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争吵
    程军心头猛然一震,是啊,部下不敢称呼他的名字,只叫他将军,只有姜行倚老敢叫他程军,自见面开始,姜行就没有叫过他的名字,部下也没有叫过他将军,那么那女子又是如何知道自己是程将军的呢?

    “姜大师,这心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程军问话的声音忍不住颤抖,菩提心啊,万一有什么,太子怎么办?

    姜行不答,抱起水晶盒子大步离开。

    山中数日,不理尘世,柳初一门心思重新修习万元宗法,只是无奈这具身体的骨骼实在是太过平庸。即便她前世修行过,再次修行起来速度是一般人的几倍,可是到第一层之后便彻底卡住,只要一往前再继续修炼,浑身气血翻涌起来,几次呕血。

    这一日,柳初又卡在第一层的突破,她瘫坐在地上,不甘心的紧握拳头,孙晋身边高手如云,以她现在的身手,要杀他简直是痴人说梦。

    休息了一会儿,待体内血液恢复安宁,柳初摸了摸嘴角的鲜血,想到湖边做一下清理。

    湖边不远处也有一片小林,柳初在里面专门做了一些用作练功的木制刀剑,起先她只是打算先教柳新一些基础的宗法,后来却发现柳新根骨奇佳,竟是练武奇才,于是她改变策略,开始教他一些宗法之中最为精深的上宗法,只是上宗法要练起来更为困难,成果是需要更多的时间积累才能显现。

    不知道这家伙练得怎样了?柳初想着抬步从湖边朝柳新的方向走去。

    尚未走近,还有一段距离,柳初便听到柳新的声音,“咬他,咬他,快咬他啊……”

    柳初眉头忍不住拧紧,她较快速度来到柳新身后,只见地上摆了一个青竹筒,里面两只蟋蟀相互打斗,柳新趴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根细小的竹签,不断逗弄,玩的不亦乐乎。

    火气一下上头,柳初怒气冲冲的走到柳新身边,一把将他拉起来,“你在干什么?”

    柳新吓了一跳,见柳初面色不善,低着头,不敢看她,“姐,我,我……只是玩一小会儿。”

    “一小会儿?”柳初指着草地上柳新趴跪出的坑厉声问道:“只是一小会儿?”

    “我,我……”柳新我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柳初心一横,“跪下,没想明白错,不准起来。”说着她按着柳新的肩膀往下,柳新一时间倔脾气也上了来,他不过就是玩一下嘛,玩一玩又怎么了?以前不习武,不读书,不是也活的很好吗?

    柳新执拗的就是不跪下,加之他是男孩子,虽然比柳初小,但是力气却很大,柳初一时也不能拿他如何,便更为生气。

    他有那么精良的筋骨,竟然不知道珍惜?他知不知道,这样的根骨是常人求都求不来的?如果她有那么好的根骨她早就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练功了?又何必卡在第一层痛不欲生却求不到解脱之法?

    柳初抄起旁边的木棍,重重的打在柳新的小腿上,“为什么偷懒?”

    柳新吃痛,叫了出来,他双眼红红的瞪着柳初,大吼道:“我不喜欢练功!”

    “你还不知错?”柳初右手拉着他,不让他跑,左手狠狠的一下接一下的打过去,“你练武不用心,石子不专心,难道打算在这个山洞,这个小村子里过一辈子吗?”

    “娘希望你读书识字练武,光宗耀祖,你知不知道?”

    “那是娘自己的事。”柳新吃痛,拼命挣扎,用力推开柳初,眼泪不断往外涌,“我又不想读书,又不想练武,在山洞,在村子里生活又有什么不好?我又不是光宗耀祖的工具,我就是不想做这些,你为什么老是逼我?”

    “好,既然你不知上进,心甘情愿做一个废人,一个没用的废物,那你滚,你这样的废物我负责不了,也根本不需要人照顾。”柳初气极,一时口不择言。

    柳新也一口气堵在心口,“走就走!”说罢,拔腿就开跑。

    “新儿”其实话一出口,柳初就后悔了,可是柳新跑得太快,她被推在地上,也很痛,加上之前练功出了岔子,一时竟起不来,没法拉住他。

    柳新转瞬就没了影子,柳初抬手抹去眼角的泪,运功调息,这才慢慢站起来。

    繁华的街道上,卸去繁重的铠甲,身穿清逸长袍的东方怀在腿儿的领路下,来到一家专门负责代人写信的摊位面前,他优雅的坐下,凤眸淡淡,手指在木桌之上轻轻敲打,浑身散发着一种天生的富贵闲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