    “混账小子,你自己注入剑气看看!”汪大师哼了一声,将废铁抛给冯白。

    冯白见状,虽然万般不情愿,但还是依言注入剑气。

    然而下一瞬,奇变陡生。

    轰!

    一道恐怖的剑气,瞬间澎湃开来。

    “什么?剑气增幅,竟然有接近四成?这怎么可能?”冯白直接傻了眼。

    要知道,即便是一般的二阶下品的名剑,也未必有这个程度的增幅啊!

    “哼!那是因为,这是一柄一阶极品的剑啊!论威力,已经在二阶下品之上了!我的天啊,只用一阶灵矿,就锻造出如此神剑,这是何等高超的炼器术,才可能达到的境界?”

    汪大师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团废铁,简直都挪不开了。

    “汪大师,会不会只是碰巧?如果那家伙,真的有超强的炼器术的话,为什么炼制的这么丑?”冯白凝眉道。

    汪大师感叹道:“不可能!这神剑看起来虽然粗糙,但是内里的每一寸铁,都被近乎完美的打磨过,绝非所谓碰巧!之所以会这般丑陋,或许,这位大师已经领悟了炼器的至理,不再拘泥于外在形态,故意炼制的这么丑!这,简直是炼器师的完美境界啊!”

    汪大师这番话,若是被萧晨听到,一定会觉得汗颜。

    因为这坨剑,只是因为萧晨没有经验,炼毁了而已。

    “那位大师人呢?”汪大师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冯白道。

    “已经离开了!”冯白道。

    “混账,你怎么能这么放任那位大师离开?立刻给我出去,将那位大师请回来!记住了,如果找不到那位大师,我汪西泉,再不和你们玄兵堂合作!”汪大师怒斥道。

    “是!我这就去!”冯白闻声,下了一跳。

    如果汪大师真的因为这件事,离开玄兵堂的话,那他这罪过,可就大了。

    呼!

    一瞬间,冯白直接掠出玄兵堂。

    “神迹啊神迹!”而汪大师,依然抱着萧晨的废铁,在那里感叹。

    而另一边,玄兵堂外,长街之上。

    “废物,在玄兵堂躲了这么久,你终于敢出来了?”早先离去的张旱,带着十几个流氓混混,挡住了萧晨的去路。

    “嗯?是你?”萧晨看到张旱,眉头就是一皱。

    “呵呵,小子,你刚刚不是很硬气么?现在离开了玄兵堂的保护,有本事你再给我狂一个啊?”张旱狂笑道。

    “好狗不挡路,滚开!”萧晨看了一眼张旱道。

    “妈的,到了这会儿,还敢装逼?秦大哥,给我打断这臭小子四肢!”张旱转头,对着一个光头纹身的大汉说道。

    那秦大哥听了,眉头就是一皱。

    “张旱老弟,你也太没出息了吧?就这么个废物,也用我们出手?”

    张旱笑道:“秦大哥,论修为,我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但他毕竟是龙武学院的学生,如果让学院知道,我废了他的话,会开除我的!”

    秦大哥眉头一皱,道:“那我们废了他,龙武学院就不会找我们麻烦?”

    张旱摇头道:“当然不会,你们又不是学院的学生,龙武学院,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废物出头?”

    秦大哥点点头道:“也是!马六儿,你是新来的,这小子,就交给你练手了!十招之内,若废不了他手脚,小心鞭子!”

    人群之中,一个瘦小枯干的汉子笑道:“秦老大放心,对方这么一个废物,哪里用十招?三招足以!”

    说着,直接朝萧晨掠去:“臭小子,接你马爷一掌!”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