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命好
    不管柳初如何想,东方怀一到,人齐之后,宫宴就开始了。宫门外流水般涌进宫女,端着御厨做的精美食物。宫女们手脚麻利,各桌很快就上满了席面,却也早已微凉。

    本来,宫宴也就不是用来吃饭的。柳初端坐着,规矩的品着杯中早已不热的茶。

    不过片刻,就听贵妃道:“柳家大小姐在哪?”

    柳时回头看了眼,林氏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大小姐,贵妃娘娘叫你呢。”

    柳初回了她一个笑,款款起身,扶着婢女的手,轻步走到殿中,右手兰花指轻捻起一角衣裙,缓缓蹲下身,左手叠在右手上,行了个姿态优雅的礼节。

    “臣女柳初,见过皇上,见过娘娘,见过殿下。”

    她这个礼节行了一点不错,不过到底有是皇上在,所以林氏想让她行错皇后礼的那点盘算,到底是空了。

    上坐的贵妃看了,也满意的叫她起来。

    柳初缓缓起身,头微微台,眼睫下垂。她大大方方的让人看,却又不会触犯到上座贵人的尊严。

    果然,不仅是贵妃很满意,就是皇上也觉得满意,道尚书家果然教养是好的,完全忘了柳初养在乡间,刚刚才认回来。

    然而不管礼仪如何,到底容貌是差了许多。华贵妃看清柳初的容貌,又不自觉地眉头微蹙。

    下头立着的女子,皮肤黑如炭,分明是柳眉凤目,却因间距较远而显得奇怪,鼻子倒是小挺,但嘴唇干燥泛紫,整个儿看起来,十分不堪。

    华贵妃看了,顿时心里就不乐意了。她和一旁太子对视一眼,分明都看到对方眼里的不喜。

    而此时,一旁的东方怀见到柳初的动作,却也怔了怔,觉得行动间有三分熟悉。却在见柳初抬头时,有几分失望。

    刘芜她看见东方怀略有触动的神色,感觉到了威胁。她不过是刘家不重要的女儿,难得有人善待,她再也不想失去这份温暖。

    她瞧见柳初,见着不过是容貌不堪的女子,心下便有几分放心。她拉过东方怀的手,在他手心写了几个字。

    “原来是她。”东方怀这也就想起那日逃走女子,据说也是这般黑瘦。却并未如刘芜所想的不在意,反而升起了几分兴趣。

    刘芜见知,更是对自己的行为觉得懊恼,东方怀明显没有想起来,却是她自己让他记起了这个人。

    “退下吧。”皇上知道华贵妃想看儿媳,却也没想到会看见这样一副面容,于是开口道。

    柳初依言退下,还未坐稳,就听到一个声音娇俏的道:“姐姐的规矩倒是真的不错,看来敬嬷嬷教的很好。”

    她眨了眨眼,一双明眸看向声音来处。

    “多写妹妹夸我。”她抬眼看去,只见柳诗眼里带着笑意,似是好奇,又带着一丝阴冷。柳初心下微顿,觉得这些小女儿记恨有些好笑。

    “确实礼仪很到位,只是可惜……”到底是多少年的大小姐修养,柳如温婉笑道,带着大小姐的端庄和优雅:“瞧着娘娘和太子对姐姐似乎并不满意。”

    柳初微微笑,对于所谓的婚约并不是很感兴趣,她到底不是这个身子真正的主人。

    “太子那样一个喜欢的美人的人,曾赞过二姐姐牡丹国色,不知大姐姐会得到一个什么评价呢。”柳诗仿若天真的说。

    “妹妹若是想知道,不如去问一问太子殿下。”柳初温和的笑,仿佛她嘲讽的并非是自己。

    柳诗被哽了一下,哪里真的敢去问太子,只好住嘴。

    “姐姐,还请饮茶。”柳如将茶碗往前轻轻推了一下,皓腕如雪,一双明眸带着期盼。

    期盼?盼着自己出丑吗?柳初心底嘲笑,叹息着尚书府内的勾心斗角。转念一想,如果没有自己,这一家子也是亲热的一家人,只有自己是外人罢了。

    柳初抬手,将盛满茶水的白瓷杯端起。东麓的礼仪很奇怪,只是饮茶,但别人请的和自己端起来的大大不同。

    她将白瓷杯端到面前,轻轻转了一圈,又端了起来。高举到脸前,遥遥对着柳如微倾,随手送到嘴边,满饮而滴水不溅。

    柳如心下暗惊,其实茶水只需要倒半杯,但是因着想看柳初出丑,所以才故意满杯,没想到她竟滴水不漏。

    又想起方才柳初面圣的礼仪,心下不是不吃惊的,只是到底是宫宴。她又挂上温婉的笑颜:“姐姐的礼仪规矩果然是最好的,出门前母亲还说让妹妹提点姐姐,现在看来是不必的。”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姐姐怕是不知,士族中最重礼仪规矩,姐姐如此礼仪,想必贵妃娘娘是不会放弃你的。”

    柳初得体的微笑,心底笑柳如将自己当个乡土村民,口里却道:“那样的话,怕是妹妹的机会更大些。”

    柳如面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得色,可惜下一刻就被柳初的话打击得面色苍白。

    “可惜了……婚约是定在我身上的。”柳初仿若漫不经心,轻易就将柳如一颗芳心击碎。

    什么礼仪规矩,她都不想忍了。柳如面上闪过一丝难堪:“到底是妹妹命好。”

    “命好?”柳初轻笑,嗤之以鼻:“也许吧。”

    不管柳家姐妹如何口角,大殿上,丝竹声不停,娆人的舞女也献上最佳的舞技。

    突然,一丝高昂微带着颤抖的声音唱到:“北晋兵部尚书到。”

    她抬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

    一个身影从门外踏入,虽然不惑,却依旧身长俊朗。他倨傲的踏入殿中,眼神直直的看向殿上安坐着的皇帝,目光如炬,更别说行礼。

    “北晋使臣殷如晦携吾皇贺礼,见过东麓皇帝陛下。”

    殷如晦朗笑声震的大殿都落了几分灰,每个东麓世人都不由得蹙眉。一时殿内静了几分,片刻后却想起更大的哗然。

    “真是粗鲁。”柳诗小声的嘀咕道。

    “安静。”柳如不着声色的看了眼柳初,不过片刻,她已恢复自然,神态自若的捻起了一颗水晶葡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