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好大的胆子
    坟墓挖了一半,混杂着汗臭味的空气中突然弥漫开一股甘馨的味道,这味道带一点甜,带一点腥,两种截然相反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却并不矛盾。

    凡人的坟墓能散发出这种味道吗?莫不然是菩萨显灵?

    挖坟的护院面面相觑,刘员外踹了一脚,命令继续挖,很快墓地被挖开,两个大汉上前将棺材抬起来,却发现意外的轻。

    难道不是鬼,是妖?那两人犹犹豫豫却不敢不动手,慢吞吞的将棺材撬开,刘员外冲着四周大喊,“柳家丫头,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就鞭尸——”

    尸字话音未落,凄厉的惨叫和恐惧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刘员外愕然转身,脚步向后,一个趔趄瘫坐在地上,他双目暴睁,脸色惨白。

    原来那撬开棺材的人刚一打开棺材,一只剧毒青岩蛇便呲的一声咬住了他的脖子,而另一个人被一条两三米长的蛇缠住挣扎不开。

    棺材里没有人,只有蛇,无数条,青色的,褐色的,白色的,每一滴唾沫滴在木制的棺材上都能听到呲呲的恐怖之声。而那香甜腥臭的气息不是别的,便是这些毒蛇最爱吃的一种甘甜可口的果子和腐烂的肉,越毒的蛇越爱吃这种甘甜的青色果子,而这种果子还有一个奇特的功效,香气染衣,经久不消,这些蛇便会永远追逐撕咬这些带着同样甘甜香味的人,不死不休。

    仿佛没有人能逃得过的恶魔诅咒,所有的人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叫喊。

    “太惨了。”程军叹了一声,突然看见一个胖胖的人在几个不怕死的护院护卫下仓皇逃下山,其中一人身上还缠了一条雪白毒蛇。程军心下不忍,拉开弓箭,百步之外准确的将那毒蛇射死。

    这时,半山坡不远处一个黑黑的人影闪过,姜行摸着长眉,果然不出所料,世人总是不亲眼看到结果不会放心的,“程军,东南方向,抓住她。”

    程军锁定目标身形一闪,敏捷的挡住柳初的路,柳初停步,警惕的看着他,迅速的审视他的穿着和神态并进行分析。

    待其他人陆续将柳初包围起来,程军这才收起短刀,说道:“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有选择吗?”柳初反问,程军尴尬的笑笑,领头带路。

    柳初跟着程军来到一间简单却十分宽敞的民房,刚一进门她的目光便被桌上的一个独特的盒子吸引,那盒子八面透明水晶,是专门用来保鲜的。

    柳初从桌子旁边走过,在姜行的眼前形色自若的坐下,“有事直说。”

    姜行眼角微微跳动,心里骂了句好个不懂礼数的野丫头,说道:“姑娘可听说过菩提心?”

    柳初摇头,姜行说道:“菩提心是百年难遇的一颗有活根的心。所谓有活根就是说这颗心可以换给别人,如果某些人因为一些事情心有缺损而导致性命堪忧,只要将这颗菩提心移植在他的身上,他便能重新活命。你也是东麓的人,东麓太子现在需要菩提心。”

    程军见柳初听完脸色瞬间暗了,连忙替姜行补充道:“姑娘不必担心,即便失去菩提心,于姑娘身体也是并不损害的。”

    “既然没了一颗心于人没有损害,又为何有人一定要换心才能活命?”

    “姑娘有所不知。”程军解释道:“菩提心是有活根的心,但常人的心是没有活根的,也就是说姑娘失去了那一颗心不会有性命危险,但是常人却是一定会死的。”

    “心是一个人的根本,没了心就真的什么影响都没有?”柳初不表态的问道。

    “也不是没有。”姜行说道:“最多从你失去的时候开始,你就失去了所有有心之人能凭借心得到的东西。”

    柳初默然片刻,淡淡问道:“那么过去的爱与恨呢?”

    “已经刻在骨子里,自然不会忘。”

    柳初嘴角荡漾开一抹笑意,这么看来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如果她的妇人之仁也能随着心的消失而消失,而她的恨却可以记下,那么与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

    程军见柳初笑了,急忙问道:“姑娘可是答应了?”

    “答应?”柳初嘴角笑意上升,化作嘲讽,“我为什么要答应?若我那一日不想要这颗心,扔了也就是了,为何偏要扔给你们?”

    程军愣了。

    姜行怒了,“野丫头,你别以为老夫跟你和颜悦色的说话,就是什么和蔼老人。”

    “和蔼这种词是形容人的。”柳初说罢,不紧不慢的朝门口走去,姜行一张脸气的铁青,这丫头居然敢骂他不是人?好大的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