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认亲
    他在刘府当差的时候就喜欢模仿别人的字,刘府之中随便指一个人他都能写出一模一样的字体,替人写信的时候也常无聊的去看别人的写法,久而久之成了习惯,模仿谁的字体也是信手拈来。

    只是,若非怀王知道被欺骗,他首当其冲被宰,他才不想帮刘家这几个卑鄙小人。老刘头呸了一声,恨恨的看着正摸着胡子的刘员外。

    笑吧,笑吧,现在你们有把柄在我手上,看以后谁笑话谁。

    待柳时带兵离去已不见身影,东方怀急不可耐的走到刘芜身边,垂眸间看到刘芜手上白纸上熟悉的字体,他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

    他的拥抱那么紧,带着强烈的渴望和不可抑制的喜悦,她甚至在他怀中不能呼吸,可是奇怪的是,刘芜却并不感到难受,反而觉得丝丝的甜蜜渗透心田。

    第一次,从母亲死后的第一次,有那么一个人真心待她,第一次,轻蔑他的父亲居然会有求于她,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因为这个男人。

    这一刻,她下定决心,不管他要找的是谁,不管自己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人,她也要永远陪在他身边,给他全部的爱。

    尚书府与小山村之间的距离并非很近,柳初因为有伤,由李财陪同乘坐马车慢慢前往,而柳时因为要回禀消息快马兼程往回赶。

    原本柳初只是做权宜之计暂时投靠李财一边,躲开东方怀,然后再行遁去,然而柳初很快就发现事情已经出乎控制。

    李财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城府更是深沉,一路之上无论柳初想尽什么办法,他总是看着他们,在一个不远不近,进退皆可的位置。

    两日后的清晨,柳初和柳新已经在李财的“安全护送”下来到了礼部尚书府。

    柳初站在气派的尚书府门口,望着上面金光闪闪的大字,门口两尊千斤重的石狮子,突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前世未嫁与孙晋之前,她也是尚书府的嫡亲长女,那时的尚书府,她自以为姐妹和睦,庶母亲切,父亲慈爱,结果大厦将倾,最先背叛她的人就是她最亲的亲人,而第一个就是她血浓于水的生身父亲。

    柳初嘴角勾起一丝苦笑,然后化作淡淡的嘲讽。

    李财走下马车,去询问府中情况,柳新拉着柳初的手,央求道:“姐,我不喜欢这里,我们离开好不好?”

    柳初看了看目光一直留意这边的李财,嗯了一声,说道:“先静观其变,以后姐会带你离开。”

    李财打听好之后,走回来说道:“大小姐,老爷从与我们分开到宫中回禀消息之后一直没有回过府,听闻是北晋国丈兵部尚书殷如晦殷大人已经到了边关,老爷正在筹备迎接事宜,暂时无法回府。也因为府中众人尚不知大小姐您的身份,所以只能请您暂时住在偏阁小院。”

    柳初点头,面上平静,实际内里却已经波涛汹涌,北晋国丈兵部尚书殷如晦,这不就是她那虚伪阴毒的父亲大人吗?

    是了,这里是礼部尚书的府邸,那么待在这里应该能比外面探听到更多关于北晋,关于殷如晦的消息。

    好,既然如此,这地方,她留定了。

    柳初和柳新在尚书府西南的偏院住下,尚书府很大,但是再大所有的消息都瞒不过那么几个人。

    尚书夫人林惠云第一时间召见了李财,听完回禀之后,带着众人来到柳初所在的沁雪小院。

    远远的林氏望过去,只看到一个身材矮小,又黑又干的丫头,她眉头皱了皱,不断摇头:怎么生的这副皮相?

    站在林氏一旁的翠绿长裙的尚书四女,柳谂忍不住掩嘴打趣笑,“姐,打远这么一看,我都觉得厨房的烧火丫鬟更生的标志些。”

    那被唤做姐的女子便是林惠云的独女,柳家原本的大小姐,如今的二小姐,柳如。柳如也听这话也忍不住笑了,只是原本还做好了十二分的准备来看看这个跟自己抢太子妃的女子究竟有何厉害,如今看来,倒是自己多心了。

    尚书三女柳诗亦笑道:“太子曾说花中四美,牡丹雍容,莲花清雅,梅自高洁,兰存雅致。美人如花,平生若能求得其一,便是人生之大幸。以太子对美这般挑剔的眼光,又如何能看得上平庸之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