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寻人
    柳新啐了他一口唾沫,喉咙干哑说不出话来,但倔强的眼神已经明显透露出他对这番话的不屑。

    耗了这么长的时间,柳初不出现,柳新嘴硬,刘员外暴躁的脾气再次爆发,夺过护院手中的皮鞭开始发泄自己的怒火。

    这时,门房隔着老远来报,“员外,有一位东方公子求见。”

    “滚!”刘员外怒吼,门外吓得直打哆嗦。管事连忙将他赶走,“没见着老爷正烦着呢吗?这点眼力都没有,你还想不想当差了?”

    门外瞅了瞅刘员外铁青的脸色,对着管事点头哈腰的慢慢退下。

    在这个小山村里,最大的官就是刘员外,门房虽然只是个看门的,可是员外家的丫头仆人哪一个不比外头那些乡下人金贵?更何况他还负责开门传话这个“要职”,谁想见员外都得通过他,平常刘员外念着门房在刘府做了十多年,也算是客气,哪里会被人骂滚?

    今日若不是那帮子不懂事的访客,他又怎么会受到老爷和管事的一致训斥?门房自觉受了委屈,到了门口,见着东方怀一行人也就端起了架子,给起了脸色。

    东方怀站立不动,眸光之中冷光沉沉,已然十分不悦,刘老头一张褶子的老脸笑的谄媚,继续与门房周旋,“哎呀呀,兄弟,你再去通报一声,不瞒你说,这位可是真正的贵客。”

    “贵客?”门房哼了一声,声音尖起来,带着几分阴阳怪气,“老刘头,就你这贱皮包贱骨头的贱样,能认识什么贵人?充其量也就是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小瘪三。”

    站在东方怀身后的青衣男人,沈松手按在剑柄之上,“主子,此人欺人太甚,属下这就去教训教训他。”

    东方怀,微微抬起右手,轻声说道:“此处不比在家。”

    这番对话被门房听到,又是一阵冷嘲热讽,刘老头看见沈松身侧长剑已经泛光,隐隐有按捺不住之势,担心祸及自己,连忙拉着门房说道:“你切莫胡说,这位贵客身份可是万分尊贵,只怕员外老爷也得礼敬三分,你再次通传一声,这位公子也就是寻个姑娘罢了。”刘老头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门房,门房放在手里惦了惦,终于笑了,“算你小子识相,你们回去吧,这银子就当是今儿个我的辛苦钱,过几日再来。”

    沈松忍不住叫道:“你一个贱奴也敢给主子拿主意?再不去通报,信不信爷爷今天拆了你这破庙。”

    沈松气势不一般,凌厉的杀气更是骇人心魂,门房愣了一下,说道:“成成成,怕了你了还不成?你们不就是找个丫头吗?说吧,是哪个姘头,这事不用通过我家老爷,我帮你们就是了。”

    话音未落,门房竟然被削去了半截舌头。没有人看见发生了什么,东方怀淡定的将剑重新插回沈松的腰上,“沈松,带人将刘宅围起来,一个都不许放过。”

    变故陡生,原本怒不可遏杀机汹涌的沈松傻了,主子,虽然我也很愤怒,可是你不是说此处不比在家要低调吗?你确定你是在低调?

    东方怀此次来东麓带的人不多,只有五六个,但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别说是这穷乡僻壤的十几个护院,即便是多来几十也不会费多大力气。

    很快,东方怀的人便将刘府护院全部捆绑起来扔进柴房之中。东方怀优雅的坐着,手撑着头,凤眸微眯,月华长发随意微微有些凌乱,整个人透着慵懒随意,然而刘员外却感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和与生俱来的贵气逼人,他双膝一软,未等人下令,便自然而然的跪下。

    当跪下之后,刘员外才回过神来,整顿好心神,问道:“敢问尊驾何人?如此大费周章的寻我刘府的仇衅,又是所谓何事?”

    “这个么~”东方怀清冷的目光一一扫过堂上所有的人,“寻人。”

    “不知尊驾寻的是何人,此人与您又是什么关系?”

    东方怀没有回答,看了看沈松,沈松将站在旁边的腿儿和老刘头推出来,冰冷的说道:“去,看看有没有要找的人。”

    腿儿和老刘头一人往左一人往右,一个一个仔细的寻找。

    不一会儿,老刘头指着一个相貌清秀的女子,得意的说道:“就是她。”

    老刘头选择这个人不是毫无理由的,当年他被赶出刘府,一直心中怀恨,对刘府数年如一日的观察,就是想找个报仇的机会,刘府的风吹草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所指的这个女子,一来是刘府偏房所生,一直住在偏远的地方,没有人在意,二来是此人不久前风寒侵体,伤了咽喉,暂时不能说话,自然不能为自己辩解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