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弱女子?
    姜行右手一抬,一股子冰冷的气流将柳初团团围住,让她不能动半分,柳初静静的站着,半晌,她的额前已经开始结成一片片薄薄的冰花,可是自始至终却没有开口求一个字。

    她知道,如果他们要对她动手早就动手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既然他们恭敬的请她,又清楚明白的对她讲清情由,那么势必有更大的“求”。

    这边姜行跟柳初比修行,那边程军却已经熬不住了,这要是冻伤了菩提心,他家太子还活不活了?这个姜行怎么一点分寸都没有?

    程军连连对着姜行求饶,说尽好话,姜行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一些,放下手,柳初身形晃动,差点摔倒在地,程军连忙扶着她,对外吩咐,“来人,准备热汤给姑娘。”

    姜行摆摆手,“不用,待会儿取心一样要冰封。”

    柳初冷笑,“你就这么有把握我会答应?”

    “小人行径,待价而沽。”姜行端着茶杯,扭头看着别处,似乎很是厌恶面前之人的小人嘴脸。

    程军恍然大悟,立刻说道:“姑娘,不管你有什么要求,金银珠宝锦衣玉食,只要是能给得起的,我都一定替姑娘办到。”

    “听说程将军此生最重誓言,当初为了一句酒后戏言,竟然剑门关一马战万军?”柳初抿了抿冻得乌青的嘴唇继续说道:“那么我想向程将军求一个承诺。”

    承诺?程军嘴角抽搐,这又黑又小的丫头不会想要他给她许个愿,一辈子金银珠宝数之不尽吧?他虽然是将军可是饷银不多啊。

    柳初无视程军仿若割肉的表情,继续说道:“我有一个弟弟,或许不久我将会出远门。”

    “没事,我一定会帮姑娘照顾好他。”程军咧嘴露出大白牙,拍胸脯保证,不过养一个人而已,多么简单啊。

    “程将军,我的话还没说完。”柳初说道:“我希望程将军认他为弟,一生护他周全,两人性命归于一处,他日若我弟弟,新儿需要读书或者更进一步的发展为他提供全力的帮助。”

    读书,识字,考取功名,这是王芸的愿望,她答应了她,自然会帮她实现。

    虽说两人性命归于一处有些狠了,不过一个乡下的小屁孩又能惹出什么麻烦?为了他家太子,他,忍了。程军咬咬牙,“好,我答应。”

    柳初微微一笑,头轻轻的向下,似乎是行了浅浅的谢礼,这才看向姜行,“那么应该要怎么做?”

    此时姜行早已重新将目光聚齐在了柳初身上,原本轻蔑的目光换成了晦深,他沉沉的凝视柳初片刻,站起来,走到柳初面前,“菩提心要自愿且有强大的意志才能彻底割舍,你确定已经做好准备?”

    柳初点头,姜行将手与柳初心口平放,柳初只觉得心口缓缓的聚集了一股浓浓的热气,随着热气越来越多,心跳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然后是疼痛,剧烈的剜心之痛。

    程军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初,她原本黝黑的手,黝黑的脸,因为血液的澎湃变化而通红,一根根粗大的青筋更是凸了出来,紧接着是密密麻麻细小的青筋在她脸上展现出清楚的纹理。

    太可怕,太恐怖了,比今日所见的蛇人大战更加恐怖,而且距离是如此的近,以至于他清楚的看到了一丝一毫细小的几不可见的变化,以至于他似乎都能切身的感受到这种剧烈的痛。

    他转眼看了看姜行,突然心头一股怒气上涌,这人也太过分了,他竟然事先都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让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子去承受男儿都不能承受的痛?

    幸好这丫头骨子里倔强坚强连吭都没吭一声,等一等!程军双眼瞪着柳初,宛如两个铜铃,这样大的痛苦下,是个人怎么能不吭声?

    很快,一颗鲜红的心从柳初的身体里慢慢出来,姜行手一挥,并不直接接触,菩提心自然而然的睡进了水晶储蓄盒中封住。

    程军连忙取出前些年从太子宫中敲竹杠敲出来的,千年雪莲所制成的凝雪丸给柳初服下。

    姜行冷哼一声,坐下,不说话。片刻,柳初感觉所有的疼痛突然间全部消失了,甚至身子隐隐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让她想飞。

    待柳初走后,程军对着门口喃喃道:“唉,一个弱女子,怎么这么不知道照顾自己?”

    弱女子?

    姜行从鼻翼中发出重重的不屑之声,然后颇为玩味的对程军说道:“程将军,老夫记得这次带出来的人里面,没有人叫你程将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