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亲情
    张婶不以为意的说道:“大妹子,我瞧着你我几十年的交情也不瞒你,那刘员外家的儿子一出生就呆呆傻傻的,听说是前世造孽太深的缘故,刘员外只想寻摸个普通人家的丫头照顾自己儿子,前些日子刘员外路过这里看中咱初儿手脚利索,这才托我来说亲。”

    “原来姐今日是来说亲的,王芸还当真以为姐姐以身犯险是可怜王芸一家呢。”

    “瞧你这说的什么话。”张婶有些生气,“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吗?赶明儿你倒是一摊手走了个痛快,刀坯刘要债上了门,初儿新儿还这么小,指不定被卖到哪儿去受苦呢,真是狗咬吕洞宾,好心没好报。”

    听到这王芸沉默了,是啊,现下那刀坯刘若真是用强,她哪有半分抗争的余地?

    瞧着王芸似乎听进去了一些,张婶语气缓了缓说道:“大妹子,虽说刘员外家小儿子有些傻,可是这傻子不欺媳妇啊,刘员外也是方圆十几里出了名的善人,自然更加不会欺负咱初儿。”

    “可是……”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张婶说道:“出这么个主意,姐也是为你们柳家着想,你想想看,新儿是柳家唯一的命脉,刀坯刘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万一要是狠起来,有个什么意外柳家不就断了香火吗?”

    张婶顿了顿,接着说,“妹子,你跟咱粗人不一样,是读过书有文化的人,以前你也常跟姐说希望将孩子送私塾读书,读一年书几十两银子,咱穷人哪负担的起,要是初儿进了刘家,这新儿的学费不就有着落了吗?万一新儿争气,将来去考功名,有刘员外帮衬,说不定还能当个县老爷呢,到时候,你和你家老柳泉下有知,那得多有面儿。”

    王芸低头,咬着毫无血色的嘴唇,“姐,你容我想想。”

    “这有什么好想的。”张婶笑着想将事情凿得更实一些。

    突然,啪!

    回来拿东西的柳新将背篓狠狠地扔地上,怒气冲冲的瞪着张婶,“我不同意!”

    张婶讪讪地笑笑,王芸招招手让柳新走到她身边,而柳初怔怔的看着柳新扑到王芸怀里,就像当初她躺在床上身下满是鲜血,斌儿爬到那人的身边拉扯着他的衣角,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母子连心,她知道她的斌儿是在替她求情。

    斌儿,斌儿,一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柳初便忍不住暗自落泪。

    柳新窝在王芸怀里,王芸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背,“娘,别让姐姐嫁给那个傻子。”柳新从王芸怀里出来就去推张婶,“滚,你滚,我们家不欢迎你。”

    “新儿,不可无礼。”王芸拉住柳新,对张婶笑笑,“张姐,要不,你先回去,容王芸再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我们家不会答应的。”柳新异常强横的插在王芸和张婶中间,张婶低头看了看柳新,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哼了句狗崽子,径直离开。

    柳新也不甘示弱的骂道:“疯婆子。”王芸生气的将柳新拉倒身边,“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

    这一拉一转身,柳新刚好看见门帘后的柳初,“姐?”

    听到声音王芸也看过去,只见柳初满脸的泪水,黑白分明的眼中透着浓浓的悲痛,王芸心倏的一收,生疼生疼,她走过去将柳初抱在怀里,不断的喃语责备自己。

    “初儿,是娘不好,娘不该动这样的心思。”

    “可是初儿,娘也是害怕,也是担心呐。”

    “好初儿,不哭了,不哭了,娘答应你,咱不嫁,不嫁。”

    柳初摸了摸眼泪,“娘,我没事。”

    这时,柳新的肚子突然传来咕咕的叫声,他尴尬的挠挠头,“我不是故意的。”

    王芸与柳初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噗嗤一声笑了,王芸笑道:“小祖宗饿了,娘去给你们做饭。”

    “我去吧。”柳初拉住王芸,细心的扶着她坐下,再转身进厨房。

    这里是典型的农家小院,只有三间屋子,里屋外堂,剩下的自然是厨房。前世,孙晋的胃不好,常常吃不下东西,她便跟着厨娘学了一手好菜,她天生喜欢习武,于厨艺上倒没什么天分,一学就是三年,行军打仗之时,他的压力很大,什么都吃不下,唯一能吃下的便是她做的菜。

    一想起过去,柳初抓着菜刀的指关节忍不住泛白,那时她一腔少女心思只为了他,那时她为了他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她全都做了,可是,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她一厢情愿。那天他亲昵的挽着她亲妹妹的腰,亲口告诉她,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做的菜,就像他从来没喜欢过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