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讨债恶鬼
    柳初点头,将写信的钱搁下,朝城门口走去。

    她站在城门口,往北望去,再看看西边,突然觉得很可笑,以前北边住着她最爱的人,而西边,她在怀王手下两年为质,怀王是她最恨的人。如今,往昔犹在昨天,却是一梦三年,她重生在她曾攻打过的东麓,帮着怀王毁掉她与他跋山涉水,费尽心机才从上古求来的阵法。

    是了,是可笑,她的一生可不就是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吗?

    她摇摇头,转身离去。

    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风起,旗动,铃响。望台之上,看守的童子正在打瞌睡却突然由梦中惊醒,天空瞬间绽放开一朵艳丽的彩色。

    片刻,长眉飘飘的白衣老者急切而来,“铃响了?是谁?”

    童子害怕的跪在地上,“师父,徒儿当时没看清。”

    “废物!”老者怒急,手一挥,那童子就飞了出去,“叫你好生看着,你是不是又偷懒睡觉了?”

    童子摸着嘴角的血,连连求饶,这时,后面几匹快马停下,为首的程将军下马,焦急的看了看周围,“人呢?”

    “走了。”

    “走了?”程军大怒,“姜先生,姜大师,咱太子爷还等着救命呢?你怎么能让人走了呢?”

    “吵什么吵,人只要出现了,还怕找不着吗?”姜行心中本就着急,被程军这么一说更来气,他蛮横的命令道:“去,让人到周围打听,将今日所有出现在城门的人画下来。”

    所有人画下来?程军气结,他说的倒轻松,每日城门来来往往没有一千也有几百,画师不眠不休的也要画几天几夜。

    他正想分辨几句,见白眉姜行的脸色铁青,忍了。

    太子爷在与北晋一战中受伤,如今全靠这倔老头每天输入真气吊着最后一丝命,他得罪不起。为今之计,还是先找到那个可以给太子爷换心的人,只要太子爷换了一颗健康的心,身子痊愈,他就再也不用受这个死老头的气了。

    想到这,程军的脸色缓了缓,立刻吩咐手下按照姜行的要求去做。

    柳初刚回到家便听见鸡飞狗跳的声音,她蹙眉,怎么这人早上才来过,下午又来?要账不是要命,用得着这么急着催吗?

    疑惑间,她瞥见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张婶?

    她眉头更深,疑惑的朝里面走,刚进去,尚未看清楚,只听见一声,“姐,小心。”她便被拉倒,手肘撞地,疼得她忍不住闷哼起来。

    她艰难的睁开眼,看见柳新一脸的乌青红肿,眸光一沉,“谁打的?”

    柳新只觉得周围的空气突然一滞,然后瞬间结冰,他面前的姐突然变得可怖,他木讷的指着自己身边已经四分五裂的板凳。

    柳初顺着“残骸”见到一个狰狞的男人,那男人一道恐怖的伤疤从左眼角开到耳后。

    眼见着场面差不多了,张婶哎呀哎呀的走进来打圆场,王芸躺在地上,半分力气也无。

    柳初打发柳新到王芸身边,站起来,冷眸跨过张婶身边,走到刀坯刘横面前,她身材十分矮小,刘横抬着头目光轻蔑的向下,柳初镇静的说道:“不就是要钱吗?打打杀杀的做什么,这真要是把人打死了,怎么向你的主子交代?”

    柳初话虽是对刘横说,冰冷的目光却扫过张婶,张婶本还想再说几句场面话,却兀的被这目光惊出一身冷汗,难道这丫头看出什么了?

    刘横心头也是一惊,头微低,惊慌的神情全然落入柳初的眼里,她嘴角笑意更深,刘横咳嗽两声,凶狠的威胁,“今天要是还不了钱,命,爷也是敢收的。”

    “不就是十几两银子吗?”柳初说着从包里掏出二十两的银锭子,“这可够了?”

    完全没想到柳初真能拿出钱来的刘横愣了愣,询问目光往后看向张婶,张婶也傻了,这可怎么办啊?

    还是刘横江湖经验丰富,片刻便回了神,他讲银子放到手里惦了惦,“欠的是十几两,可是咱们哥几个这半个月费心费力的讨账,难道不该收点劳工费?”

    “的确应该。”柳初仍旧笑容淡淡,饶是刘横摸爬滚打多年却也看不出半分门道。

    “既然是劳工费,一人十两,我们这总共十三人,一共一百三十两银子。”一百三十两,这可是整个村子半年的花费,刘横本以为完全足以吓死柳初这种没见过世面乡下丫头,没想到柳初仍旧镇定自若的笑着,那笑,怎么看怎么让他心里发毛。

    柳初轻声应道:“十分合理,不过这么大一笔银子总得给我们点时间准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