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荡妇
    “可不是嘛,太子爷当年可是亲自为姐姐作画,并题字牡丹国色四个大字,在太子爷心中姐姐可是东麓第一美人,岂是他人能比的。”柳谂说罢,又笑了起来,“上次太子爷见了个钟无艳,东宫闭门三日净目,你们说要是这次再见了这位未来太子妃,东宫又要闭门多久?”

    柳谂这话说的逗趣,三人皆是笑了起来,连林氏也忍不住笑了笑,“瞧你们几个这副没规矩的样子,回去吧,不然待会儿见了人,失了分寸,倒让人看笑话。”

    “是,母亲。”三人一起屈膝行礼,说笑着离开。

    林氏带人来到柳初所在的小院,与柳初闲话几句,亲切的拉着她的手进屋坐下。

    柳初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面前雍容尊贵的女人,心中感叹,多么熟悉的表情啊,虚伪的笑容,做作的亲切,眼眸深处无处不在的算计,这一切跟她前世的庶母多么像啊?可笑她前世竟将这一切虚假都看作真的,对那一对狼心狗肺的母女掏心掏肺。

    柳初垂眸,长长的睫毛掩盖住波动的情绪。

    林氏目光将屋子打量了一圈,叹道:“可怜的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只是如今你身份尚需待老爷回来方可分明,只能在这小院之中将就一晚。”说着她假意抹了抹眼泪,又说道:“孩子,你放心你回来了,尚书府便定当不会亏待于你。”

    柳初眸光盈盈,泛着泪光,双肩微动,仿佛十分感激的跪下,“多谢夫人。”

    “这孩子,快起来,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谢。”林氏让柳初起来,又吩咐下人待会留下将屋子打扫干净。

    这时,本在里屋休息养伤的柳新因为无聊走了出来,“姐,谁来了?”

    “是主母。”柳初将柳新拉倒自己身边,轻声说道。

    柳新出来的一刻,林氏目光中闪过一丝错愕,男孩?姐?老爷只说过当年流落在外的是个女儿,如今居然还有一个儿子?

    林氏再仔细看了看柳新,发现这孩子看似年龄不过十一二岁,她记得当年老爷是在那女人刚生下柳初之后便离开,再没回去过,那么这个男孩是谁的?

    林氏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原本,华贵妃因为当年手帕交情,认定了这个太子妃,老爷因为当年对那女人有愧也就顺着了,她若是想在这上面动点手脚也要花费些时日,没想到啊,那女人身为女子居然耐不住寂寞,又为人生下了一子,老爷那么好面子的人,这顶绿帽子只怕不乐意戴。

    原本柳初对这一路之上,李财都只唤她小姐而对柳新视而不见有很深的的怀疑,如今看到林氏得意的笑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是了,当日张婶说过他们王芸的丈夫早几年便去世了,自然指的不会是如今的尚书大人,那么新儿便是她同母异父的弟弟?

    林氏又与柳初姐弟二人寒暄几句,拐弯抹角间问明二人的生辰八字这才带人离去。

    柳新拉着柳初的手,看着林氏的背影说道:“姐,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人笑的太恐怖了。”

    “后府宅院,要当家都得练就这样恐怖的本领。”

    “姐,我们要留在这里吗?”

    “暂时留几日,看看情况。”

    净身沐浴,林氏刚洗去破落小院中的一身尘埃,换上锦绣流云华服,门外便传来消息,说是尚书大人回来了。

    当林氏赶到大厅的时候,柳时正在听李财的汇报,他见到林氏,说道:“你来的正好,初儿如今已经回到府里,该给长女的荣耀都给她,免得华贵妃面上难堪。”

    “是,老爷。”林氏恭顺的走到柳时身边坐下,思索片刻似乎有些为难的说道:“这尚书府原本可以作为住处的院子不少,只是初儿与新儿,姐弟情深一定要同住。”

    “什么姐弟?”柳时一听,不明所指。

    林氏缓缓说道:“初儿幼年便与太子定有姻亲,虽然初儿与新儿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年岁也不大,毕竟男女有别,这样似乎不合规矩。”

    “你刚才说什么?”柳时怒不可遏的问道。

    林氏一脸茫然,似乎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李财这时解释道:“夫人所说不假,属下回来之后曾命人在村里打听过,六年前王芸和一男人搬到小河村,二人自称是夫妻,柳新便是这二人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