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风华绝代
    “不怪你。”皇帝心下微叹,却也知道殷如晦今日来的目的。挑衅——绝对是挑衅。“爱卿退下吧,宣太医医治。”

    有了这样一个开始,众人虽面面相觑,沉寂了许久,谁也没有再上前。

    “怎么,东麓无人再试了吗?”殷如晦噙着笑,仿佛在说,看吧,东麓就是这样的弱。

    “臣请来试。”又一名武将越过众人站起。皇帝可有可无的点头,孙仁成作为东麓第一大将都没能成功。孙仁成败后,他就知道,不会再有人能成功了。

    果不其然,那武将拿起弓来,也不过片刻就满脸通红的退下了。

    “连李青将军也败了。”柳如轻声道。

    柳初心下觉得好笑,这天行云海弓说的是天下巨力可开,可是她知道,没有万元宗法,想要张开天行云海弓,如同痴人说梦。更何况,天行云海弓早已认主,再无其他人能张开。

    “可惜了,今日注定是要丢人了。”柳诗说着,咬紧了嘴唇,即使她知道这样很失礼。

    柳初诧异,没料到就连这样的一个小姑娘都在意这件事。她毕竟不是真正的东麓人,所以并不知道东麓对西晋的仇恨。

    只是她转念想到曾携着天行云海弓踏碎东麓山河的时光,就蓦然了解了这一切。她曾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而此刻,她脚下的土地,却是东麓。

    她视线扫到首席殷如晦的笑容,突然觉得厌恶无比。她前世落得那个地步,殷如晦在其中,也绝对起了不小的作用。

    此时,却恰逢殷如晦再次起身道:“怕是东麓并无能人能拉开此弓,看来这贺礼我还要待会西晋去,待寻的合适的再送来。”

    “我来试试。”

    突然一道清脆女声打断了殷如晦的话,顿时引起更大的哗然。

    谁家女眷,如此张狂。

    大殿中一片哗然,众人纷纷往声音来处看去,一片人头中,隐隐只看见是柳尚书的席面。

    “是柳尚书的女儿?”

    “是了,京里也就这一位不懂规矩的。”

    ……

    皇帝没有说话,但是面上是分难看,似乎有些为难。

    “坐下!”柳时的声音响起,重重的落下:“皇上,小女初入宫不懂事,还请皇上恕罪,臣回去就好好教导她。”

    上座的皇帝面色好了几分,微颔首宽慰道:“柳丫头有心了,但是弓箭可不是女儿家能玩的。”

    眼看着事情就这样被揭过了,却听见柳初坚持道:“皇上,听闻这天行云海弓在西晋也只有姽婳将军一人能张开,虽今日满堂文武无一人能行,但西晋不也没有男儿能张开此弓吗。”

    “哼。”殷如晦冷笑一声,懒散的吃了颗龙眼:“既然这小姑娘想试,不妨就让她试试。怎么,东麓丢不起这个人了?要知道,我那女儿也是十几岁就踏上战场了。”

    “姐姐……”一时嘈杂中,柳初只听到了柳如的声音。柳如眼神复杂的看向柳初,这种时候,她只想要一个属于东麓的胜利,可是柳初?她能行吗?

    柳初淡定的回了她一个笑,她望向高高的御座,再次道:“皇上,反正臣女也不过是个闺中女子,便是张不开弓,也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若是张开了此弓,岂非也是西晋无人?请让臣女一试。”

    皇帝眼中晦暗不明,但终究还是点了头。

    “哼。”殷如晦不大不小的冷哼一声,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东方怀神色复杂,仿佛又想到了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女子。

    太子捏着茶碗的手顿住,一向波澜不惊的面孔上,也露出三分疑色。

    柳初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从席上退出,站到了大殿中,站到了众人眼里,站到了那把弓前。

    她抬手从锦盒里取出那张弓,她竭力压住内心那股汹涌不平,纤细的手自弓身上繁奥的花纹上拂过。

    好久不见。

    天行云海弓在她手中发出淡淡寒芒,仿佛能将所有触碰的人都刺的支离破碎。每个人都不忍心看下去,似乎已经看到了少女被寒芒撕碎的场景。

    可是没有。

    她握着银色的弓,细细打量着,又闭上了眼。

    睁眼,举弓,拉弦。一气呵成。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奇迹发生。

    可是也没有。

    柳初知道,自己死后,天行云海弓就陷入了沉睡,等待着下一个有缘人。她暗吸一口气,运气万元宗法,将一丝丝内力传入天行云海弓。

    原本仅是淡淡散发着寒芒的天行云海弓突然爆起一阵白光灼眼。柳初心下一喜,知道这是天行云海弓苏醒的征兆,于是右手握紧弓弦,骤然拉开一点点距离。

    可天行云海弓却在极力的反抗着寒芒爆起,弓身极力不安分的颤抖。

    她又将内力输入弓中,仿佛是安抚。包容万物的内力,在弓内满开,没有束缚,没有戒备。

    天行云海弓似乎接受了这安抚,弓身上的寒光也渐渐收起,可是下一刻它又感受到了柳初想要张弓的**,骤然爆起更烈的寒光。

    殷如晦蹙着眉,右手不自觉用力,白瓷杯上裂出一丝丝裂纹。

    大殿中静悄悄的,只听得到柳初微喘的呼吸声。

    听着,我是你的主人。柳初依然将内力输入弓内,她这一世修行还太短,拥有的内力也不够,所以驾驭不了天行云海弓。

    可是她还有另一种身份——她是天行云海弓的主人。只要她还没死,她就是,这是刻在灵魂里的契约。

    她再次试图张弓,顶着天行云海弓爆发的寒芒,右手狠狠一拉扯。

    银色弓弦上点点星光闪烁,随着柳初的拉扯,张弓如满月,一支金色的箭随着点点星芒若隐若现。

    太子从容的面上浮现积分神往,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御驾亲征。他坐在战车上,遥遥的看见一支金箭,突破了12层盾牌,到了车前。

    他远远的看见战马的女子,一身银色铠甲,手握银弓。傲慢的扬起头,她从不相信自己会失手,他也不信。

    那只箭是冲着父皇去的,他知道。所以他奋力将自己的身躯当在父皇面前,闯入了她的眼中,用身体挡了那一箭。

    疼痛令他几欲昏厥,他忍着穿心入骨的痛,忍住昏暗的侵袭。睁开眼将那人的风采映入眼底,映入心底。

    她是那样的骄傲,神色飞扬。

    那是什么样的人呢?他当时迷迷糊糊的想着,突然一个词涌入脑海。

    风华绝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