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拉出去打
    “萧明,我也很奇怪,你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挑衅我,难道就不怕我真的杀了你么?”萧晨说话的时候,眼中杀意一闪。

    嘶……

    萧明倒吸了一口凉气,似乎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的危险。

    “萧晨,你放过我,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如何?”萧明颤声道。

    “没发生过?”萧晨怒极反笑。

    “你小子在大厅广之之下,说要断我四肢,废我修为,你跟我说没发生过?”萧晨寒声道。

    “那你想怎样?”萧明问道。

    “不怎么样,就按照你先前想对付的办法来吧!”萧晨寒声道。

    “不,你不能这么做!”萧明吼道。

    然而……

    砰、砰、砰!

    萧晨连击三下,分别断掉了他的上腿,最后一下击碎了他的丹田。

    “啊——”萧明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晕死过去。

    “这……”

    四周众人见状,皆是惊呼出声。

    而樊少文更是双眼微眯。

    他没想到,萧晨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并没有丝毫慌乱。

    因为这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砰!

    樊少文一掌拍在桌案上,出声怒道:“好个大胆的贼子,竟然敢在玄兵堂出手,看来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来人,给我拿下这个凶徒!”

    呼!

    一瞬间,玄兵堂外,无数护卫冲了进来。

    “樊少爷,怎么了?”一个护卫问道。

    “拿下此贼,如有违抗,格杀勿论!”樊少文冷声道。

    听到这话,护卫头领提刀指着萧晨,道:“小子,束手就擒吧,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萧晨见状,叹口气道:“你们以为我很想来你们玄兵堂么?若不是你们汪大师求我来,你以为我愿意来你们玄兵堂么?”

    那边樊少文冷笑道:“放屁!我师父今日特意请了一个炼器大师,哪里还会请你这种东西?这家伙谎话连篇,各位,速速将他拿下吧!”

    萧晨无奈道:“是啊,我就是你师父请的炼器大师啊。”

    众人:“……”

    片刻之后,那些被樊少文请来的年轻人,发出一阵爆笑声。

    “天啊,真是笑死我了!这小子,竟然说自己是炼器大师?”

    “我看,这小子估计连炼器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吧?”

    “这种人,简直就是对炼器的侮辱,让他滚!快一点!”

    众人七嘴八舌说道。

    为首的一个守卫,也是冷漠的看着萧晨道:“小子,我再说一遍,立刻束手就擒!否则,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萧晨无奈的叹口气,然后朗声喝道:“老汪,你再不出来,你们玄兵堂今日可要死人了!”

    “嗯?老汪是谁?”

    “玄兵堂,似乎只有汪大师一人姓汪吧?该死的小子,竟然亵渎汪大师?”

    一瞬间,整个大厅之内,群情激奋。

    那些个守卫,更是马上准备出手。

    可就在这时……

    “咦?这声音……是萧晨大师来了么?”大厅后堂,一道声音传来。

    紧接着,便见满头银发的汪大师,一路小跑冲进了大堂。

    “拜见汪大师!”一时间,所有年轻人,全都朝着汪西泉行跪拜之礼。

    唯有萧晨一人,还在负手站着。

    “呵呵,这小子见了师父竟然还不行礼,这下他死定了!”樊少文心中大喜。

    此人向来小肚鸡肠,上次萧晨破坏他求亲之事,他便对萧晨恨之入骨。

    恨不得他早点死掉。

    然而就在他满心以为,汪西泉要动怒的时候,却见汪西泉直接来到了萧晨面前,惊喜道:“萧晨大师,我可算等到你了,快请上座!”

    “诶?”

    这一下,整个大厅内,所有人都愣住了。

    萧晨大师?

    快请上座?

    这什么意思?

    难道说,汪西泉今日邀请的四阶炼器师,竟然是……

    一时间,所有人心头,都生出一股不好的念头来。

    “汪大师,你玄兵堂的大门,还真是难进啊!我差一点就死在这里头了!”萧晨见到汪西泉,则冷哼说道。

    “嗯?萧晨大师何出此言?”汪西泉愣了一下,忽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萧明,诧异道:“这又是怎么回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师父……我……”樊少文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一时间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还是我来说吧。”萧晨便将之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等听完之后,汪西泉气得脸色发青,反手就给了樊少文一个巴掌。

    “孽障,你干的好事!”他怒声吼道。

    “师父,我不知道他是您请来的啊!而且,师父,我认得这个小子,他只是银月城的一个乡巴佬,根本不懂什么炼器,您不要被他骗了啊!”樊少文捂着脸说道。

    “闭嘴!你小子懂个屁?萧晨大师的炼器手法,也是你能诋毁的?”汪西泉都快气疯了。

    要知道,自己花费了多少代价,最后才请来萧晨。

    结果呢,萧晨才一上门,就被樊少文得罪了个精光。

    如果萧晨就此离开的话,那自己先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师父……”樊少文还想说什么。

    “不要叫我师父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从今日开始,樊少文被我逐出师门!另外,来人,将这小子给我拖出去,杖刑一百!”汪西泉咬牙道。

    “什么?******!徒儿知道错了!”樊少文脸色骤变。

    玄兵堂的杖刑有多狠,他再清楚不过。

    这一百杖打下去,就算不死,估计下|半|身也是废了。

    “拉下去!打!”然而汪西泉根本不理会,直接对护卫吼道。

    在一阵哀嚎声中,樊少文被拉了下去。

    “萧晨大师,我处理得您可满意?”汪西泉低声说道,生怕萧晨还在生气。

    “罢了,懒得和他计较!不过,今日我只答应指导你炼器,却没说过也指导这些家伙,让他们也都滚吧!”萧晨环顾四周的年轻人道。

    这群家伙,之前为了讨好樊少文,不断出言羞辱萧晨,萧晨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占到便宜。

    “没听到么?都滚出去!还有,从今以后,我玄兵堂的大门,你们也不用进来了!”汪西泉冷然道。

    (本章完),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