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绝地反击
    柳初坐在地上斜靠着门框,看着一点一点成型的棺木,眸光渐暗。

    犹记得,她为替他争取休整反击的时间,作为人质前往西戎的那天,宫墙之下,他拉着她的手对她说,云儿,你知道吗?朕在宫内替你我二人备下了一副棺木,这次你去西戎,无论如何要活下去,你生,我等你回来做我的皇后,你死,我随你同死,你我同眠合葬一处。

    生不能同生,死亦要同穴。便是为了这句话,三年人质的生活,怀王如何折磨羞辱,她都熬了下来,不曾背叛过他丝毫,可是当她满心欢喜的回国,听到的确实他已娶三房侧妃的消息。

    孙晋,同样情深眷眷的话你究竟对多少个女人说过?

    孙晋,你负我,伤我,弃我,都只怨我当初蠢笨无知,可是你为何竟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孙晋,如今殷云已经死了,即便你说过的话不想再认,我也会帮你实现的,北宫的棺木,我会亲手替你盖棺!

    柳初双拳紧握,恨不能立刻冲过去杀了他。突然,柳新急急地唤了一声姐,冲到柳初身边,双手抓住柳初的拳头,“姐,你流血了。”

    柳初低头,这才发现不知不觉用力太猛,原本不长的指甲竟然全部掐进了肉里,她安慰道:“没事,姐不痛。”

    “不痛才怪。”柳新明显不相信柳初的话,他走到晒药草的地方,拿起几味药,放在嘴里细细的咀嚼,然后敷在柳初掌心,包好,他站着,柳初坐着,他比柳初刚好高一个头,他学着过去母亲的样子,大人般的轻轻抚摸柳初的头,“姐,娘死了,我们都很伤心,但是你放心,我是男人,男子汉大丈夫,以后什么事我都挡着你前面。”

    柳初怔怔的望着柳新,那张白白净净充满幼稚却无比认真的脸渐渐变得模糊,她伸手拥柳新入怀,眼帘垂下,一滴清泪悄然滑落。

    许久,柳初抬起头来,面色已经恢复平静,她淡淡一笑,伸手将柳新的衣服打理整齐,“好,姐知道了,我们的新儿也长大了。”

    柳新拍拍胸脯,再一次保证之后,憋红了脸将一块特大型的木板背到老人身边,继续做工。

    王芸的葬礼办的极其简单,四舍的邻居见柳初柳新两姐弟孤苦无依也适当的会送点东西作为救济。

    待柳初和柳新守孝之后将王芸葬在半山坡之后,追债的期限也到了。

    与往常一样,刘横与他的十多个手下,手抄刀棍嚣张的闯进柳初的家。柳初坐在大堂中央安然饮茶,眼睑微抬,似乎对面前凶神恶煞的流氓毫不上心。

    刘横阴狠的用刀指着柳初,“小丫头,挺能装的嘛?钱呢?”

    柳初放下茶杯,一步一步走向刘横,泰然自若的表情倒让刘横有些心慌,莫不然这丫头还当真有钱?转念一想,刘横又将这个念头抛开,这一百三十多两银子,就算掏空整个村子也未必凑得出来,这丫头小小年纪又能有什么本事?

    柳初笑道:“钱我已经准备好了。”柳初走到门口,垫脚,手臂向上伸得长长的,似乎在努力的在找些什么。

    正当刘横一伙人已经不耐烦,无声无息,一张渔网从房顶而落,将刘横等人困在了里面。

    刘横怒叫,“死丫头,这点小手段你以为困得住爷吗?”

    柳初对着他微微一笑,脚步快速移动到门外,柳新拿着木板和锤子跑出来,两人合力将门钉死。

    有刀的人,渔网自然是困不住,不过借用这点微不足道的时间还是能做些事儿的。

    柳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迅速将造就准备好的火油点燃。因为事先,她就和柳初在周围的酒坛子里装满了火油,房顶墙壁屋内也经过了处理,这火一点就着,而且蔓延的速度非常之迅速。刘横等人刚刚从渔网中出来,正准备将门砍开,那火蹿的就将整个屋子点着,完全成了一片火海。

    柳初拉着柳新的手站在不远处的半山坡,她的面前是熊熊的烈火,耳边是凄厉的哀嚎,可是她的心却是彻底的冰凉,如果前世她有现在一半的狠心,是不是就不会害死斌儿?

    柳新呆呆的站在柳初身边,他望着柳初,脑中一片空白,心里除了恐惧还有一个不断强调的声音在提醒他,这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无论做什么都是他的姐姐。

    眼看火势已经不可逆转,柳初拉着柳新正要离开,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砰,柳初转身,正好看到那如血灿烂的大火之中,一个瘦小的男人浑身是火的冲了出来,他刚逃出来便不知疼痛般的在地上拼命的打滚磨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